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身體出賣了高度自治

2015/3/12 — 10:17

無綫電視片段截圖

無綫電視片段截圖

身體比語言誠實。

電視看見譚惠珠坐在梳發椅上,身體向左傾,手拿着記事簿,咧着嘴向坐在中堂的國家領導人匯報。聽不到她說甚麼,但她的身體語言卻透露一切。

這令我想起當年江澤民被張寶華提出有關特首是否中央欽點的問題,瞪大眼睛咆哮"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時,右手一直指着他身後的董建華。我們可憐的特首,兩腿合攏,雙手放在膝上,一副「等候發落」的神情,就已經回答了記者的提問。

廣告

這些年來,我多渴望有一位特區官員、人大或政協,上京面聖時能像禪師教我們一樣,正襟危坐,頭頂天,收下巴。我懷疑是他們那種卑屈的坐姿讓我們失去了高度自治;有時又覺得是因為高度自治的息微,才令他們身體不斷萎縮。

參加「兩會」究竟對這些人的脊椎產生甚麼影響?范徐麗泰滿面機智地說,觀乎與會者對張德江讀到831決定時,掌聲「較大較齊」,應該知道決定得到人大的認同!這種拍掌機器腰板坐不直既是可悲,但阮紀宏在《明報》卻說人大、政協即使是花瓶,相對於過往連花瓶都砸爛,現在是「有花瓶總比沒花瓶好」。如果這位文人生於文革時代,他便會說相對於蠻荒世界,砸爛花瓶的人最少是穿着褲子。穿着褲子砸爛花瓶又比不穿褲子砸爛好。

廣告

其實連《人民日報》都發表文章勸大家不要做握手、拍手、舉手的「三手代表」,更提醒他們到京是要監督政府而不是來聆聽指示、匯報心得的。為了挽救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我們的港區人大政協,能否給我們坐直一點點?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