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跟獨裁政府玩遊戲(二)「選舉式獨裁」的獨特遊戲規則

2016/9/14 — 11:45

馮驊

馮驊

繼上一篇介紹獨裁政體的各種可能性,以及香港本身的民主選舉制度與「封閉獨裁」政體的矛盾後,本篇將與大家分析「選舉式獨裁」下政府如何拑制與政府相異的民意,以及法律學者在獨裁政權下的無力。

「選舉式獨裁」的獨特遊戲規則

廣告

香港人一直浸淫在立法會民主地方直選的舒適之中,忘記了香港根本一向都不是民主政制。

民主政體的遊戲規則很簡單,多票者勝,政黨換位。「選舉式獨裁」邏輯完全不同,是一個「嵌套遊戲」(nested game),即兩個遊戲同時進行:一方面要贏取選票(選舉遊戲),另一方面要改變遊戲規則以達成目標——維持獨裁的穩定或過渡到民主政體(規則遊戲)。

廣告

在下曾經在電台節目訪問立法會主席曾鈺成。他說得準:如果政府相信選民,其實不必篩選。1997年的利比亞總統選舉,軍閥查爾斯.泰勒要挾如果落敗會重啟內戰,人民渴望和平,最後他壓倒性地勝出選舉。津巴布韋2000年的議會選舉及2002年的總統選舉之前,穆加比策劃了一連串威嚇,令國民相信反對他便會爆發內戰,藉以贏得選舉。

恫嚇乃獨裁政體的常態,那跟別人說「共產黨立刻接管香港」一樣。你去新加坡問,很多人支持人民行動黨,因為要穩定,也不認為反對派有能力執政。香港一半人持有物業,港獨叫得再兇,香港人還是怕局勢不穩,所以港獨成勢仍遠在天邊。因此,即使梁天琦真的入局,也做不出什麼,不明白黨為什麼急了。

今次的港獨無得選事件,以法治價值去理解,當然講來講去也講不通。本來想以確認書去陰人,假若某些港獨派不簽,泛民簽,就可以很簡潔地把不簽者排除;但泛民醒目,沒有簽,某些港獨派反而簽了,這招行不通。然後看政綱,梁天琦卻說他不支持港獨,大愛《基本法》,根據這項守則,排除的是某些本土派卻不是梁天琦。

最後惟有硬來,這個完全不合邏輯的做法,身邊很多親建制的中產和保守人士都頂唔順,因為根本無法自圓其說。

選管會要知道的是梁天琦未來會不會推動港獨,而不是以往的紀錄。一個人賊眉賊眼,貌似會犯罪,以前曾經打人,但他今天無出手打人,你不能拉他回差館控告他今天打人,因為他根本無郁手。

跟獨裁者講公平法治,認真就輸了

唯一講得通的方法就是某些中國法律學者所講《基本法》是中國憲法一部分,中國憲法是獨裁政府的憲法;憲法用來約束政權,但所謂獨裁的定義就是權力不受約束,可以不斷搬龍門,所以一眾法律專家很努力地跟不守法治不受制約的獨裁政府討論法律問題其實很無聊,跟一個隨時更改規則的人講規則,沒什麼好講,問題只是做得好不好看,法律學者認真就輸了。

在獨裁政體,政府用法律幫助自己選情屬常情,例如新加坡控告反對黨代表告到破產,新加坡與馬來西亞以社會安全法打壓公民社會和社會運動,問題已經不在於有沒有依法,而是運用法律達致本身獨裁政府的利益,此乃比較政治學的觀點而非法律觀點。只要獨裁政府喜歡,大可以立一條反對派不能選的法例,自然是合法又獨裁,兩者無衝突,從來只有法治與獨裁有衝突,合法與獨裁是可以無衝突的。

民主與獨裁政體的分別,在於政府即使有法律賦予的權力,法律上和政治上的制衡令執政者不會過分利用法律達到自身的政治利益,打壓異見。

(原文已於2016年8月17日 信報刊登,此乃網上經修改的版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