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退出《禁止酷刑公約》 是因噎廢食

2016/3/28 — 19:33

資料圖片:李少光

資料圖片:李少光

近日,所謂「假難民」問題可謂鬧得沸沸揚揚。論其源頭,始自部份媒體連續多月披露,有人借現行酷刑聲請機制來港,並在審核其難民身份期間成為黑工,甚至受僱犯案。直至北京舉行兩會期間,前保安局局長李少光提議中央容許香港退出聯合國《禁止酷刑公約》,事件開始備受關注。部份親建制派媒體亦開始附和,聲稱只有退出聯合國《禁止酷刑公約》,才可從根本上解決酷刑聲請機制被人濫用的問題。

在談論香港應否退出《禁止酷刑公約》問題之前,我們應該先了解一些事實。首先,有人和媒體不斷宣稱,酷刑聲請機制已經被人濫用,但是根據人權組織 Vision First 的統計數字,入境處在 1993-2013 年間收到了 1.2 萬宗「酷刑聲請」申請,卻只有兩個個案的聲請得席,成功率只有 0.016% 。其他歐美國家的成功率,則大約在 20% 左右,遠高於香港。我們實在難以理解,在這麼低的成功率之下,「酷刑聲請」被濫用的理據從何以來?

其次,我們必須理解《禁止酷刑公約》究竟是什麼。《禁止酷刑公約》全稱為《禁止酷刑和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公約》,這是一條建基在《世界人權宣言》第5條和《公民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 7 條基礎之上、旨在消除世上所有酷刑行為的公約。簽署這份公約的象徵意義,乃是旨在向國際社會承諾,本國不會為了向任何人取得情報或供詞而使用酷刑,將情治和執法機關使用酷刑,列作刑事罪行。

廣告

不會驅逐曾經遭受或有機會遭受酷刑的受害者,只是該公約的其中一部分,不是締結公約的根本目的。即使假定「酷刑聲請」被人濫用的說法為真,若因此而退出公約,如同向國際社會宣示,香港(乃至中國)將不再保證審訊期間使用酷刑,或者將執法者使用酷刑列作刑事罪行。即便退出公約後,不會修訂或廢除禁用酷刑的原有本地法例,其香港(乃至中國)的國際形象,也必然因此而受損。由此可見,退出公約的建議本身是本末倒置、因噎廢食。

更重要的是,《禁止酷刑公約》是以主權國為單位簽署的。香港作為中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不可能自行宣佈退出,世上也從無一個主權國轄下的行政單位,曾以單獨身份退出公約的先例。提議香港退出公約,間接等同要中國跟着退出。問題回來了,即使所謂「假難民」問題為真,而「假難民」只能夠靠退出公約解決,如中國根本沒有「假難民」問題,何解要為了香港而退出公約?

廣告

當然,從技術層面來說,也可以是中國先行退出公約,然後再次加入,在再次加入時表明香港不會簽署。可是不論哪種方式,都會使國家的國際聲譽受損,而國家在此行動中根本毫無任何得益。為了照顧香港的地方利益,卻要整個國家賠上國際聲譽,難為部份建制派竟然還有膽提出來。為一己之利妄顧全國之名譽,試問這是算哪門子的「愛港愛國」乎?這還未算整個退出過程,需時約要一年,而且退出後還要廢止現行「酷刑聲請」的本地法律,需時則會更長。

因此,我們應從實事求是的角度,解決「酷刑聲請」的問題,而不是胡亂提出退出公約的建議。保安局提出修訂現行《入境(未獲授權進境者)令》第 2 條,將「未獲授權進境者」由包括來自內地、 澳門及越南的非法入境者,擴闊至涵蓋所有國籍的非法入境者。修訂過後,任可國籍的非法入境者均可被視作《入境條例》第 VIIA 部的相關條例,而予以遣返。至於特首梁振英近日提出開設羈留中心的建議,似乎有點問題,因為根據 2008 年的上訴庭裁決,現行《入境條例》 第37ZK條只可羈留等候被遣送離港的酷刑聲請人。羈留正在等候最終裁決的酷刑聲請人是否合法,則需再一步研究。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