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辦公室內的民主

2015/5/12 — 10:05

5月11日,香港友好協進會領導層到保普選反暴力大聯盟中環街站,簽名支持通過政改。協進會會員之一、金融界議員張華峰都有到場簽名,他更即場打電話回公司,要求員工「自願」到場簽名支持政改。圖:蘋果日報新聞片段截圖

5月11日,香港友好協進會領導層到保普選反暴力大聯盟中環街站,簽名支持通過政改。協進會會員之一、金融界議員張華峰都有到場簽名,他更即場打電話回公司,要求員工「自願」到場簽名支持政改。圖:蘋果日報新聞片段截圖

今天看報紙,又見到有老闆強逼員工簽周融那份東西。這使我又有感而發。

我有一個十分之幫得手的同事,思維上是堅定地親建制派的。我沒有要求他要同意我的看法,還跟他說如果他有興趣,我願意介紹建制派朋友給他認識。

另外,在舊年律師會特別會員大會時,有一個幫我做事的同事給了一張授權票給我。這同事平時是不問世事的,所以我沒有立刻接受她的票,因為我起初擔心她可能是因為我是「老闆」而不好意思不把票交給我。我與她討論了很久,確定了她真的是知道議題是甚麼及她是真心支持,我才接受她的票。至於以上提起那位親建制同事,我更多次向他說,他不需要因為他在特別會員大會(或其他政治議題)上不支持我的看法而擔心,因為無論他的政見是如何,我都一樣十分欣賞他的工作表現。

廣告

看來我錯了 - 其實我應該強逼我每一個下屬去支持我的活動、簽我支持的每一個聯署、每一個「一人一信」!

言歸正傳,其實我在政治問題與同事的相處方式很簡單:既然我相信民主,就不能把我的看法強加在同事身上。如果我處處相逼,這就是真正的不民主。

廣告

註:以上只代表筆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他所屬律師行的意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