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浩恩

梁浩恩

政治系畢業,輕度 Asperger 患者,喜歡下國際象棋,讀書和寫作,健身和游泳。

2019/8/10 - 16:38

迷惘時代

photo credit: Pixabay

photo credit: Pixabay

1. Andrew 翻看中學同屆的 Whatsapp Group 中,雖然絕大多數都是支持做運動的同學,但是每天都看著做運動的各種消息和傷勢,心情自不然煩悶。雖說支持,但看多了也會生悶氣,群組也只有那兩三人有能耐心不斷接力出 Post。

想要談賺錢?還不到要攀比銅臭的歲數;如果要講老婆仔女,也不到那個年紀。

這時,他想起已經開始用了交友軟件一段時間,但是只有最近在工作上拍了一些硬照放上去交友軟件,才真真正正開始有了一些女生 Match 自己。

廣告

Andrew 不經意放上去群組問一問同屆今晚和女生約會的意見,沒想到一時沉寂的群組突然多了幾十人回應,比相約做運動的時候還多幾倍。「你想溝女?」由成人影片,到自己的性經驗,道德觀和價值取向,PUA,不同 IG 女生所代表的型,性格心理測驗,照片判定技巧等等,各流各派大和解應有盡有。

原來能化解冷漠和仇恨的,還是愛。

2. 約會時,對方提出了一些 Andrew 從來也沒有想過的問題。

「你在 App 約會過多少女生?」只有兩三個約出來見過面,但多數也是無疾而終。因為對於一些基本的約會禮儀還是很生硬,有不知道如何開口邀約一直 Pen Friend,也有後來知道本來等幾天後才再問會比較好,但是約會完之後過快示好不斷追問對方,顯得很猴急。說到底,不理解和懂得合理地表達自己情緒。

「你之前有過多少女朋友?」只有十一年前的一個女朋友,很短三個月。原因也是不理解和懂得合理地表達自己情緒,過多神經質和疑心病。社交能力弱不單令中學和大學同學聯絡都較少,也因為這樣女生都覺得我是怪人,生人勿近。算是能修補關係的,也只有部份的中學同學,其他早已失聯。  

「你有沒有很多朋友,平時怎樣消遣?」最近的確多了結識朋友,有一些上網聊天最後變成好朋友,會相約喝酒聊天,但是因為工作關係和之前十年破掉了不少交情,雖然開始多見舊同窗和網友,但還是比一般人少。  

「你學那麼多東西,看上去很空閒」工作的性質是興趣班的上門導師,上午很多時間空出來,用來學習做飯、健身、編程。只是人工不高,回答是別人可能會覺得這人游手好閒不務正業,但暫時也不覺得讀上去有任何意義,只能慢慢多學一點點實際的技能。

他不想說謊,但又覺得誠實地回答時,答案卻連他自己都覺窘。

3. Andrew 回到家中躺床上,床下暗藏的 LED 燈映得天花暗紅,耳中塞住了一年前用 AsiaMiles 換的 AirPod,聽著朋友推薦 Tommy 仔在 E-Kids 唱的舊歌。
輾轉反側。和一個相熟的家長聊天,她說以留英碩士學歷還只是做興趣班導師的人工的確不太體面,女生也可能會覺得這個男生不上進,和他一起並沒有前途。但是她也說,以 Andrew 的學歷、語文能力、教學的能力,理應自己問學校和補習社賺多一點錢才是。

可是,Andrew 他自己怎麼想?已經二十八歲了,事業好像還是一事無成,只能教一些興趣班糊口,再教一點點殘疾學生和低收入家庭好一圈假性光環,而這卻還見不得是專業。他有時也會想起之前的那份 MT 工作,想起當時自卑得以為自己的一份 MT 工作就是他每天能抬起頭,交友軟件上意氣風發的原因,又想起過去兩年工作上的溝通和性格不合,有些際遇和褔氣自己始終無褔消受。

再想起大學還沒畢業時,社會對自己說,自己將來如何是社會的支柱,如今卻是如斯田地。心裡默默念著九年前,林老師課上教韓愈的「醫師之良」,也許自己也只是這般材料,能在這世勢勉強糊口應當慶幸。

Whatsapp 錄音過後是張學友的望月,聽著歌望著天花板時他想起了這許多事:十一年前的舊女友、自己過往的得失、剛約會女生對自己的想法、自己將來又如何能回答女生那幾道問題、同學的各種建議和心法;但是念頭一轉,又覺得約會對象之前的男友都是 iBanker 自己又如何能攀得起,而在這種大時勢中還這麼無聊無能地想著這些個人無關痛癢的得失很可笑可悲。

既不夠堅強,又不夠軟弱,這一刻他恨自己就像和理非,就像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