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跨境執法、刑事訴訟法、非法經營罪、刑法的屬人與屬地管轄權

2016/6/20 — 9:59

失蹤超過半年的銅鑼灣書店店長林榮基,6月16日傍晚舉行記者會,講述被中央拘留的經過。

失蹤超過半年的銅鑼灣書店店長林榮基,6月16日傍晚舉行記者會,講述被中央拘留的經過。

銅鑼灣書店的店長林榮基,近日回港,並在民主黨的何俊仁陪同下,召開記者招待會,詳細交代自己被捕的經過。在記者會中,林榮基又提到五個情況:(一)他在上年 10 月 24 日返回內地時,在羅湖關閘被拘捕;(二)一名執法人員曾自稱「中央專案組」人員,他曾被要求簽署放棄通知家屬、聘用律師的同意書;(三)他被指觸犯「非法經營罪」;(四)當日他在 1 月 28 日鳳凰衛視播出的影片中認罪的原因,是「有導演、有台詞」的安排;(五)林榮基指自己在 16 日召開記者會前,曾跟李波見面,對方告知他「當日他是違反自己意願被人帶走」。

雖說有人會說,林榮基之言只屬一面之辭,是否屬實還有待查證。然而,假若他所言屬實,我們便有幾個問題,值得探討:(一)何謂跨境執法?(二)他曾被要求簽署放棄通知家屬、聘用律師的同意書,又曾被人安排在受訪時認罪,有否問題?(三)何謂「非法經營罪」?(四)他偷運「禁書」回大陸,是否違反香港或大陸的法律?(五)大陸《刑法》的屬地管轄權和屬人管轄權問題。

(一)何謂跨境執法?

所謂跨境執法,是指一個國家執法人員,進入另一個國家的執法。香港的情況則比較特殊,因為香港在回歸中國之時,中國根據《憲法》第 31 條、第 62 (13) 條以及《基本法》,將香港劃作特別行政區。根據《基本法》第 19 條,香港享有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而《基本法》第 22 條則規定,中央政府所屬各部門、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均不得干預香港特別行政區根據本法自行管理的事務。因此,香港法理上雖是中國的領土,任何人在大陸境內或境外觸犯內地法律,大陸的執法人員也無權在香港執法,否則便是違反《基本法》第 22 條的規定。

廣告

林榮基的情況,事實如他所言,乃是進入大陸境內時,在羅湖關閘被海關拘留,便不涉及跨境執法的問題。至於李波的情況,現在出現羅生門,林榮基指李波曾告訴他,自己當日是並非自願,而是被人強行帶走,李波本人則否認這個說法,我們無法查證誰人說法可信。我們假定林榮基說法屬實,而又假定帶走李波的人,是大陸執法人員的話,那便是跨境執法。只不過,林榮基並無具體說明,李波被何人帶走,是否跨境執法,便很難確定。

(二)政府無權要求疑犯放棄通知家屬、聘用律師

林榮基表示,他曾被要求簽署放棄通知家屬、聘用律師的同意書,又曾被人安排在受訪時認罪,若然屬實,便大有問題。根據中國《刑事訴訟法》第 32 條和第 33 條,疑犯有權隨時委託一至兩名辯護人,在偵查期間,則規定只能委托律師作為辯護人。第 33 (2) 條則規定,偵查機關在第一次訊問疑犯時,應當告知對方有權委托辯護人,而不是要求對方放棄聘用律師。

廣告

其次,《刑事訴訟法》第 73 條規定,除無法通知之外,偵查機關在執行監視居住後的 24 小時內,通知被監視居住人的家屬。可見,要求疑犯放棄通知家屬,是違反《刑事訴訟法》的行為。其三,林榮基曾被人安排在受訪時認罪,偵查機關如以此作為「從輕處理」的條件,則有可能違反《刑事訴訟法》第50條「嚴禁刑訊逼供和以威脅、引誘、欺騙以及其他非法方法收集證據,不得強迫任何人證實自己有罪」。

(三)何謂「非法經營罪」?

「非法經營罪」是指某人觸犯大陸《刑法》第 225 條。林榮基的情況,若他是把「非法出版物」帶回內地,再由其友人轉寄以作營利,偵查機關便有可能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頒佈的《關於審理非法出版物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下稱《非法出版物解釋》)第 11 條:「違反國家規定,出版、印刷、復制、發行本解釋第一條至第十條規定以外的其他嚴重危害社會秩序和擾亂市場秩序的非法出版物」,他便有可能觸犯《刑法》第 225 (4) 條。

《非法出版物解釋》在 1998 年制定時,原文是「依照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條第(三)項的規定」,可是後來全國人大在 2009 年,通過了《刑法修正案(七)》,原有原第三項改為第四項。因此,大陸現在是以《刑法》第 225 (4) 條:「其他嚴重擾亂市場秩序的非法經營行為」起訴林榮基。

順帶一提,若大陸政府覺得他所帶回的「非法出版物」,是「明知出版物中載有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推翻社會主義制度的內容」而發行或傳播,他們便有可能根據《非法出版物解釋》第1條,以《刑法》第 105 (2) 條「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起訴林榮基。究竟林榮基最終被控「非法經營罪」,而非「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這是否從輕處理?相信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

(四)他偷運「禁書」回大陸,是否違反香港或大陸的法律?

不論哪些書籍是否大陸的「禁書」,他在港出售書籍,或把書籍帶出香港,均不違反香港的本地法律,香港警方亦無權將他檢控。至於大陸方面,如上所述,根據《非法出版物解釋》,應該是有機會觸犯法例的。另一方面,由於香港和大陸尚未簽署任何引渡協議,即使任何人在大陸境內或香港境內觸犯了大陸的法律,大陸的執法當局也無權要求香港警方代為逮捕,並將疑犯引渡回內地受審。

然而,由於林榮基所為,有機會觸犯大陸的法律,根據《刑法》第 6 條的屬地原則:「凡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域內犯罪的,除法律有特別規定的以外,都適用本法。」換句話說,不論該人是何國國籍,是否香港永久居民,若該人在中國境內如觸犯《刑法》,大陸的執法機關也有權將該人逮捕,並由大陸的法院裁定該人是否有罪。

(五)大陸《刑法》的屬地管轄權和屬人管轄權問題

說起《刑法》第 6 條,條文中的「凡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域內犯罪」,十分值得注意。香港在1997年已經回歸中國,法理上是中國一部分,這是否意味我們在香港的言行,也有機會因觸犯《刑法》?當我們回到大陸一刻起,便會被有關當局追究?

有人或者會說,根據《基本法》第 18 (2) 條:「全國性法律除列於本法附件三者外,不在香港特區實施。凡列於本法附件三之法律,由香港特區在當地公布或立法實施」,關鍵是這兒的「實施」,意思可圈可點。是否只是指香港政府不能以《刑法》在內的全國性法律,起訴香港人、大陸人和外國人,而不是大家的言行,不受約束《刑法》,假若進入大陸境內,便有可能被大陸當局追究?

更值得注意的地方,是大陸《刑法》第 7 條的屬地原則。即使香港因為奉行高度自治,被劃作大陸的法域之外,而不適用《刑法》第6條,但是《刑法》第7條卻列明,任何中國公民在大陸境內或境外,觸犯了大陸《刑法》內高於三年有期徒刑的法律,回到大陸境內時,也會被大陸執法單位追究。

至於香港永久居民中有哪些人屬中國公民,則以《全國人大常委關於《中國國籍法》在港實施的幾個問題的解釋》為準。簡單來說,任何華裔港人在回歸後,將自動擁有中國籍;即使閣下持有外國國籍,除非主動向入境署申請放棄中國籍,否則在香港和大陸境內,仍被視作中國公民,並不能因此而享有領事保護權。

換句話說,香港永久居民中的中國公民,即便在香港境內甚至海外,若然做出觸犯大陸《刑法》的行為,他們進入大陸境內之時,也有機會被大陸執法單位逮捕。相比起跨境執法,《刑法》的屬地管轄權和屬人管轄權,對於那些經常中港兩邊走的港人來說,可能更加值得令人憂慮。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