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身處艱難的本土派青年 他們只有不能不守的底線

2017/9/7 — 20:08

今日想談一下本土派的青年。

昨日信報的金針集,又來個洋洋灑灑的千字短文去嘲弄中大的一群同學,說他們又再次令中共有籍口干預香港事務,又如何幼稚和不顧大局。今日傍晚,五毛和大陸生在明顯的系統配合下到中大文化廣場撒野。堂堂大學,又因為同一群自稱家長的人而烏煙瘴氣。但我卻見到矛頭不是指向政權和惡勢力,而是指向一群支持港獨的年輕人,卻忘記他們是今日在前線扺抗藍絲暴徒的人,是這個暴政時代下的受害者。

本土派的青年,我在中大和不同地方都有見過,他們有些看我的眼神不太友善,但我理解。我不提倡港獨,是他們眼中的左膠,曾在校巴上被他們一些同學問候。 然而,我在選擇仇恨前,我寧可選擇理解。我知道,他們的政治理想,他們的路比我難走一百倍,沒有選舉權、沒有資源、沒有大眾的支持,他們的路嚴峻得容不下英雄,也容不下希望。

廣告

本土派的青年,有些我是認識的,例如馮敬恩,有智有仁有勇,好基督徒,勤奮向學直入港大。是我從小到大理解的好青年。但這刻卻因為政治立場被窮追猛打,我難過。

他們不知道港獨很難,近乎不能做到嗎?其實他們比我們都明白,在中國 — 全世界最大的獨裁國家面前,能有獨立是妄想。但我們爭取民主的人,何嘗又不是抱著這類型的妄想。 我們不知道嗎?中共手下有財團,有政權,有警察,有黑道,有傳媒,有駐港解放軍。他們可以捉走人,可以制造意外,可以屠城,可以令任何人在任何一刻人間蒸發。這些我們都知道。

廣告

港獨又是甚麼呢?也許這刻有許多有權有勢的人在地下密謀港獨,正如總有人相信中國不久會有起義推翻暴政。這些屬於未來不可知的浪漫,在這群少年眼中並沒有出現。他們也許覺得香港是一隻青蛙,滾水溫水都逃不過,他們沒有可守住的大局,只有不能不守的底線。

我不提倡港獨,但我相信每個人都有表達信念的自由。

致那些與我道不同,身處艱難的本土派青年,請加油,但願我們都能撐過。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