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輿論批支那 老練又「護短」

2016/11/1 — 12:15

宣誓事件爆發以來,對青政兩議員的聲討、辱罵、詆毀、各種陰謀論夾雜著污言穢語的性攻擊,在網上排山倒海,在大路媒體上也不遑多讓。二百字可以講完的可能犯錯,兩百篇文章還嫌少。大陸《人日》、《環時》密集發炮,本地當權派更罵得不亦樂乎。共產黨的反應當然很「罐頭」,但民主派當中指摘青政「兩隻小學雞」以「支那」一詞污辱中華民族的也不在少數,有些甚至把幾年來的派系積怨不分青紅皂白都盡情發洩在二人身上。那是不應該的;如此對待本地民主運動中的異見者,試問何可同時罵中共鎮壓異己?

大家豈可跟著踩?

因此筆者又要出來「護短」。上一次那樣做,是今年四月讚「香港眾志」的中英文名字改得好、政綱大有可取,給被部分激進派罵作「小政棍」的黃之鋒打氣,還他一個公道。再之前,是三年前一連寫兩篇文章曲筆直筆 「捍衛」在街上因不滿警員選擇性執法而爆了一句What the fuck!的林慧思。老師當街講粗口,連一些民主派也賣甩她,但筆者認為,警權多行不義了,有人義憤填膺之際衝口而出的話語,沒什麼好批評的。孟子說:「聞誅一夫紂,未聞弒君」;如今政權罄竹難書,罵它一句re-fucking Shinna,殺人的不高興,大家豈可跟著踩?

廣告

在堅硬高牆底下,十足蹩腳的,惟小學雞與雞蛋。

抗爭中犯錯豈止幾隻小學雞?

廣告

小眾無權,更無話語權。雖說是三分天下了,卻只是限於民意支持份額的大致;在主流輿論場上的地盤,新的異見派恐怕連三十分之一也佔不到。均衡未達至,此期間,新興力量只好抵受「好事不出門、醜事傳千里」的宿命。如此不成比例,彷如香港政治裡的「六四黃金率」,反映到立會議席數目比例時倒轉而為四六。民主派要推己及人。在抗爭中犯錯的,豈止幾隻小學雞?

為青政說話的文章,只有非主流媒體《立場新聞》桑普、《聚言時報》小雷、《獨立媒體》阿恩、《本土新聞》原道真等人寫的幾篇;按自己意識形態批「支那」、「反華」、「辱華」的有,更多則是指摘宣誓者不尊重誓詞。倒是一直戰鬥在前線的老泛民李卓人一針見血:「你話梁頌恆唔尊重誓詞,咁誓詞值唔值得我哋尊重先?基本法對唔對得住港人先?」

要批判「支那辱華」,還是如何剎住港陸融合?

掛一漏萬、捨本逐末者眾,自有警世良文。區家麟的〈賄選案大問 ‧ 傳媒集體失明〉添馬男的〈鄭永健舞弊案冰山一角〉,指向同一個問題。同樣,一則陸媒《財新網》上的公司報導,應該更令港人聞之色變:「被稱為『中國默多克』的黎瑞剛最近再次擴張香港版圖,目前已佔據香港電影電視產業半壁江山,分别成為邵氏兄弟及TVB的第一大股東。」大家想想,今天香港的社運人、評論界,是要批判「支那辱華」、覺得要捍衛中華民族的尊嚴重要一些、切身一些,還是要認真想想如何剎住港陸融合、如何爭取港中區隔?

九七以來,整部特區政府機器的唯一終極運作指令就是港陸融合。從董建華到曾蔭權到梁振英,這個推土機一樣的指令,日以繼夜在香港地四百平方英里上無聲地轟鳴。要與這土地共命運很多個十年的年輕人察覺到了,遂要求區隔、分離、自決、獨立。政改普選當然好,但不再是年輕人的首要;誰當下一個特首,對某些利益板塊可能是關鍵,卻完全無助於制止京港統治集團對香港的蠶食。反融合的工作只能由民間組織和個人在全港每一角落裡去做,與立法會裡的進步力量裡應外合。

筆者誠心勸諭泛民朋友,不要因為青政等年輕人的政團曾經攻擊過、批評過泛民的路線、綱領、組織、政策乃至個人,而咬住「支那辱華」一事不放。耶教史上,路德1517年發動的改革運動意義重大,甚至最後還迫使羅馬公教進行了深刻的自身改良(1550年的Council of Trent提出廢除贖罪券,十七年之後由教宗批准廢除);然而,自路德把他的「九十五條論綱」釘在威騰堡諸聖堂大門上之後的三十年裡,新教批判的矛頭並不指向撒旦,而是對準舊有宗教教義。路德的批判,對當時的羅馬公教領導和信徒而言,真是「比粗口還難聽」。以史鑑今,旁觀當局,難道不可予社運裡這幾年的突變作善意解讀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