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輪迴中的獻辭

2016/7/6 — 13:47

去年寫的詩,今日再獻尊者。 願尊者長久住世,這是賜予我們的幸運和恩情。 感謝佛法僧三寶,從未放棄我們! 嘉瓦仁波切千諾(尊者了知)!

去年寫的詩,今日再獻尊者。 願尊者長久住世,這是賜予我們的幸運和恩情。 感謝佛法僧三寶,從未放棄我們! 嘉瓦仁波切千諾(尊者了知)!

那是黃昏將至時分,已是二十年前;
依然記得湧出那些詩句的個體——
年輕的女子,日益不安於體制的詩人,
卻還是順從單位的安排。 幸虧美妙,
因為是去拉薩東邊山谷中的溫泉洗浴,
各種傳說比水池裡倏忽而逝的細蛇更稀罕,
更親切。 鄰近的小寺,幾個阿尼微笑著,
說起古汝仁波切[1]與堪卓瑪[2]的語氣很尋常。
我再喜歡不過,就像是剛剛遇見。
我活在自己的內心,無視周圍的人際關係,
這樣很好,有利於我在命運的途中抓住靈感,
無所謂顛簸與喧嘩,匆忙寫下[3] :


“……在路上,一個供奉的
手印並不復雜
如何結在蒙塵的額上?
一串特別的真言
並不生澀
如何悄悄地湧出
早已玷污的嘴唇?
我懷抱人世間從不生長的花朵
趕在凋零之前
熱淚盈眶,四處尋覓
只為獻給一位絳紅色的老人
一塊如意瑰寶[4]
一縷微笑,將生生世世
係得很緊”
其實一路上的風景佈滿隱喻:
比如掩蔽在某座山上的修行洞過於靜謐,
容許打擾的話,又會與誰重逢?
比如不遠處三三兩兩的馬匹中,渾身漆黑的
那匹,為何不停地甩動四蹄卻不吃草?
比如背著大捆枯枝的少女過早系上邦典[5] ,
卻不抱怨,而是婉轉如歌地讚美度母。
但從拉薩傳來禁令:與往年一樣,
“衝拉亞歲” [6] ,不准煨桑,不准拋灑糌粑……
我活在自己的內心,無視周圍的人際關係,
這樣很好,有利於我在命運的途中抓住靈感,
無所謂顛簸與喧嘩,匆忙寫下:

“……在路上,一個供奉的
手印並不復雜
如何結在蒙塵的額上?
一串特別的真言
並不生澀
如何悄悄地湧出
早已玷污的嘴唇?
我懷抱人世間從不生長的花朵
趕在凋零之前
熱淚盈眶,四處尋覓
只為獻給一位絳紅色的老人
一塊如意瑰寶
一縷微笑,將生生世世
係得很緊”
又是黃昏將至,這轉瞬即逝的二十年,
我從故鄉挪到帝國的首府,異鄉中的異鄉——
安於少數和邊緣的身份,獲得有限的自由,
卻難以突破從天而降的黑暗愈來愈濃密。 好吧,
就像曼德斯塔姆,徹夜等待著客人和鐵鍊的響聲,
然而願望還未實現,這一世的生命已經衰老,
再也經不起他各一方的痛苦,
不知疲倦的孩子們紛紛夭折,
天地可鑑,恰如其分的業報必須及時兌現。
我活在自己的內心,無視周圍的人際關係,
這樣很好,有利於我在命運的途中抓住靈感,
無所謂顛簸與喧嘩,匆忙寫下:

廣告

“……在路上,一個供奉的
手印並不復雜
如何結在蒙塵的額上?
一串特別的真言
並不生澀
如何悄悄地湧出
早已玷污的嘴唇?
我懷抱人世間從不生長的花朵
趕在凋零之前
熱淚盈眶,四處尋覓
只為獻給一位絳紅色的老人
一塊如意瑰寶
一縷微笑,將生生世世
係得很緊”


寫於2015年6月28日-7月6日,北京

廣告


註釋:
[1] 古汝仁波切:藏語,蓮花生大士。
[2] 堪卓瑪:藏語,空行母。
[3] 這首詩題為《在路上》,寫於 1995 年 5 月的一天,從拉薩近郊墨竹工卡縣德仲溫泉返回途中。
[4] 如意瑰寶:藏語發音“益西諾布”,是對尊者達賴喇嘛或佛教領袖的尊稱。
[5] 邦典:藏語,西藏女子所繫圍裙,一般為已婚女子標誌。
[6]“ 衝拉亞歲”:“衝拉”( འཁུངས་ལྷ་ )的藏語意為出生之神。 始於七世達賴喇嘛時期,拉薩東郊的衝拉村(今城關區納金鄉塔瑪村)建供奉達賴喇嘛出生之神的小寺廟“衝拉神殿”,而神殿所在的村於是得名“衝拉”。 傳統上,在達賴喇嘛誕辰之日,政府與民間將在此處隆重舉行慶典:煨桑、燃香、頌歌、祈禱,並向空中拋撒糌粑,以示吉祥如意,而拉薩市民傾城而出,相互撒糌粑,誦祝福,喜氣洋洋,這一習俗稱之為“衝拉亞歲”,已有近三百年的歷史。 1999 年,當局強令取消“衝拉亞歲“,並將衝拉村更名為塔瑪村,意即紅旗村。
 

 

原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