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起來,不願做強權奴隸的人們!」

2019/1/15 — 11:29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昨天(2019年1月14日)看《明報》社評時,還以為自己是在看《文匯》或《大公報》。

社評這樣說:「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歌《義勇軍進行曲》,是在日本侵佔東北之後,準備發動全面侵華的前夕,電影《風雲兒女》採用了由田漢作詞、聶耳譜曲的歌曲為主題曲,從此流行於民間和軍隊之間,成為鼓舞士氣、團結國民的歌曲。1937年8月中日淞滬會戰,為了掩護主力部隊撤退,八百壯士主動請纓死守四行倉庫,孤軍與敵軍酣戰四晝夜,八百壯士就是憑着唱《義勇軍進行曲》互相激勵。」

社評雖然沒有將當時死守四行倉庫的八百壯士視為共軍,但隱沒了他們是中華民國軍的真相,混淆了歷史的事實。

廣告

社評又說:「中國的今天,是經歷了五千年文明,在最近一百多年來,被列強侵略而飽受屈辱而來的。中國人從來沒有忘記我們燦爛的文明,也沒有對復興中華失去信心,忘掉衰弱時候賴以振奮民心的歌曲,是忘本;不敢提起恥辱的過去,是不夠自信。《義勇軍進行曲》所表現出勇敢、堅強和團結一致共赴國難的精神,在今天來說,是共同為實現中國夢而奮鬥的動力。

世界上其他一些國家的國歌,也有充滿歷史元素的,法國的國歌《馬賽曲》,歌詞中有「你可知道那兇狠的敵兵,到處殘殺人民」,人們不會因此而聯想到法國人不熱愛和平,而是聯想到法國大革命對今天法國政體的重要性。美國的國歌《星條旗之歌》,「炸彈轟轟作響,它們都是見證,國旗安然無恙」,說的是200年前英美戰爭時的情景,美國人不會因為英美兩國現今是鐵桿盟邦而對國歌有所牴觸。」

廣告

社評又提出教育當局,應「為教師提供更多的資源,讓教師給學生『講好國歌故事』,責無旁貸。」

我不能否定社評中所說的話,但當中也將一些歷史和現在的事實隱瞞了。

第一,不論是社評,或是今天的中共,都不願提及共產黨怎樣對待國歌的作者田漢,他是被共產黨迫害至死。當我們與學生「講好國歌故事」時,會否講及這故事呢?香港教育當局,於前年在介紹國歌的網頁中,將500多個字減至100多個字,其中所刪減的,就是對作曲和作詞的人的介紹。當然這是要避免觸及當權者的錯失,但這實有違教育之道。

第二,社評提及法國和美國的國歌,都有激勵國民的作用。美國國歌中有這樣幾句:「火箭閃閃發光,炸彈轟轟作響,它們都是見證,國旗安然無恙。」但還有這幾句,「你看星條旗不是還高高飄揚在這自由國土,勇士的家鄉?」為甚麼社評不提這幾句?最後的一節(通常很少誦唱的)還有這句:「我們信仰上帝,此語永矢不忘。」當然更不用提了。法國和美國都是自由民主的國家,但今天我們是否生活在一個自由尊重人權的土地上?

中國過去所經歷的,的確是苦難重重。中國人用自己的血肉築成長城,抵抗外敵。但今天中國人的苦難是否已過去了?

今天已沒有外敵入侵。反之,中國已成為強國。我們所看到的,只有以「一帶一路」的經濟侵略別人的國家。所謂的「外國干預」,只是掌權者的謊言,壓制人民思想的自由。掌權者用囚困、被失踪、被自殺等方式來欺壓人民,鞏固自己權力的長城。今天也有不少甘作奴隸的政客,為自己的政治利益,埋沒良心,維護掌權者的錯誤。國歌中的「奴隸」、「血肉」、「長城」的意義已不同了。「中國人不打中國人」,只是一句謊言。當我們要「講好國歌故事」,這些故事,會否會被提及?

還記得30年前的6月,我站在中國駐英國領事館前,高唱《義勇軍進行曲》,當時就有這樣的感受:「我們怎能在外邦之土唱耶和華的歌呢?耶路撒冷啊,我若忘記你,寧願我的右手枯萎;我若不記得你,不看你過於我最喜樂的,寧願我的舌頭貼於上膛。」(詩篇一三七篇4~6節)雖身處異地,中國就是那麼近。30年將過去,身處香港,中國郤離我甚遠。30年前的六四仍未平反,而中國的極權和殘暴,比30年前更甚。相信這是很多港人的感受。

今天,我還會唱《義勇軍進行曲》,因為這叫我不忘中國的苦難。但假若視之為國歌,這是對中國人民一種侮辱,因為我們看見的,不是外國人的強暴,而是「中國人自己打中國人」。當唱起「不願做奴隸的人們」時,心中只有這樣一個期望和禱求:「他們被驅逐,如煙被風吹散;惡人見上帝之面而消滅,如蠟被火鎔化。⋯⋯願惡人歸於無有!」(詩篇六十八篇2節;一零四篇35節)惟有這願望達成,中國人再不會做強權的奴隸。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