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辱人與自侮

2016/10/17 — 16:25

近日,我城掀起了一陣反對「辱華」之風,不禁令我思考,何謂「辱」?又所為何事?

筆者查考《商務漢字精解字典》,原來「辱」字本意是指「手持農具做農事」,但亦可解作「恥辱」,「辱」與「榮」相對。一方感到受辱或屈辱,相信是由於另一方作出「侮辱」性的舉動,如辱罵、凌辱,或污辱……

或曰,「支那」一詞,挑起了昔日日本侵華,國人飽受凌辱之痛,雖然「支那」一詞沿用已久,但民族傷痕仍在,且出自立法會議員宣誓之時,誠屬不智。加上當事人又以口音作辯解,徒惹更大爭端。對此,涉事議員作為負責任的從政者,確應坦誠回應,不容迴避。

廣告

不過,在批評當事人的同時,我對眾多指控「辱華」者,對「辱華」的標準,不禁產生若干疑竇。如果國家民族或國體是不容侮辱的話,那麼,下列事件,是否應歸入「辱華」之列?

自新中國成立後,多少國人因「革命」之名,在歷起政治運動中枉死或非自然死亡,這難道不是對中國人民最大的「凌辱」嗎?

廣告

如果上至大躍進因「人禍」致死者,下至汶川地震受豆腐渣工程喪命的學生數目(還有眾多事故死傷者人數),都成為國家機密的話,這是對生命尊重,還是侮辱?

中華傳統文化價值,先被火紅革命所摧殘殆盡,復再被空泛的「中華民族」觀所騎劫,誰是「辱華」之元兇?

世界第二大的經濟強國, 無視社會底層人士的困苦,是誰在「羞辱」他們?是誰將他們活著應有的尊嚴奪去,並且飽受「凌辱」?

無辜的中國公民因壓力與恐懼而「『被』認罪」,是誰在「羞辱」公民?是誰在「羞辱」司法?

掌握公權者違法,卻以「執法」為名,粗暴地踐踏法律,是誰在「侮辱」法律?

高幹口裡責罵美國霸權,反共反華之心不死,為何卻千方百計將家人子女送到美國?多少中國媽媽,為了給子女取得一本外國護照,「不作中國人的孩子」,是誰不尊重共和國的護照?

號稱「為人民服務」,以解決「溫飽權」為成就的「人民政府」,為何竟縱容問題食物、毒奶粉於不顧?到底是奧運金運及航天成就重要,還是底層人民的需要與尊嚴重要?如果「國勢」優先於「民生」,是誰屈辱了誰?

號稱「人民」的解放軍,卻為捍衛「一黨天下」而屠城,黨指揮槍,以黨竊國,這難道不是「有辱中華」嗎?

天安門母親,被禁止到墳前拜祭,陷中華傳統倫常綱紀於不顧,這豈不是「辱華」之大惡嗎?

……

或曰,日本侵華,涉及民族存亡危機,「支那」一詞,乃所有熱愛中華民族者所不可忍者。那麼,中國人的掌權者與政權,對自己國民的殘害,難道又可以縱容嗎?那些熱血沸騰地批評某些人的言行「辱華」時,何竟卻對更大規模,涉及更廣泛層面的「辱華」卻予以容忍,視若無睹?

漢武帝出使匈奴而被扣留的蘇武,面對匈奴多番利誘歸降,不為所動:「屈節辱命,雖生,何面目以歸漢?」(《漢書.蘇武傳》),最後持節不屈十九年。其實,榮與辱之間,更重要者,在乎人格的整全(integrity),是否有統攝一切的信念與價值,將人的言行思想統一起來,而不是言行不一,偽裝虛飾,人格分裂!個人如是,一國亦然。

這令我想起孟子曾說,「王何必曰利?亦有仁義而已矣」(《孟子.梁惠王章句上》)。重義輕利乎?或重利輕義?這是個人良知與人格的抉擇。有人擇善而固執之,不為利益所動,有人見利而忘義,卑恭屈膝。榮辱之間,端在人格主體所看重者。

其實,孟子很早便洞識其中的關鍵:「夫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家必自毀,而後人毀之;國必自伐,而後人伐之」(《孟子.離婁章句上》)。此話誠然。

 

(註:以上只代表筆者個人意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