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逃犯條例」修訂的啓示:政府懶理市民「無工做、無飯開」

2019/6/2 — 19:45

李家超、林鄭月娥

李家超、林鄭月娥

【文:陳清泉】

「逃犯條例」的修訂,大家都說人權、法治受損之類,好大件事。我當然同意是好大件事,一個負責任的政府怎麼可能同意把人引渡到一個擺明「不攪司法獨立」(註1)的地方?沒有一個理性的、以市民利益和安全為本的政府會這樣做。我們的特區政府就是這樣不顧香港人的生死。

但作為所謂的專業人士、偽中產,我覺得很奇怪,為甚麼對偽中產們來說,真正重要的事情反倒沒甚麼人提及。

廣告

「不想理政治」偽中產,最重要的是有工開、有錢供樓、交得出子女諗偽私校的學費,還有十八樣興趣班在在需財啊。

而政府強推修訂,我們會「無工做」、「無飯開」,未犯法、大陸政府未出手安插罪名引渡政治犯受審,我們已經先餓死了。

廣告

大家心知肚明,「逃犯條例」是和大部分人無關的。反正絕大部分人都無案在身。而且中共要拉要鎖,一般市民也無力反抗。偽中產們表面看似風光,但老共找人跟你明刀明槍打一場小官司,你也都得破產了。老共要對付普通人,方法多的是,犯不著引用「逃犯條例」。修不修例,根本對偽中產們的人身安全和自由毫無影響。

有影響的,是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不是所謂建制派(實際上應該叫極權派)的狐群狗黨跳跳忠字舞,或者林鄭一句「全是廢話」就可以保存的。修例通過,香港特有的制度優勢又少一樣,「國際金融中心」乎?危矣。

「逃犯又關金融中心地位事?」讓我先講個小故事。

十多年前,我還是精算小薯,任職於一家跨國保險集團的香港分公司。有一天,集團總部傳來一份經濟研究報告的初稿,報告包括每個國家地區的風險折現率(Risk Discount Rate)。內行人都曉得,公司的內涵價值和新業務價值都是基於折現率計算,折現率高就代表該地區的風險較高,內涵價值就較低了,大老闆要拿到花紅也會困難些。

通常這些官僚報告都不太有趣,大家只要按照報告的指示做就成了。全個部門可能只有我會把報告讀完。這次呢,一收到報告初稿,上司就跑來找我,大叫「有無攪錯,這班外國人完全不懂得做生意⋯」我打開報告看看,原來今次報告的結論,要把香港的折現率額外提高1%。因為「中國因素」,投資在香港的錢有可能因為中國的政治原因拿不出來,有額外的風險云云。

上司的指示當然是「想辦法打甩佢」。我只是做精算的,政治風險不在專業試的範圍內。況且當時中國剛加入WTO不久,人人期望中國經濟進一步開放,金融業正在起飛,人民幣國際化的夢想也在規劃中,怎麼可能香港會有「錢拿不出來」的風險?

老老實實地把報告讀了一遍,給我找到個破綻:當時東歐諸國脫離前蘇聯的控制還只是十多年,仍在尋索出路中。但我發覺當中不少當時比香港更落後更不開放的國家,總公司的報告中都沒有因為政經風險增加那額外的1%折現率。我查了一下美國傳統基金會(The Heritage Foundation)的報告,香港幾乎年年在最自由經濟體系中排名第一,東歐的那些甚麼伐克甚麼尼亞全部都排在下游。我回覆上司說,就用傳統基金會排名去打吧。

然後呢,在報局最後的版本,那1%附加風險就無聲無息地消失了。

十幾年前,傳統基金會幫助我打走那1%額外折現率,讓香港的業務內涵價值高一點,保險集團可以投資多點在香港。今天特區政府攪逃犯條例修訂,傳統基金會的研究員就說,這會影響香港的「司法有效性」,美國及國際社會都要「高調發聲抗議」。(註2)

可以預見,未來若有另一個精算小薯遇上同一情況,他只能跟上司說:「傳統基金會的報告都認同有風險,加1%可能算少了,我們還是悶聲發大財,免得總公司知道香港實際情況,再加多幾%就麻煩了。」

香港能否維持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不是中共說了算(不然的話,上海一早就做到了),不是特區政府說了算,也不是民建聯人大政協一班愛國賊說了算,而是外國拿真金白銀來香港投資和購買金融服務的公司和大老闆說的才算。而傳統基金會、美國國會CECC,美國國務卿,各國駐港總領事和國際商會等等,學國際關係大師的口吻說,都是這些大公司大老闆的利益代言人。白花花的銀子會跑到香港還是新加坡,不是環球時報社論打打嘴炮就會改變。

國際金融中心地位一去,香港現在最風光的一班金融業專業人士,加上律師會計師一大堆,恐怕全都要執包袱。而香港的偽中產們呢,還有沒有足夠高薪的工作好去供那三十年的按偈,還有子女的教育經費、供養父母?愛國愛黨的愛國賊團伙都只會叫你拿出「獅子山精神」去打拼,而不會動半根手指頭去幫忙的。

到這裡仍然覺得我說得誇大的看倌們,我只再問一句:地球上所有國際金融中心,有那一家是會引渡國民到中國受審的?有那一家是覺得中國的法治是「陽光司法」的?是紐約、倫敦,還是東京、新加坡巴黎法蘭克福盧森堡?真要賭身家的話,你賭那一邊是對的?

民主當然不能當飯食(註3),但極權呢,就連飯都冇得食。

1.見習近平在「求是」雜誌2019年2月的署名文章。報導可參考新華網

2.見蘋果日報的報導

3.民主不能當飯吃,不等於不需要民主。「習近平思想」也不能當飯吃呀。還有這個

 

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