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超人走了,大家如何一起走下去?

2015/1/11 — 1:18

Rooners Toy Photogrpahy@flickr.com

Rooners Toy [email protected]

這周末香港最大的震盪以為是「政改第二輪諮詢」,可惜連政府如意算盤也計錯數,李超人一句「你估我好得閒咩?」,除了回應會否購買亞視,也回應了香港的政治經濟前景。

金鐘佔領區旁邊的商場是李超人旗下物業,雖然對他來說是微不足道,但明明79天內直接不停受大大小小、驚心動魄的影響,李超人半句埋怨和責難也沒有,還強調「沒有很大影響是良心話」,換了其他建制派,在記者前會是什麼咀臉?

李超人對雨傘運動的淡然回應,跟最近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副主任張榮順的「啟蒙論」、全國港澳研究會會長陳佐洱「補腦論」,以至我們的特首梁振英剛剛說「今天選擇講普通話」,實在有很大的強烈對比,仍帶著潮州口音的李超人,已切切實實是香港本土化身,再一次提醒香港人「我們是這樣長大的-由膠花到地產到電訊的自由城市生活」。

廣告

但現實是,超人已部署好他的軌道,一步一步可以有更大自由度選擇留下或離開,尋找超人家族才合意的生活方式、言論空間和投資機會,我們不得不承認,很多香港人這刻既羨慕又妒忌,甚至有點憤怒和恐懼,這樣的一個世界首富也走了,那無權無勢的怎麼辦?很奇怪,在政改表決如箭在弦的一刻,大家好像忘記了李超人前幾年「我唔再喺香港投資!」的晦氣說話如何令人討厭?

時到如今,既然大家也不是超人,看來也只有用凡人的方法,繼續找尋自己合意的生活方式、言論空間,甚至投資機會。經歷了雨傘運動的洗禮,香港人不會坐以待斃的決心已明顯不過,每次警方出動過份暴力對待示威者時,市民的行動和輿論也傾巢而出,甚至扭轉了危機,而且這些片段已有國際媒體採訪了、上載了,在網絡大海中不枯也不散,大家要保持著這些國際視野。

廣告

超人真的有一天走了,凡人如何結合力量?有幾點由今天在日常生活中也可以做的:

1. 為「雨傘運動」私人存檔 – 清場之後,連粉筆畫也清得一乾二淨,但每個人也可私人整理和儲存這次運動的任何紀錄,文字、相片、影片、剪報甚至紀念品等,可以自己製作檔案和教材,讓未來的香港人全面認識運動的始末,包括反對佔領人士的心聲,公平地為歷史作證。

2. 認識更多雨傘新人類和新活動 –  一起經歷了79天,原來令很多素未謀面的香港人成了親密戰友,佔領區、夏愨村內自治自理過後,已發展出很多微妙的公民互動。有人成立組織,磨拳擦掌在社區內用創意講民主、用趣味吸選民。又有專業人士自發到自己熟悉的住宅區接觸有權有勢的人,希望由上而下傳播真普選的理念、假普選的禍害。不少得,一佔更紅的何韻詩,會連同很有影響力的娛樂文化界朋友,繼續叱咤樂壇甚至政壇。這些都是沒有畫面、沒有新聞報道的「佔領人心」,日積月累,且看力量又如何超乎想像?

3.  留意自己社區的變化 – 記得去年爆出「鳩鳴」事件的反佔中大遊行前,有關單位要人肉大募集,於是出盡百寶尤其用金錢物質吸引街坊參加,筆者曾收到一位朋友說奶奶抵不住誘惑接受了「邀請」,而負責招募「遊客」的花店正正就在北角的街市附近。這些社區消息是很容易給街坊一傳十、十傳百的,而大家生活在社區,也必比外人更熟悉那裡的細微變化,用多一點心看看社區的動靜,尤其在表決前、選舉前、遊行前等政治關鍵時刻,必能把更多事實真相發掘和傳播,由市民自己來分辨,分分鐘可扭轉時局。

4. 「如常」生活做好自己 – 這些老生常談的道理,在亂世中反而更加有用,極權統治者最怕就是民眾的異常耐性,極權不等如萬能,也不能獨自一個人生活,只要極權也需要群體,群體就是一種民主力量。大家「如常」生活,不服氣就找呼氣空間,找不到就嘗試創造,再創造不到便從以上三項裡的人和事找靈感、找夥伴、再作出行動。

5.  鼓勵親朋好友登記做選民 – 2015年的區議會選舉、2016年的立法會選舉,有「理」同行。

超人大概已想到,他這舊「生豬肉」一定有狠狠地摑了中央和特區政府的效果,看來在香港今天的民情裡,就如李國章形容學生罷課時說:「Who Cares?」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