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19/11/4 - 10:01

趙家賢被咬甩耳,TVB 新聞的神剪接

TVB 新聞截圖

TVB 新聞截圖

是夜,看到 TVB 新聞(晚上九時版本),講趙家賢被咬甩耳事件,簡直是新聞奇觀,還是我大驚小怪?

(以下是九時版本所見,十一時版本有改善,現時網絡看到的是晚上十一時半新修改的版本,文末有進一步描述。)

以下文字,嘗試以最寬容最體諒最明白電光火石之間傳媒要作決定種種難處來評析:

廣告

九點鐘版本:

  1. 完全無講(畫面亦無)灰衣男被打係因為趙家賢耳仔被佢咬甩,眾人要救趙家賢,才開始打灰衣男,而灰衣男死咬死攬不放,此乃被打的直接前因,旁白與畫面都沒有交代。(較詳盡畫面可參考香港電台蘋果日報,當時情況已在網絡廣傳。)
  2. 完全無講現場人士指灰衣男懷疑持刀斬人,因而被制服,感覺似灰衣人因政見不合被圍毆。
  3. 完全無講(畫面亦無)再一次衝突係因為灰衣男突然衝前想逃走又打人。報道恰巧沒有剪輯灰衣男衝前的畫面,只有他被人打的畫面,旁述是他「再被大批人圍毆」,再次略過了直接前因。
  4. 無咬耳畫面,就當攝影師影唔到,或無端端停了機(見到此報道的畫面邏輯,同情地理解,應是攝影師轉頭去拍攝早前躺在地上的傷者,捕捉不到咬耳的片段)。但當時很多其他傳媒已拍攝到咬耳情況,TVB 可以問人借片,若然時間趕急借唔切片,旁述講都得,但 TVB 無講。
  5. 趙家賢被咬甩耳之事,有事後畫面看見他掩著耳朵,旁述只講「左耳受傷流血」,沒有更具體描述。
  6. 相反,大篇幅講述灰衣男如何被打,畫面好齊。而且,畫面見到的灰衣男被打情境,旁述詳盡描述一次。還記得五年前的暗角七警事件嗎?當時管理層堅持刪去描述七警拳打腳踢的兩句旁白,理由是,電視語言,畫面已看到的東西,不用詳細用旁白描述,今次涉事的編輯記者似乎忘記了聖訓。
  7. 那位灰衣人,是涉嫌施襲者,其他傳媒畫面亦見到他主動襲擊人,但在 TVB 畫面中,看完,感覺灰衣人是一個可憐的受害人。

這是經典教材,說明了一些經典慣技:

**聚焦示威者與市民的暴力,如執到寶,必播,有咁長得咁長。

**「反對派」所受的傷害,輕描淡寫。

**支離破碎,前文後理不清晰。

我們可以略為體諒,事情一路發展中,新聞第一版本不能完美,但本人以為,重要資訊不應忽略到這個地步,因為容易引起誤解;也許一些行內人認為不應苛責九點鐘版本,因為隨後版本總算修改了,但這是一個很好的窗口,窺探  TVB 新聞編採之意態、慣性及方針。想必  TVB 中人亦覺得九點鐘版本大有問題,這個版本在黃金時間   loop 了兩小時後,晚上十一時的版本有較大幅度修改,整體感覺有改善,整體敍述的時序較清晰,有較多的前因,亦提及趙家賢被咬甩左耳,不過:

  1. 仍然沒有趙家賢被咬耳畫面。(同情地理解,若攝影師真的拍不到,TVB 又認為重要的話,可以借用其他媒體片段,或借用撮圖也好,不過沒有。)
  2. 縱使眾多攝影機拍攝到的畫面,清楚見到咬甩耳仔的過程,但旁述仍然說「有人話」灰衣男子「懷疑」咬掉趙家賢左耳,非常「客觀」,不同媒體的片段看得如此清楚也很小心謹慎。這種「引述他人」的寫稿手法,學術一點叫   objectification,即是為免出錯,把判斷事實的責任推給消息來源,而這個消息來源是「有人」。即是說,遲些若有旁人質疑真偽時,可以辯解「有人話」,而不是我說的。
  3. 不過,灰衣男被打則繼續有長篇敍述,例如旁述直接講「有人用伸縮警棍打佢頭」,若用同一標準處理,記者又如何看得清楚畫面中那一記打下去,是「警棍」,而且是「伸縮警棍」?為何不加「懷疑伸縮警棍」?這是雙重標準。「伸縮警棍」的形容,在九點鐘版本已有,十一點版本未改,十一點半版本才改掉。
    4.這個新版本交代了再一次衝突之前,是灰衣男自己衝前,畫面亦重新剪輯了這一個鏡頭,但隨即又引起疑竇,原來本來就拍攝到這個鏡頭,為何九點鐘版本卻不剪輯出來,讓觀眾了解前因,而不致予人感覺灰衣男好慘,一路無辜被打?
  4. 新版本仍然有極長的灰衣男被打畫面,這屬編輯的選擇,是長是短,屬每個人的判斷了。

晚上十一點半,TVB 新聞再次修正,當中把「伸縮警棍」改成「伸縮棍」,增加了一些細節,也多了一位遇襲者的訪問。

這個故事教訓我們,有畫面未必有真相,專業的新聞工作者,要在有限時間有限資源當中,把事故的前文後理說清楚,縱使電光火石之間,也要盡量接近真實。若然不交代前因,缺乏前文後理,畫面雖然真實,剪接出來的新聞可以很誤導。

我們常說要提防「假新聞」,其實有些半真半假,甚至有些畫面全部真實,剪接出來可以距離真實很遙遠。

多比較不同來源的新聞資訊,才能接近真像,才能不被愚弄。

最後補充一句。
綜合各段影片所見,當時疑兇發難,趙家賢身先士卒上前攔住,並抱住疑兇阻止他逃走,過程中沒有多餘動作,疑兇接住咬耳不放,旁人拉開疑人並拳打灰衣人多時,疑兇仍不肯放口……片段中,趙家賢高呼「我隻耳呀」的情景,令人心傷。

趙家賢,勇者。祝願趙議員與其他傷者早日康復。

作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