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逃犯條例》修訂危害「一國兩制」

2019/5/10 — 16:19

劉夢熊(朝雲 攝)

劉夢熊(朝雲 攝)

根據統計,香港今年第一季度經濟增長幅度只有 0.5%,是十年來最慘淡的數字,港府推諉是「受中美貿易摩擦影響」云云。然而,中國去年經濟增長 6.4%;美國今年首季經濟增長 3.2%,且近月失業率降至3.6%為50年來最低;何況香港特區政府二月份才大吹大擂「粵港澳大灣區」規劃,如今經濟發展成績慘不忍睹,港府托辭「王顧左右而言他」,根本是推搪塞責!

令人氣憤的是,面對近乎零增長的嚴峻局面,林鄭月娥政權居然不是將時間、精力、資源集中到發展經濟、改善民生首務上,而是重覆 2003 年中董建華政府罔顧亞洲金融風暴嚴重後遺症,在百業蕭條、沙士肆虐之際強推「23 條立法」以致激發「七一」50 萬人上街抗議歷史錯誤,竟然藉著在臺灣發生的一宗凶殺案,妄圖修訂現行《逃犯條例》,將引渡罪犯涵蓋面擴及中國內地,於是激起香港工商界和廣大市民極大反感,4 月 28 日 13 萬人就「反對《逃犯條例》修訂」單一議題上街示威,轟動海內外。

《基本法》莊嚴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不實行社會主義制度和政策,保持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前全國政協副主席、著名愛國港商安子介曾指出,「港人治港」最主要是「港法治港」。很明顯,林鄭月娥之流所策劃的《逃犯條例》修訂一旦通過,形成「大陸定罪,香港交人」格局,「一國兩制」豈不是蛻變成「一國一制」?

廣告

林鄭月娥聲稱,《逃犯條例》修訂是為了「堵塞漏洞」,「避免香港成為國際罪犯天堂」云云。這根本就是荒天下之大謬!眾所周知,中共自 1949 年建政以來,內地發生過 1949 至 1950 年、1962 年、1970 年代三次大的「逃港潮」;在這過程中,數以十萬計「國民黨戰犯」、舊軍政人員及其家屬、地主資本家、「投敵叛國分子」由內地逃亡到香港,聚居到調景嶺等地方,散佈各行各業;1989 年「六四事件」後,數以百計「民運分子」也透過「黃雀行動」協助逃來香港轉往法國、美國等地;要說「堵塞漏洞」,為什麼從毛澤東、周恩來,一直到華國鋒、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歷屆中國政府出於對香港「長期利用,充分打算」戰略考慮都不認為《逃犯條例》不涵蓋內地是「漏洞」,從無要求英國政府、港英當局「堵塞」?難道你林鄭月娥之流比毛澤東、周恩來、鄧小平他們更加「站得高、看得遠」更加高明?而且自從 1980 年 10 月港英當局取消「抵壘政策」,關上偷渡大門之後,「逃港潮」已徹底絕跡。現在內地來港者全部由內地公安審查資格批發護照或通行證,要「堵塞漏洞」主要責任由內地公安來堵塞,何須你港府「越俎代庖」?

更為核心的問題是:內地和香港的司法制度由觀念到體制到「罪」與「非罪」認定有巨大差異。香港是法治,內地是人治;香港「無罪推定」,內地「有罪推定」;香港司法獨立,內地公開向全世界宣佈反對司法獨立,「要堅決批判『司法獨立』的西方錯誤思潮」,公然將法律視為執政黨維護政權安全、政治安全的工具,因此不存在任何程序公義。例如港商、銅鑼灣書店東主桂民海,在香港行使「出版自由」的公民權利,出了本被內地認為犯忌的「禁書」,被「強力部門」從泰國綁架返內地後,卻上電視「認罪」,自稱「因多年前一椿醉酒駕駛罪回國投案自首」云云,可見在沒有「司法獨立」的環境下定罪是多麼不穩妥!

廣告

其次,內地根本缺乏公平審訊。「吃完被告吃原告」、羅織罪名、貪贓枉法、嚴刑迫供、逾期羈押、禁見律師、禁見家屬、草菅人命,視「刑事訴訟法」如無物在內地是普遍現象。司法部門本身就是貪腐重災區,連習近平都指示要司法部門「刮骨療毒」!港商君怡酒店董事長劉希泳尚未到法院受審、受判,在吉林省延邊檢查院偵查期間已被活活打死,可謂駭人聽聞!

再者,人權沒有充分保障。銅鑼灣書店職員林榮基在內地被非法扣押 8 個月,從未上過法院,未有過庭審,卻被迫「唸臺詞」拍「電視認罪」劇本七、八次……河北省青年農民聶樹斌被冤枉為「強奸殺人犯」槍斃後 10 年真凶現身、真相大白,仍阻力重重,要拖多 11 年才予以平反申冤……

因此,在內地司法不獨立、審訊不公平、人權無保障的況狀未徹底改善的背景下,試問香港同胞怎會放心容許《逃犯條例》修訂在立法會三讀通過?正因「君子不立危牆之下」,很多富豪人人自危,部署移民撤資。不要說什麼「粵港澳大灣區」招商引資,現在連香港本身投資環境也岌岌可危!林鄭月娥之流「為淵驅魚,為叢驅雀」,令一國兩制動搖、變形、走樣,真是破壞一國兩制的千古罪人!

為了保衛「一國兩制」,保衛改革開放,保衛港人最為珍惜的免於恐懼的自由,我們堅決反對《逃犯條例》修訂!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