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超乜然之五】超然?我超(想不通)!

2015/9/18 — 14:52

超然?我超(想不通)!

我本來沒有任何意欲去寫關於特首是否「超然」於三權所帶出的憲法問題。首先,因為連鼓吹特首是「超然」的人士都承認他並不是「土皇帝」(馬道立首席大法官亦提到基本法第二十五條訂明法律下人人平等的原則)。所以,這問題的實質重要性遠比不上近日各種對三權分立及法官是否正確演繹基本法的攻擊。再者,有關「超然」的法律分析相對地較含蓄、較複雜,是與這問題的重要性不成正比的。但既然都已經在兩日內就近日當權派的瘋言瘋語發了四炮,為了較完整地回應近日的各種瘋語,我就嘗試把這兩天的文章變成「五部曲」,寫一下關於「超然」的問題。

近日提倡特首超然於三權的人士基本上拿出兩點理據。以下是有關的所謂理據及我的回應:

廣告

1. 第一,為「超然」護航的人士指,基本法第四十三條訂明,特首是整個香港的首長,代表香港,而特首既是向香港負責,亦要向中央負責。

要拆解這句話,就要先了解一份憲法的本質。憲法條文通常分兩種。第一種,就是一些有象徵或願景意義但基本上沒有實際法律效力的條文。第二種,就是直接或間接地把權力、權利或責任授予給政府機關或人民,及對其制訂限制的條文。有時,有些看來是第一種的條文可能其實是第二種,因為有些看來是象徵或願景式的條文,其實是可以從憲法內另外一些較「實際」的條文而被彰顯的。

廣告

從這個角度來看,我們就可以更清晰地去解讀基本法第四十三條的不同成份。

首先,特首要向香港負責的那一段表面看來只是一句象徵式的說話。但在下這定論前,大家應先看看基本法第八條(香港原有法律如普通法繼續使用,而普通法容許港督[即特首的殖民地前身]受到司法覆核)、第四十九至五十二條(立法會在與特首在草案的爭議上怎樣能促使特首辭職)及七十三(九)條(立法會在某情況下能與司法一同參與彈劾特首的程序)。這些條文清楚地顯示,「特首向香港負責」這句話在憲制上是有實際效力的,因為特首是受到香港的三權制度下規管的。所以,面對香港時,特首沒有「超然」可言。

第二,而與「特首向香港負責」的實際地位完全相反的,就是第四十三條「特首是香港的首長」那部分。很明顯地,這條文只屬象徵意義,因為它根本沒有賦予特首任何額外權力、亦沒有把給他任何額外責任。這句話就好像說「美國總統是美國元首」一樣,屬「你母親是女人」的話,沒有任何使特首「超然」的效果。

第三,而亦是最複雜的,就是第四十三條「特首向中央負責」那部分。從實際政治角度來說,中央的確對特首的工作、去留有一定的影響力。這影響力的好與壞,我就留給其他人去評論。但在基本法層面上呢?基本法第四十五條把特首任命權賦予中央,但並沒有賦予任何權力給中央去罷免特首(中央能夠使人「腳痛」的能力是政治影響力,而不是憲制權力)。再者,基本法第二十二條訂明,「中央人民政府所屬各部門、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均不得干預香港特別行政區根據本法自行管理的事務。 」。因此,在香港自治範圍內的事務,就算特首是去用任何形式去向中央「負責」,中央在絕大部份的範疇下都(按照基本法的內容)不能作任何干預。既然沒有罷免權、亦基本上沒有干預權,純粹在基本法層面上(我再重申:我不是說日常政治上的運作上),「特首對中央負責」是沒有「牙力」的,所以只是象徵式,沒有賦予特首「超然」的地位。

2. 梁振英亦說,他地位「超然」,因為一切權力來自中央。

這更加是啼笑皆非!按照典型建制派的論述(我不是說我同意這論述,我只是說就算用這論述,梁振英都是在說廢話),一切權力都來自中央。所以,即使三權的權力及地位都均是來自中央。既然大家都是「阿爺」生出來的,又何謂特首地位「超然」?

由以上的一切可見,特首「超然」三權的說法毫無基本法的基礎。希望這樣說的人少說廢話,立即回歸基本法的事實基礎。

 

* 註:以上只代表筆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他所屬律師行的意見。

任建峰
執業律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