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身後仕:推上死刑台的勇氣

2016/11/5 — 2:03

《身後仕》劇照

《身後仕》劇照

死亡,是人人必經的頭等大事,但除了在哈囉喂,開開死亡玩笑,我們自動禁聲。甚至當死亡變成「死刑」的社會制裁,我們仍是一片沉默。不是因為死亡是禁忌,而是在新聞輕輕的帶過下,死者只簡化成一個冰冷的數字。死,輕於鴻毛。可是,對於所有和這個死者有情有愛的人而言,死,卻是不能承受之重。

行刑官的視角

新加坡導演巫俊鋒的《身後仕》一反常態,拍「死」大有不同。不像一般電影聚焦於受刑人的拍法,《身後仕》以年輕的行刑官切入。他既是局中人,又是局外人。角色和心理,因此同樣複雜。觀眾從另一個角度,體驗死囚身邊的人的切身感受。香港早已廢除死刑,但其實鄰近的地區如中國、新加坡,仍會處決犯人。

廣告

電影的開場鏡頭,便迅速勾畫出主角的性格:年輕人艾曼想加入懲教署,面試的時候,他說,只因他想幫助犯過錯的人。人,應該有second chance。

真誠對待對犯人、堅持要維修傢俬而不肯拋棄、以前是「爛仔」不過後來「從良」......都反映他是一個善良而正直的年輕人。

廣告

《身後仕》劇照

《身後仕》劇照

熱愛生命與謀殺生命

但很奇怪,和他相依為靠的姊姊,為什麼極力反對他在監獄的穩定工作?這裏設計了一個小小的謎團,帶出年輕人的秘密,推進劇情,也道出他想進懲教署的真正原因:他想成為死刑行刑官。但艾曼熱愛生命,主張更生,死刑的工作和他的信念,完全相反。於是天人交戰,內心產生極為激烈的衝突。

為什麼熱愛生命的人,竟會想當上監獄中幾乎無人肯做的死刑官?純因為好奇?還是因為父親的事,想補償或報復?電影並沒有解釋清楚。或者就如導演所說,因為,看不透的人,永遠最迷人。不過,主角動機不明,無法捉摸,結果令人難以投入,成為了電影的唯一敗筆,甚為可惜。

行刑人的困惑

一個人對另一個人的生命,真的擁有生殺大權嗎?這些將要受死的人,真的完全沒有冤枉的可能?販毒的人,真的窮兇極惡,因此罪應至死?

電影出色的地方,是拍出行刑人這種不為人知的困惑,直視他們無法迴避的內心詰問。不止年輕的主角迷茫,連經驗老到、表面毫無動搖的行刑官,也無法逃避。他只得尋找理由,試圖合理化自己的行為。否則如何安心?如何承受殺人的沉重責任?

《身後仕》劇照

《身後仕》劇照

通往死刑的長廊

有一幕非常難忘。通往問吊台的監獄通道,燈光昏暗,氣氛抑壓。這時。咚咚的鼓聲在長廊裏迴盪,像死囚的心跳聲,也像他沉重的腳步聲。他臉色蒼白,神色慌張,步伐極緩,直至依稀看見前面行刑人的身影。這時候,他再也無法控制自己,腳一軟,跌坐地上。想到將要發生的事,他的心跳聲和鼓聲越發越響,越見密集……

他終於走到了通道的盡頭,也走到了生命的盡頭。

死亡,到底是輕還是重?電影告訴你,死刑永遠不是一個人的事,而是一場人與所愛的悲劇。大眾很輕易遺忘,但家人卻留下難以癒合的傷痛。

導演說,電影對死刑存廢,沒有先設立場。不過,從《身後仕》整片沒有仔細說過死囚因何入獄,意思很明顯:這個人犯了什麼罪,一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無論這個人觸犯了什麼法律,都不應送他上絞刑台。

《身後仕》劇照

《身後仕》劇照

 

原文;Facebook專頁 : 給我一個看電影的理由網站

(劇照由電影公司提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