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退出民主黨中委 鄺俊宇:好期待區諾軒做主席

2015/1/29 — 20:23

民主黨創黨成員張賢登,早前與被視為其徒弟的元朗區議員鄺俊宇,低調辭去黨內中央委員職務,惹來揣測。有指二人辭職的原因,是有人不滿黨內老人政治猶在。鄺俊宇接受《立場新聞》訪問時,堅拒正面評論,但也不作否認,只多次強調自己不是口出惡言的人,但他委婉地笑稱,「我仍然好期待區諾軒做主席,我可以協助佢」。

因其獨特的「治癒系」輕文學風格,鄺俊宇在網上氣爆燈,其個人Facebook專頁甚至有超過11萬讚好,是民主黨專頁的6倍有多。在黨內外都前途無限,甚至有傳他是何俊仁辭去「超級區議員」,以發動變相公投後的熱門接班人,他相信辭中委之舉未至於如坊間所言般,誇張到斷送自己的政治前途。

「有人甚至話我係咁樣即係『政治自殺』,話我2016唔使選立法會啦?第一,我覺得民主黨唔會因為我辭任中委而褫奪嘅政治領袖資格;第二,對我嚟講,真係好緊要咩?我覺得唔係。」

廣告

鄺俊宇在訪問中透露,去年中委選舉後,其視為師父的張賢登已決定離開,於是決定因情義而跟隨師父辭任中委。他更在辭職信中表示,「職位重要,但情義更重要」。

「如果畀我揀多次,我都會跟師父走。」他不諱言,自己十分感情用事,又自言從工作到文字都非常老土,但覺得從政者有時就要老土,「如果我師父離開,我冇咗份情義,當冇事發生留喺原位,我做唔到囉。」

廣告

黨內大佬文化有否改善? 鄺:正在「轉system」

那麼這次師徒二人同時辭任中委,是否真的如坊間一些報道所指,民主黨內有人不滿元老級人士「垂簾聽政」、「老人政治」?鄺俊宇稱不便批評是否張賢登日前回應《經濟日報》時所講的理由,但承認曾經梳理過此事,並笑言「已經非常之『治癒』啦!」

此外,鄺俊宇斷言否認自己不滿何俊仁辭職公投的傳聞,認為何俊仁辭職是很大犧牲,「佢呢個舉動好好」。當初選擇低調,就是怕自己的看法容易被歪曲,這令他最感到有壓力和不開心,「有好多人會批評自己嘅同伴,來博得別人嘅掌聲,我唔鍾意咁囉。」

對於今次退中委一事,他表示很感恩的,是發現黨內外的人對「乳鴿」(民主黨內年輕人輩)都很有期望,甚至有些激進民主派的朋友,也傳訊息給他為他打氣,並叫他不要退黨。他指,為免被攻擊,本來打算低調處理今次辭職,但結果竟是收到不同立場人士的支持。其實很多乳鴿都經常被人勸籲離開過於溫和的民主黨,對此鄺俊宇稱:

「我是個很想求變的人,希望個地方愈變愈好,你唔會話(特首)梁振英做得差就移民架嘛,我係好飲水思源,如果個地方有問題,我會留低落來令佢變得更好,多過棄守。」

他又強調,民主黨內乳鴿已不斷在黨內作出努力,例如黎敬瑋做形象,區諾軒和羅健熙做很務實的黨務,他自己卻想專注做外圍的工作和地區實幹。他又引用日劇《Change》的結局,以及木村拓哉飾演的朝倉啟太角色,來比喻自己對地區工作的熱情。

民主黨應更走近群眾

問到覺得黨內「大佬文化」有沒有改善,鄺認為進步一定有,但要看是多是少,他引用羅健熙的講法,「Nokia機如果肯轉用Android系統,當年其實真係可以『殺番轉頭』架嘛!」現在的而且確是正在「轉system」。

他認為民主黨在兩傘運動後,應更積極和走近群眾,正如他在佔領期間,低調地帶口罩眼罩走到旺角佔領區,「要冒住好似會畀群眾鬧(的風險),但如果你有啲誠意,例如我到旺角,唔係用民主黨身份,而去走近群眾,唔需要人聽『我落咗嚟啦』。」

他強調,民主黨內的年輕一輩,既要堅持自己立場,亦推動民主運動,更要保持年輕人的「火」,「年輕人應該要有自己意見」。

至於身為人氣作家,很受年輕人歡迎,會否對民主黨年輕化有利?鄺指曾以散文形式在網上撰文幫人尋親,結果成功,近期又因寫雨傘運動的故事後,而吸引到數以百計的人到其辦事處登記做選民,他認為這十分有意義,「大家(乳鴿)喺唔同崗位發揮緊」。

他希望可以像他尊敬的前美國總統林肯,用故事說政策,以吸引從不看政治版的年輕人做「首投族」,但稱自己只在做實驗,還未能評估效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