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逃犯條例】反正一定輸,不如試下贏

2019/5/22 — 16:56

2019年4月28日逃犯條例遊行

2019年4月28日逃犯條例遊行

(又係時候寫個筆記,排除腦海毒物。)

(一)論述早已失去動力

自日落條款與域外法權後,其實新論述只來自陳弘毅的論文,和田北辰不斷在社交媒體賣廣告的「港人港審論」。

廣告

香港人與北京專權三十年來的傳統對抗,和貿易戰、國際格局、經濟風險等 contextual real issue,未能完全扣緊。

因為民主派暫時沒有能力創造新論述,於是只能靠社會行動(13 萬人)和議會抗爭(兩次阻止石禮謙非法會議),為反對運動的 campaigning 提供能量。

廣告

然而,社會行動在傘後大清算的處境,本來就是極其困難的。議會抗爭亦有一定法律風險。行到一步,不見得等如行到下一步︰續航力係好高好高要求。

(二)對方表面上冇嘢輸,但同時北京投注了好多

建制派最大的代價是甚麼?

最樂觀情況下,區議會可能 swing 5-10 席,立法會可能 swing 2-3 席?

不過勿忘,2015/16 係特殊的選情(傘後),所以本來 2019/20 兩場選舉都係建制派大利的(傘後情緒消散、本土派不太認同選舉、候選人被 DQ),逃犯條例最多只係令建制派應該可以進佔的額外席次,嘔番一部分出嚟。

用平時的方法去量度建制派可以點樣 pay,或者意義不大。

香港在國際處境不同了,資本或政治布局不同了 — 這些對北京以致建制派的影響才是真實的。但我們大概沒有能力預測或分析。

而民主運動若妄想在國際強權之間的博奕找一席之地,亦甚危險。

不過,韓正君臨天下,西環高調介入,秘書長赤裸效忠,林鄭孤注一擲,立法會先例全盤破壞,不但是傲慢,也是在所不惜。

(三)不要諗住翻炒 0371

0371 其實某程度上是小小成功,多多失敗,成功之處係押後了廿三條立法,失敗是董生腳痛,其實不是找數。

事實上,每場運動都是個別的,永遠有新的、不可一不可再的政治處境,如果幻想複製,既多少是懶惰,也是自製陷阱。

何況,北京早已對症下藥,昔年心態上較願意面對民意的自由黨,其商界支持,早被經民聯瓜分,如今只有 4 票。這當然是北京的後 0371 回應。

無論如何,不要針對林鄭或李家超了,要求換人意義不大。

(四)反正一定輸,不如試下贏

今次最與別不同的情緒,其實是建制派或建制派支持者自己的憂心忡忡。針對這點去 exploit 對方的工作不易做,亦不是人人有角色去做,但應該尚有操作空間。

事實上,相對議事規則與一地兩檢,民情已屬高漲。

對政經的系統性變化的擔心,亦 undermine 緊對方部分人的鬥志。

民主派或巿民呢,其實才是真係冇嘢可以輸。

多個層次的戰場 — 全城公眾、媒體輿論、建制派選民、民主派支持者、社會行動、議會 — 不同朋友或會有不同角色,但姑且試試吧。

主權交接 22 年後的歷史關鍵時刻,六四後三十年的夏天,或者應該是不一樣的。

6 月 9 日 1500ㅤ東角道ㅤ民陣遊行
6 月 12 日 1100ㅤ立法會ㅤ恢復二讀
6 月 13/19/20/26/27 日ㅤ預期繼續審議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