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跪低,不是梁君彥唯一出路

2016/10/25 — 13:21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處理議員宣誓問題,跪低,並非唯一出路。

議員宣誓風波,有兩個關鍵問題。《基本法》第104條要求立法會議員「就職時必須依法宣誓」擁護《基本法》,效忠香港特別行政區。所依之法,是香港法例第11章《宣誓及聲明條例》。《條例》第21(b)條訂明宣誓者不遵從的後果:「拒絕或忽略作出該項誓言」,「該人若未就任,則須被取消其就任資格」。

誰有權裁定梁頌恆和游蕙楨「拒絕或忽略作出該項誓言」?一定是立法會主席。在本屆立法會首次大會,負責監誓的立法會秘書長陳維安不會即場裁定梁游二人「拒絕或忽略作出該項誓言」甚至宣布「取消其就任資格」,因為他無權這樣做,他只會說:「我無權為你監誓。」

廣告

梁頌恆和游蕙楨是民選議員,分別得到37,997票和20,643票授權進入議會,不可能輕易由一名受薪秘書長否定二人宣誓就任議員的合法性。

安排議員第二次機會宣誓,有先例可援,上屆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認為黃毓民議員首次宣誓有問題,於是在第二次大會安排他再宣誓。剝奪議員第二次宣誓機會,是違反議會傳統,亦不符公眾合理期望。

廣告

第二個關鍵問題是:議員再次宣誓時,假設主席裁定其「拒絕或忽略作出該項誓言」,他是否有權進一步禠奪其議員資格? 

沒那麼簡單。首先,《立法會條例》第13條列明,「除非當選議員者在憲報刊登其當選公告後7天內,以書面通知立法會秘書不接受議員席位,否則該人須被視為已接受席位。」這意味梁游二人即使一直未能完成宣誓,無損其議員身分,只會喪失出席立法會會議和表決等權利。在英國,新芬黨民選議員多年來拒絕宣誓效忠英女皇,未能履行議員職務,但保留議員身分。

《基本法》第79條列明的7種情況,立法會主席才有權宣告一名議員喪失資格,例如,議員「行為不檢」並「經立法會出席會議的議員三分之二通過譴責」。梁君彥如果認為議員再宣誓時「拒絕或忽略作出該項誓言」屬於「行為不檢」,可以交付大會定奪有關議員的去留。

梁君彥無必要、亦無權揹起剝奪兩名民選議員就任的資格,斷送個人和立法會名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