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超然」論的背後

2015/9/22 — 10:30

陳佐洱惡狠狠地批香港未有「去殖民化」,反而是「去中國化」,然後把責任推給香港人未有認清大局,這反咉出這名「左耳陳」真的是名副其實的「聾耳陳」和「盲公陳」! ( 圖片來源:中華人民共和國駐馬賽總領事館 )

陳佐洱惡狠狠地批香港未有「去殖民化」,反而是「去中國化」,然後把責任推給香港人未有認清大局,這反咉出這名「左耳陳」真的是名副其實的「聾耳陳」和「盲公陳」! ( 圖片來源:中華人民共和國駐馬賽總領事館 )

繼張曉明最近提出「特首地位超然於三權之上」的言論之後,今天全國港澳研究會會長陳佐洱又表示了兩個「化」的問題(沒有去「殖民化」,反而去「中國化」),讓香港造成巨大的內耗,引發包括經濟發展緩慢等許多問題的產生。不論張曉明的講話原意有否被人曲解,至少我們可以肯定的是,他和陳佐洱的言論都是「上面」的一個警號、預告,告訴大家知道,中央將會或已經在有關香港政策上的一些明顯轉改。

從「上面」的角度立場考慮,他們以前對香港是實行較「寬鬆」的管治方式,甚至 2003 年廿三條立法被暫時撤銷、2012 年「反國教」運動取得一定的「勝利」,也可能被他們看作是給大家「讓了兩步棋」。然而直到去年「雨傘運動」的爆發,當涉及到主權、「政改」等「原則性」問題之時,他們便覺得如此再「讓」下去,會威脅到他們的管治,加上近年本土勢力迅速壯大、「反中」意識愈來愈強烈,使其不得不檢討這「寬鬆」的手段能否見效。

既然中央試過了「軟」的辦法行不通,那他們必然要對「方向走歪了」的香港更「硬」起來。聽張曉明和陳佐洱的講話,就是兩枚信號彈,於未來,「上面」將會加強包括意識形態上的控制,來約束反對派的言行、治理你們這班不聽話的「小孩」。可是,香港人最反感的其中一點,就是思想、言論的壓制,極權陰影的擴大;你要愈壓迫,「我」就愈抗拒和更加想去掉「中國化」,這樣「硬」起來的改變、這樣治標不治本的手段(特意迴避了港人為何留戀相對美好的「殖民化」年代此一根本性問題),無助改善社會的撕裂情況,只會更加加劇社會的動蕩,令到香港繼續困於無止盡的內耗鬥爭之中,令到香港難再重獲以往的輝煌。

廣告

然而話說回來,「考(老)慮(謀)周(深)長(算)」的中央,又怎會不意識到這個問題呢?

他們以前重視香港,是因為大陸相對落後,還未進入「強國」行列,需要靠香港的「跳板」功能,來助他們一臂之力;可是現在「風水輪流轉」,大陸成為了絕對強勢的一方,香港的發展連大陸的一些城市也比不上,令「上面」已經不會像過去一樣,較為「遷就」、care 著這地方。況且,香港的發展仍然離不開大陸,一向講求「實際」的港人,很多都是「口裡說不,身體卻很誠實」,中央清楚捉摸到大家的心態(那個港澳研究會不是廢的喔),他們「定過抬油」,才不怕你們能有什麼極具威脅性的「攻擊」發生。

廣告

所以預計的將來,「一國」只會愈來愈超然於「兩制」之上,那以壓制換取的「安定」只會超然於自由的發展之上(即維護主權統一是最最重要的),然很多港人連醒都不未醒(更不要說是反抗了),他們打開報紙,可能更關心的是,最近陳偉霆和阿 Sa 的分手新聞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