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辱警罪與言論自由

2017/5/15 — 14:01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最近尊貴的梁美芬、何君堯和張國鈞議員提出要就辱警行爲提出私人草案嘗試立刑法禁止下列行爲:

侮辱執法人員罪 — 

(1) 任何人蓄意對執法人員在執法時干犯以下行為—

廣告

(a) 使用滋擾性(abusive)或辱罵性(insulting)的言語

(b) 進行滋擾性(disturbing)或辱罵性的行為;或

廣告

(c) 展出滋擾性或辱罵性的標語

(2) 任何人干犯第(1)款所訂罪行,一經循簡易程序定罪,可處第1級罰款。

(3) 任何人重犯及惡意觸犯第(1)款所訂罪行,最高可判處第2級罰款及監禁12個月。

(4) 除非有關的人知道或理應知道受害人是以執法人員身份行事(視屬何情況而定),否則並不干犯本條所訂罪行。

先前已經有人寫過關於起草者文字功力不足、法律用詞奇怪甚至不清晰的問題,現在就讓我談談假設上述條款真正進入香港法律時會和基本法中保障的言論自由有何衝突,在論述過程中我也會談談另一個現行用來保障司法制度不受侮辱的蔑視法庭罪如何在言論自由的框架之下運作,以及嘗試回應一下不少人的疑問,如爲什麽有蔑視法庭罪而不應該有這個梁美芬版本的辱警罪。

基本法第27條保障了香港居民享有言論的自由,在吳恭劭燒國旗一案(HKSAR v Ng Kung Siu)中,當時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李國能在判詞中說:「發表自由(Freedom of Expression) 是民主社會的基本自由,也是文明社會及香港的制度和生活方式的核心。法院對其憲法性的保障必須采納寬鬆的解釋(Generous interpretation)。這種自由包括發表大多數人認爲令人反感或討厭的思想,及批評政府機關和官員行爲的自由。」

在一直有關限制人權的案件中,法庭多數就會問究竟如此的限制是否在法律上有清晰訂明(Prescribed by law)然後又會問如此的限制是否有正當目的,如保障他人權利和名譽、保障公共秩序等。最後法庭就會再問究竟如此限制是否與想達到的目的有關係以及是否恰如其度(proportional)不多不少。

你可以看到法庭的取態會視保障人權為起點,所有限制會被視爲例外情況。很多人已經對其擬定法律的用詞提出不少的質疑,如在判定究竟一些言語、行爲和標語是否「滋擾性」和「辱罵性」是用犯事者主觀標準還是客觀看法,還是如盜竊罪般中的不誠實的定義那樣,必須要同時符合主觀和客觀標準,當然這可以交給法庭用案例來回答,但是如果明知有問題又要交給法庭不是有點反智嗎?

再者,除卻用字不清晰外,從梁美芬的版本中我們可以看到這是一個單純以一個人的言論或者行爲表達就可以將其定罪的條文,如此的舉證要素相當簡單,連是否會構成周遭安寧破壞或者令到該執法者感到受威脅也不用考慮。法庭必定會加以檢驗如此以言詞、行爲表達定罪就可以將人定罪的條文與言論自由之間的合理平衡。在處理這個辱警罪與言論自由的衝突時,法庭會問如此限制的正當目的是什麽呢?以及如此的限制是否恰如其度?

在這裏,我們必須檢視一下另一個本質上與辱警罪有點相似、控罪上同樣可以以一個人言詞、行爲表達將其定罪的罪名 – 蔑視法庭罪。在律政司司長訴東方報業集團有限公司一案中,法庭認爲蔑視法庭這一個刑事罪名雖然限制了人們的言論自由,但這一限制是有其保障公共秩序的作用,確保了公衆對適當執行司法工作的信心不致被削弱以致法治遭破壞。

雖然蔑視法庭罪可視爲一個對發表自由的可容許限制,但在黃陽午對律政司司長一案中,上訴法庭在考慮惡意中傷(Scandalising)法庭這時將其控罪精要說了出來:

「控方必須證明其行爲或者言論是有意地去干擾司法工作,並因此令到司法系統的運作有可能(real risk)受到干擾。」

提出上述侮辱執法人員罪的議員們也許認爲他們提出的限制是可容許的,因爲就如蔑視法庭一罪般,他們提出立法的理由就是去保全執法制度的尊嚴、保全公衆對執法者的信心。但是從上述草擬的文詞來看,就算法庭認可這是一個正當理由去限制人們的言論自由,上述的法案都做不到恰如其度。

正如蔑視法庭一罪中,控方仍需證明其言論會令到司法系統的運作有可能受到影響。但是在草案中,我看不到如此的要求。如果單純地因爲一個人在街邊和警察一句口角或者對其展開比較嚴苛甚至謾駡的批評就可被控上述罪名,這未免是對言論自由的極大的限制和踐踏,要知道人們接觸警察必定會比接觸法庭而對其心生不滿的機會爲高,試想想每天走到街頭都要害怕被如此寬鬆的刑事罪行盯上,這還不是寒蟬效應是什麽?再者,如果議員們説的是要確保了公衆對適當執法工作的信心,那現行的阻差辦公罪已經足夠,我看不到要再立另一條法律的理由。

在東方日報主編蔑視法庭一案有個退休法官説過一段相當精警的話,就讓我引用他作結:

Publication may cause needless pain, distress and damage to individuals or harm to other aspects of the public interest. But a freedom which is restricted to what judges think to be responsible or in the public interest is no freedom.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