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逃犯條例】大律師公會再發意見書ㅤ質疑特首能否要求中央公平審訊

2019/6/6 — 21:08

戴啟思

戴啟思

近 3000名法律界人士今日靜默遊行反對逃犯條例修訂之後,一直反對修例的大律師公會晚上第三度就修例表態,發表補充意見書。大律師公會質疑,政府提出的新增保障包括可要求疑犯移交後獲公平審訊等,未寫入法律,做法十分不妥善,兼且沒有法律效力,「當關係並不對等,就如香港與內地的關係,便會令人懷疑特首有否能力要求對方承諾提供公平審訊、確保被拘留人士得到人道對待及會見律師的權利等。」

保安局局長李家超早前宣布將移交門檻由3年提升至7年及一系列新增保障。但公會質疑,提高至7年的做法,與特區政府聲稱回應「社會對制度上的漏洞所造成的不公義表示關注,亦有聲音質疑特區當局對打擊跨境嚴重罪行的決心」而提出修例的原因背道而馳。公會指出,將可移交罪行的可判處最高刑期提高至 7 年或以上並沒有政策原因支持。

可引渡罪行提高至七年    「對商界提供保障僅海市蜃樓」 

廣告

公會指出,其他與香港有長期相互協議的國家明顯有較低的門檻,包括加拿大,澳洲,英國的長期安排均以 1 年作為門檻,「給予涉嫌在內地干犯刑事罪行可判處最高刑期 7 年以下的疑犯作出豁免並不符合修例政策原因。」

公會仍然認為提高可移交罪行的可判處最高刑期,以給予在內地從事商業活動的人士提供保障的說法只不過是「海市蜃樓」,因為該等控罪均是一般移交請求所涉及的慣常控罪。

廣告

對於保安局提出其他新增的保障,如要求對方承諾提供公平審訊、確保被拘留人士得到人道對待及會見律師的權利等,不會寫入《逃犯條例草案》,只會由行政機關確保請求方履行。大律師公會認為,做法十分不妥善,沒有法律效力。

新增保障不寫入法律  「做法不妥善」

公會認為,保障有關程度亦取決於特首與請求方的協議及這些地區與香港是否有對等關係,「當關係並不對等,就如香港與內地的關係,便會令人懷疑特首有否能力要求對方承諾提供公平審訊、確保被拘留人士得到人道對待及會見律師的權利等,並向其明言一旦對方未能提供相關保障,移交的請求有機會遭拒絕。」

大律師公會質疑,目前方案中若然請求方不守承諾,特區政府如何可以確保其會遵守人權保障的辦法並不清晰。

對於香港特區政府指出,若然罪行在提出移交地方的追訴期已過,港府不會接納移交的申請。公會質疑,保障的效果有限,雖然《中國刑法》第 87 條訂明,若然犯罪時間已超過其法定最高刑罰的年期,不再追訴,但如果當嫌疑犯「逃走」時, 執法機關經已立案調查,追訴時效期限並不生效,只要在追訴期限以內有新的控罪指控, 舊有罪行的追訴期就可無限延伸。

公會質疑,有關保障充滿不確定因素。公會亦認為,在政策文件上,要求移交方由最高機力機關提出要求是「不切實際」,而且引渡後如何處理該檢控亦是未知之數。

刑事相互修例門檻低   或被濫用針對港人

除了修訂《逃犯條例》以外,《逃犯條例草案》亦包括修改《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條例經修訂後,僅僅聲稱在中國內地進行刑事調查,而非檢控,律政司司長及香港執法部門也可能在中國內地部門的要求下, 向香港法庭申請任何上述的命令,因此提出申請的門檻大大降低,提供協助前也不需要符合表面證據成立的條件。

公會提出,《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訂明了門檻,控罪的最高刑罰最少只須達 2 年監禁, 就符合資格獲得搜查、檢取及沒收形式的協助,「即使香港居民面對的刑事調查或控罪,較經修訂後《逃犯條例》中的罪行輕微,這些命令仍可以針對香港居民被濫用。」

公會認為所有關於人權及程序公義的憂慮,或就欠缺人權及程序公義的憂慮, 同樣適用於《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條例》的修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