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追求命運自決 議會全面抗爭

2016/10/20 — 21:03

民主派在首日會議不滿選主席程序不公,紛紛撕毀選票。

民主派在首日會議不滿選主席程序不公,紛紛撕毀選票。

新一屆立法會推選主席,民主派資深議員梁耀忠居然臨陣退縮,把主持會議的重任讓給建制派議員,結果罵聲四起。今次事件民情洶湧,豈止是不滿梁的慌張逃避,更反映今時今日,民主派支持者強烈期望議會內全面抗爭,而且是寸土必爭。

這確是雨傘運動後港人面對香港前景的應有策略。追求命運自主,是雨傘運動的訴求,却未竟全功,市民怎會遺忘,而北京當然亦緊記心頭,部署反制行動。兩年以來,特區政府一手硬一手軟,一面有理無理檢控雨傘運動示威者,一面加強學校內外的青年工作,而北京更不避嫌疑,無微不至,以各種途徑,統籌建制派議員的行動,甚至運籌帷幄,部署議會選舉,圈定支持人選和組織投票動員。

可以說,香港政治現時不僅按不合理的政治規則運行,更以不合理的方式操作。如立法會,一半議席由二十七個功能組別推選代表組成,其中多數席位由公司票和組織票投票產生,而直接選舉又分五個地區以多議席單票制進行,兩者均有利以北京為協調重心的政治建制,避免同陣營惡性競爭,也方便選民配票,以謀取最多議席。

廣告

更甚者是,近年不論區議會和立法會選舉,都出現不規則現象,如大量種票、運送院舍長者到票站投票、票站删改投票紀錄、組織在內地居住的港人返港投票等等,使本身已不公平的制度,變得更不公平。

結果,社會上少數派變成議會內多數派。特別是梁振英上台以來,他們更不懂自慚形穢,而且有權用盡,憑藉他們過半的票數,僭奪立法會內主要職位,以便控制議程以至議會運作。換言之,建制派因不公平的選舉制度而佔盡便宜,然後得寸進尺,由支配議會整體決策,進而微控各個委員會的具體運作。

廣告

面對如此局面,民主派若再墨守成規,繼續遵守現行少數服從多數的原則,在議會內注定是永不翻身的失敗者。因為建制派的策略是多數壓倒少數,而且贏者全勝、不留餘地。民主派即使如梁耀忠般主動讓步,除了形象敗盡,也換不到什麼,建制派甚至多謝也不說一聲,穩拿席位之餘,也順手取得決策程序所賦予他們的認受性。

與其坐以待斃,民主派倒不如反戈一擊,以全面不合作的抗爭行動,癱瘓議會運作,迫使建制派退讓。無疑,建制派在70個議席中佔40席,穩奪立法會主席、內務委員會、財務委員會及屬下兩個委員會正副主席職位,但假若餘下30名非建制議員可以通力合作,認真對待甚至質疑每項會議議程、程序、政策建議,並踴躍提問和發言,加上定期點算開會法定人數,會議時間勢必不斷延長,甚至弄得沒完沒了。

個別會議時間延長即使還可以應付,但上述幾個大會如果同樣曠日持久,再加上18個事務委員會個個照辦煮碗,會議時間捉襟見肘,立法會將難以有效運作。到時政府在財政撥款、人手增聘、法例修訂等都要面臨停頓的威脅。

但建制派沒有自知之明,自恃掌握過半票數,打算壟斷18個委員會中大部分職位,已觸發反建制議員全力反撲。其中27人報名加入所有委員會,而建制派為求人數佔優,亦派出更多人參加,結果使16個委員會有超過60人報名。但委員會成員越多,法定開會人數越高,流會機會亦越大,而民主派若能全數出席會議,就有機會控制討論內容和決定,甚至決定是否流會。

除非建制派每個委員會每次會議也能接近全數出席,否則稍有差池,議會內屬於少數的民主派可以成功突襲,變成會議中的多數派,而即使建制派奉陪到底,大家也會疲於奔命,特別是貴人事忙的工商界議員能否長期付出沉重代價,實屬疑問。

民主派的委員會霸位戰雖然只展開了幾天,建制派看來已經招架乏力,終於讓出五個委員會的主席位置。民主派應該再接再厲,以集體協作同時多走兩步,在議會內主導議程,反控建制派,一面力求修改議會規程以分享權力,一面以有力的政策訴求,爭取市民的支持。

不錯,梁耀忠有權不用,使民主派在偶然遇上的歷史關頭失諸交臂,但也讓大家清楚看到,全面抗爭的年代已經開始,要麼作好準備,隨時衝鋒陷陣,要麼告別江湖,退出歷史舞台。

原刊自由亞洲電台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