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跟進與局長會面:要讓社工由「解難雜貨舖」變回「輔導專門店」

2017/10/24 — 11:44

社工復興運動 製圖

社工復興運動 製圖

【文:社工復興運動 Reclaiming Social Work Movement】

我們的訴求

我是黎柏然,是一名小學社工。本身我是由社福機構聘請,三年合約結束,學校不與機構續約,並且決定利用撥款直接請社工,我要麼離開學生,要麼離開機構。最後,我因為不捨得學生,所以選擇了離開機構,付出的代價是逐年續約,無加薪,無督導,無晉升。述說我的故事,是希望提醒局長,在不穩定的前景下,賭上前途為學生的傻人並不多,最後連想死都找不到人傾訴的會是我們的下一代。

廣告

有熱血撐下去,也未必有命做下去

小學社工是「解難雜貨舖」,代課清潔搬運接送,活動主持,表演嘉賓都會找社工,因為全方位輔導計劃要求學生輔導人員既要負責行政與組織工作,又要支援老師,支援學生,支援家長,同時籌備成長課,以及輔導小組和個案工作。即一名學生輔導人員在學校系統中橫跨行政組、輔導組、學生支援組、活動組、公民教育科、升學組、家長教師會、危機處理組等等,理及範圍遠超各科老師,僅次於校長及副校長。

廣告

這現象不是增加人手便可以處理,應該讓學生輔導人員與社工分工。輔導人員負責成長課及支援工作,社工負責輔導個案,「1+1」的安排才有望解決自殺問題,令社工由「解難雜貨舖」變回專門處理學生情緒行為問題的「輔導專門店」,教育局對此責無旁貸。

教育局局長的回應

楊潤雄回應空洞,完全逃避問題,以尊重學校為名,逃避責任為實,甚至荒謬地本末倒置,硬說小學不需要社工,強推小學社工是逼迫學校。反問「中學社工是在逼迫中學嗎?」局長則無言以對,惟有以官腔迴避,稱會好好考慮。由是之故,我們惟有繼續以行動和監察作為回應。

 

社工復興運動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