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送中」是警告美國的手段?

2019/6/14 — 17:27

【文:卓犖】

「送中條例」發展至今,有兩點令人費解的。第一,為何急需通過修訂?第二,為何要如此強硬態度面對反對聲音? 

為何偏要在六月上大會?

廣告

林鄭急於通過修例是最令人摸不著頭腦的。如果純粹是為了借修法立功,以香港的政治生態,只要稍為修改一下,再搞些說明會之類,將部分有勢力的社會團體中立化,下個立法年度再提交,在親建制控制的立法會內必然通過。但她不單要堅持本年度內通過,還選擇六月份,而不是七月中下旬有大量港人外遊之時(主席可加開特別會議)。明知六四及七一都是香港的政治敏感期,她偏偏要選在這期間直上立法會大會,這不是更容易讓反對者動員嗎?

不少論者已指出修例本身並無急切性,陳同佳案只是借口已是路人皆見,且台灣已表明即使香港成功修例,亦不會同意移交。其他人早已聞風離港,還會留港束手就擒?即使真的有,自可動用「洗頭艇」或者由有關人士「用自己方式出境」,更快捷更準時。

廣告

強硬只為「修理香港」?

針對第二個疑問,或者有人會認為林鄭只是傀儡,執行中共「修理香港」的任務。林鄭的「6.12 講話」已說得夠明白﹕「事實放在眼前,自回歸以來,每當涉及中央與特區、內地與香港的議題,都會被部分人士,挑起矛盾和紛爭。……但不論贊成、反對,表達意見的方式都有底線。」她的「媽媽論」更為明顯﹕「母親教導兒子」打比方:「如果我每次都只遷就我的兒子,我想短時間我們母子關係會很好。但當小朋友成長,他因為當時的任性,而我去縱容他的任性行為,他會後悔:『當時媽媽為何不提醒我?』」林鄭只是傀儡,北京更全面管治香港這一觀點已被不少評論者提出(近者見劉細良〈香港反送中,揭開共產黨直接治港新模式〉)。

儘管本地政治菁英已被收編,普羅大眾卻與中共越行越遠,23 條及國教在港均遇阻力,本土意識又日漸加強。「送中條例」能夠製造白色恐怖,鎮壓中的槍棍畫面能夠營造實質威嚇,稍後再以暴動罪起訴被補人士,便能增加日後民眾的抗爭成本。這種說法似乎能夠解釋林鄭為採取強硬手斷,而且為增加震懾效果,只有不斷將暴力升級,並且持續利用司法系統對付異議分子。

然而,「修理香港」說法雖不無道理,但代價卻極高。香港目前仍有資訊自由,且有眾多外國記者、使節及跨國企業高層駐港,用這種粗暴的方式「修理香港」,只會令北京政府的國際形象大幅插水,而且進一步嚇怕一眾中小型國家,對一帶一路並不有利。再者,即使北京認為香港的利用價值已大不如前,但它接連國際的功能暫時難以被完全取代。一旦嚇怕外資,大規模轉移陣地,甚至迫使外國改變給予香港的特殊地位,對大陸來說也不會帶來益處。共產黨鬥爭經驗豐富,要「修理香港」自有更低調但更有效的方法,何需出此下策?除非另有所圖。

香港是中美爭霸的籌碼?

有人認為香港已成中美貿易戰的籌碼,孟晚舟事件令北京有所警剔,遂透過「送中條例」留一手,可在有需要時扣留在港外國人。筆者對此不以為然,一旦「送中條例」通過,有頭有面的外國人恐怕也即時撤離,留下來的都是普通人,「人質價值」不高,在大陸隨時找到一大堆,何需費時失事在香港捉人。而且,上述情況早已發生。再者,這些外資大企的高層經常轉換,即使被扣留一、兩個,能製造多大的影響?

香港的最大價值在於其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若北京要以香港作為中美爭霸的籌碼,便一定利用此最大優勢。美國等西方國家在港當然有利益,包括資金及人員。即使撤走,也需要一點時間。瘋狂的想,如果香港突然凍結人員及資金出入,對美國來說會怎樣?這不就是一把刀嗎?當然這會為香港帶來極大傷害,而且同時亦可能會引發全球金融危機,較國際化及較開放的經濟體會最受打擊。究竟美國還是大陸的經濟體系較為開放、較國際化?

那麼如何才能做到突然凍結人員及資金出入?如果香港發生不受港府控制的混亂,根據《基本法》第 18 條,全國人大常委可宣佈香港進入緊急狀態,將內地法律在香港實施。屆時,北京自然可以隨時限制人員及資金進出。在中美貿易戰中,大陸處於劣勢,必須祭出皇牌。而 G20 峰會在 6 月 28 及 29 日舉行,特朗普經已向習近平叫陣。從這一角度觀之,便明白為何林鄭要「企硬」,甚至將運動定性為「暴動」。這可能純粹是一次預演,警告特朗普,北京隨時可以限制美國人員及資金離港。從時間上而言,亦上正好解釋為何林鄭在急於推動「送中條例」,並不斷將形勢升溫,展示有能力製造更大混亂。

但願純粹瘋狂猜想

若特朗普在警告下讓步,北京不單在中美爭霸中贏得一仗,同時亦達到「修理香港」的效果,一石二鳥。若特朗普不理警告,而北京挺而走險,香港便陷入空前危機。無論如何,作為博弈籌碼的香港,怎樣都只能是輸家。

但願上述只是純粹瘋狂猜想,離事實很遠。若果不幸猜對,目前的形勢已足以構成對美國的警告,實沒有需要趕在本立法年度通過「送中條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