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退休警對特首選舉的一點心聲

2017/3/23 — 15:45

2月22日警員協會集會,過萬警員出席。

2月22日警員協會集會,過萬警員出席。

【文:藍思華】

我是個退休人士,當了警察三十多年,算是個「老差骨」,自認都頗開明包容,就連女兒當年參與佔中,我也只覺她是「貪得意」。直到去年旺角初二的暴動卻完全超越了我的底線,我跟女兒吵吵吵,吵到最後老婆勒令在家中不准再談政治。

其實社會有不同聲音,年輕人總是熱情衝動的,但近年來社會的分裂與吵鬧都令我很疲憊。我只是希望女兒別要黑警、黑警的叫,但卻換來她仇視的眼光。

廣告

那一刻,我真的受傷了。不少人以為當差是優差,但在八十年代經濟起飛,人人魚翅撈飯、風山水起時,我們仍是賺那一點點的人工。在街上巡邏也動輒被人問候母親,總算勤勤懇懇的捱了三十多年,但得到的卻是女兒藐視的目光,好像我用這工作這份糧養大她,對她而言都是一種侮辱似的。

我不明白,為何大家要為遙遠而不切身的政治事件、立場,令到親密的家人都視為仇敵?我確切的感受到香港社會生病了,沒了期的紛爭只會把香港拖垮。

廣告

特首選舉前夕,當梁振英表示不競逐連任時,我心裡其實很高興,覺得換走了最富爭議性的人,香港總算可以走出紛亂吵鬧的局面了吧。本來我對三位候選人都沒甚想法,只希望早日完了選舉,就能開新的一局。但近日看報紙、電視,眼見最高勝算的林太民望已跌到負位數,再看林太近日的表現,處處惹火的言論、反口覆舌的態度、戚眉戚眼的表情,如果她這樣都能當選,我真的很擔心,未來五年或十年會是怎樣的光景?

為此,我做了一樣自己以往從沒想像過的事,我走到樓下的區議員辦事處,跟議員深入的聊了好幾次,我明白他們身在其位,有很多指令要守,但我也請求他明白我們作為市民的心聲。

也許是我的堅持,又也許是他都受了太多壓抑,他都說自己都明白,也希望社會不要繼續分裂下去,他也希望善用自己一票,但他也明言:很多事不能說得太白,很多事很容易見光死。

我把希望寄託在這樣虛無縹緲的話上,真的相當可悲,但除此以外,別無他法。唯有如此,繼續用一點點誠意去打動身邊的人吧。

後記

這篇文,是女兒替我執筆的,可算是我跟女兒破冰後的一個見證。她跟我不一樣,是個白票支持者,但她說我願意自己去遊說區議員,算是個成功的公民教育個案,因此幫我寫出來,讓不同立場的人都走多一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