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輕生麥小姐生前愛拍照ㅤ好友:以一起用的那相機ㅤ幫她繼續記錄下去

2019/7/10 — 23:04

翁小姐手執好友生前拍攝的照片。

翁小姐手執好友生前拍攝的照片。

反送中運動期間發生多宗自殺個案。28 歲的麥小姐,上周三(3日)清晨墮樓身亡,有市民今晚於中環愛丁堡廣場舉行追思會。死者生前好友翁小姐,今日接受媒體訪問,坦言死者生前並無異樣,對其離世感到震驚。翁小姐又向傳媒公開了死者生前用菲林相機拍下的照片,包括多張在反送中運動期間拍攝的作品。她表明會履行好友遺願,繼續用相機記錄這場抗爭運動。

翁小姐:死者開朗堅毅 曾拍照記錄遊行

有市民今晚自發於愛丁堡廣場舉行追思會,悼念日前表達「反送中」訴求後墮樓身亡、終年 28 歲的麥小姐。在追思會舉行前,她的生前好友翁小姐接受《立場新聞》等數間媒體訪問。

廣告

她透露與麥小姐早在中學時期認識,二人大學時期成為好朋友,幾乎每日都會聊天。她形容麥一直都是個很開心的人,笑起來「見牙唔見眼」,亦是一個堅毅的女生,會在凌晨時間健身,能夠一年減了40磅。麥以往雖然不活躍於社會運動,但一向關心社會,亦會與朋友討論時事。到上月的反送中的遊行、抗爭,她每一次皆有參與。

翁小姐又說,麥亦是一個富有創意的女生,中學時期經常做小手作送給朋友,近年更愛上攝影,二人經常拿著菲林相機到處拍照。過去一個月,麥就用菲林相機捕捉了不少遊行的畫面,為這次反送中運動留下記錄。

廣告

麥臨走之前,將菲林相機放在床上,旁邊留下紙條,希望有人幫她把菲林拍完。翁小姐表明,會代好友繼續用相機記錄這場抗爭運動:「我會用我們一起用的那部相機,幫她繼續記錄下去,就當是送她一份禮物。」

從不察覺死者生前有異樣

翁表示,事前一直沒有發覺麥小姐有異樣,言談中對方亦沒有表達過很絕望的情緒。麥雖然多次在短訊中表示「心很累」,但翁當時覺得這只是大部分香港人的共同感受,故沒有特別留意、關心。

7月1日,亦即是示威者衝擊立法會當日,麥小姐一大早就乘頭班車到現場,並不斷向翁發短訊講述現場衝突情況:警方施放了催淚彈、速龍小隊沒有展示號碼……

這些就是麥小姐向她發出最後的短訊。

7月3日清晨,麥小姐在長沙灣住所墮樓身亡,留下兩張紙的遺言,寫有「不是民選的政府是不會回應訴求」、「香港需要的是革命」等字句。

翁當日下午2時才接到通知,她在港鐵站哭了足足一小時,整頓情緒後來到麥的寓所,領取好友臨走前寫她的一封信。信中寫道:「抱歉以後不能和你voice message,多謝你一路以來和我分享很多喜與憂。」

好友盼傳播死者訴求 促政府回應

翁小姐表明不想批判死者的決定,但強調不鼓勵任何人以死相諫,「每個人在這次運動中各司其職,即使是nobody亦能發揮自己的專長……一個都不能少,因為大家都是小齒輪,一起就可以推動某些事」。

翁小姐形容,朋友之間的陪伴或可撫平表面傷痕,但深層次的傷害是源於政府,政府一日不回應,社會上的絕望情緒都會繼續瀰漫,「只要政府一日不回應,這件事一直都在,傷痛無可能撫平到」。

翁小姐等一眾死者生前好友,連日來正處理麥小姐的身後事,更希望可以將事件傳播開去,讓更多人知道麥的遺言與訴求,「傳媒也好,做連登打手也好,我們一定會做點事」。

「我覺得短期內一定要撤回(修例),成立小組睇住黑警,因為監警會沒有用,也沒有(警員)號碼投訴唔到,投訴又不會被處理……根本個體制有問題,不是民選的特首,所以民意她不用聽,就算100萬、200萬(上街)她也不會落台……整個政治體系要根本性地改變,而我覺得要革命。革命,我覺得是香港獨立,其實好遙遠,不是短期發生到,亦不知道能否發生,但這是我希望的。」

翁小姐坐在記者面前,讀出這則由麥小姐生前發出的短訊。

24小時求助熱線︰
香港撒瑪利亞防止自殺會熱線︰23892222
撒瑪利亞會熱線(多種語言)︰28960000
生命熱線︰23820000
東華三院芷若園熱線︰18281
社會福利署熱線︰23432255
醫院管理局精神健康專線(24小時精神健康熱線諮詢服務):24667350
明愛向晴熱線:18288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