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逃犯條例其實不是關於甚麼

2019/6/8 — 20:44

2019年4月28日,民陣發起撤回修訂《引渡條例》遊行

2019年4月28日,民陣發起撤回修訂《引渡條例》遊行

逃犯條例不是關於甚麼,而是僅僅關於恐懼和自由。

不是關於甚麼人會被拉,甚麼人不會有事;

不是關於甚麼事不再可以做,甚麼事可以;

廣告

不是關於甚麼人會撤資,甚麼人不會;

而是關於一個城市能否拒絕「恐懼」,一個城市能否在「監控」、「審查」、「被消失」的陰霾下存活下來。

廣告

很大機會是不能的。因為人是會適應的。不論從哪裡來的人,都總是會「適應」的。

當「恐懼」隨著這條例湧入這城市,重要的就不再是中共會怎樣「利用」這條例,而是每個行業、每個人的腦海中,都會劃出一條條「紅線」、一個個禁區。不管那個禁區是否真實,不管踩進禁區是否真的會「被送番大陸受審」,我們腦海裡都會有把永恆的聲音告訴我們,不要、不能做這樣做那樣,不要、不能想甚麼說甚麼,因為「可能」會有後果的。

而這些禁區,真的不只是跟政治有關。

這個晚上,也是在聽李志。

又再想起,對很多內地歌迷而言,一個跟自己的生活一直共處的人,在一夜間就消失得無影無跡,如同不存在一樣。

如果我也是一名內地歌迷,也許會想,李志單純地只是一個「歌手」,不是在搞「政治」,也或許跟反共沒甚麼關系。直到發現他消失了,才知道是怎樣一回事,可卻沒太多甚麼可以做到。

也許只能接受,「喔,在中國事情就是會這樣發生喔。」

然後也許就會習慣了。

自由,行動的自由,思想的自由,表達的自由,就是會隨著這些想法而死亡。

監控、恐懼、種種能把事情消失消滅的手段,不論是「真的做過」,或只是「也許會做」,都會在我們腦海中劃成一個又一個的禁區,把我們的思想和行動束手縛腳。而禁區一在腦海劃出,就很難脫身,從此被困。

所謂「自由」也從此消失。

當我們能習慣跟這份「恐懼」共處,讓它能平和地在日常、在生活中肆虐的時候,就是「自由」消失的時候。

想到這裡,其實極度不安,原來自由真的是極重要的,沒有了自由,我們的生活、我們看到的東西、我們聽到的聲明,會是多麼的灰暗。

然後有超級強烈的感覺,覺得逃犯條例真的不是甚麼,它只是一隻會來這裡屠殺「自由」的巨獸,而這也是中國共產黨的本質。

自由的消失,是很難挽回的。

懇請各位,真的要力挽狂瀾。

儘管強弱懸殊,但,請一起力挽狂瀾,拜託。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