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退休法官王式英:大學條例任由CY隻手遮天 港人應團結爭取修例

2015/10/17 — 11:30

編按:本文按王式英在《立場新聞》發表的英文文章 UNIVERSITY AUTONOMY, ACADEMIC FREEDOM & INDEPENDENT GOVERNANCE 為藍本撰寫。

在 George Orwell 名著《1984》中,文化教育機構叫做「真理部」。它牆壁上刻劃口號是:戰爭即和平;自由即奴役;無知即力量。「真理部」教授的都是政府認可的「真理」,除此以外不容公眾作他想。用今日的話講就是兩個字:洗腦

眾所周知,中共洗腦。連中國人自己也知道,因此他們才會把中宣部等審查機構戲稱為「真理部」。2014 年,一名騰訊網編輯因在網上聲稱收到「真理部」的指令,被炒。

廣告

香港人從來深知抗拒洗腦。2012 年,「反國教」運動成功抵禦政治意識滲透香港中學。至於大學,過去好歹一直保有學術自由,直至今年起,傘運後:

3 月 20 日,梁振英委任前教育統籌局局長李國章加入港大校委會,85% 港大教職員對他表示不信任,並稱他為「惡霸」;

廣告

9 月 29 日,香港大學校務委員會涉因政治理由及梁振英干預,否決由前法律學院院長陳文敏出任副校長;

10 月 9 日,梁振英委任何君堯及陳曼琪出任嶺大校董會,前者曾於傘運期間發起「保衛中環」行動,讚揚警方表現克制和善,後者則曾代表潮聯小巴申請旺角佔領區禁制令,嶺大學生會形容梁振英使嶺大「群魔亂舞」。

然而香港人不甘做順民。同樣在 10 月 9 日,多達 4000 人在港大中山廣場集會。他們打著「堅守院校自主 不容黑手介入」的旗號,抗議校委會否決陳文敏出任副校長。劉進圖、吳靄儀、林夕等人,到場支持,輪番上台發言。

其中也包括高等法院原訟庭前法官王式英。一頭白髮,身穿黑襯衫的他,手執講稿,在台上滔滔演說。作為一個資深司法界人員,他看「院校自主」的問題,從法律講起;提出的解決方案,也從法律出發。

My emphasis is on autonomy, guarenteed by the Basic Law; academic freedom, guarenteed by the Basic Law...The governance must be in the hands of each university.

《大學條例》違反《基本法》原則

王式英首先引述《基本法》第 137 條:

各類院校均可保留其自主性並享有學術自由,可繼續從香港特別行政區以外招聘教職員和選用教材。宗教組織所辦的學校可繼續提供宗教教育,包括開設宗教課程。

這一條本應能夠給香港足夠保障。問題就在於,現行《大學條例》對香港院校的「自主性」與「學術自由」,與其說是保障不足,莫如說是埋下殺機。

王式英以港大為例,直言「條例賦予特首極大權力」。他不僅有權任命七人加入校務委員會,其影響力更延伸至由校委會任命的另外六人。換句話說,特首可直接或間接委任的校委會成員,高達十三人。

「因此,特首對校委會決策、學校和老師的政治取態,有相當程度的影響。」

不僅如此,王式英指出,法例更容許梁振英任命港大最高管理人 — 校委會主席。事實上,翻查八家大學的法律條例,均可發現各校的最高管理人,均由特首委任。此外,梁振英亦同時掌控委任多家院校約半數人員甚至更多的權力。(詳看文首圖片)

因此王式英定讞,現時大學條例完全不符合《基本法》原則,亦令中共可對主導香港核心價值的機關 — 大學 — 施加決定性影響。

其實《大學條例》早已沿用多年。過去之所以無風無浪,是因為人民相信特首不會「有權用盡」。而過去,特首亦確實不曾有權用盡。

直至現在。「沒有人預計過,特首會以政治理由,如此動用大學相關法律權力。」王式英認為,是來自中共的政治壓力、港府的施政困難與及因雨傘運動而起的嚴峻政治氣氛,令形勢改變。正如梁振英在本月 12 日公然道:「條例不單止給行政長官有若干指定權力,亦給行政長官一些指定的責任。行政長官作為香港首長和政府首長,不能迴避這些責任。」

王式英以此作回應:「由一名親北京、極不得港人信任的政客使用這種政治權力,正是香港現時面對的矛盾之處。」

修訂不應各校各法 而是全港責任

根據王式英觀察,由於現時八家大學均各自受其特定條例約束,面對梁振英干預,各校學生會與校友亦選擇各自表態,發起修例行動。王式英認為此舉儘管可行,只是在八大戰場打的,都會是一場硬仗。「這是正確而長遠的行動嗎?」王式英問。

他認為,與其各自為政,還不如團結一致。

「香港人能夠、亦應該團結起來,一同討論大學管治這個最重要的議題。」王式英說,《大學條例》不只限於大學,而涉及公共領域,因為大學除了是培育下一代的土壤外,更是香港司法獨立的未來。

「大學自主及司法獨立的關係,比許多人想像的要更實在、更重要。」他直言,以港大法律學院為例,倘若它「未能享有獨立自主權利,香港的未來律師及法官,又如何能保有獨立思考?」事實上,王式英認為正因港大法律學院的獨立精神對雨傘運動有所貢獻,中共才會感到不滿。

因此大學自主是全民的事,修訂大學條例也不應各自為政,而要全民一同參與。

「香港必須抓住這個根本問題。」他說。「這個問題需要一個劃一答案。」

王式英為全民參與解決大學政治干預的問題,概略提出一張路線圖:首先港人應一同討論,完善的《大學條例》應該是怎樣的模樣。其次,大家要討論如何達到這個目標。他認為,香港必須在未來數星期內行動,引發公眾參與。例如大學可以組織論壇,並作現場轉播,讓全港市民可以看見。

他認為,若港人能夠取得共識,那政府便可望依從人民意願,進行立法。王式英預料中共及港府肯定會動用所有力量,阻止港人表達訴求,「但終究港人意志才是最重要的。當公眾真正發聲,提出他們的訴求,當權者終將面對,否則便須承擔惡果。」

為下一代努力

王式英說,司法機關及大學,作為香港核心機構,均對港人的生活方式、價值及信念,至為關鍵。這些機構雖以公帑支持,但不是特首及中共的政治工具。恰恰相反,港人應對它們特別保護,以免它們被逼受特首和他的「主人」隨意擺佈。

「為高等教育付鈔的納稅人,應對香港公立大學的獨立管治有發言權,保障它免受政治干預。」他強調,不管是親政府還是反政府、親共還是反共的人,都不應在特首的操作下,大量加入學校管理機構,否則將難以避免政治操控嫌疑。

「我們須為下一代努力。」他說。「這是我們的當務之急。我們必須密切注視事態發展,並確保它盡快 — 展望在六個月內 — 得到解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