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逃犯條例】 專訪 FCC 前主席 Steve Vines:憂傳媒噤聲記者被捕 信港人不易投降

2019/5/28 — 20:40

FCC 前主席 Steve Vines

FCC 前主席 Steve Vines

《逃犯條例》修訂在社會造成巨大爭議,多個本地傳媒組織均對此表達憂慮。香港外國記者會(FCC)前主席、資深政治評論記者和作家 Stephen Vines 接受《立場新聞》專訪,擔心修例對香港傳媒造成「寒蟬效應」,進一步自我審查,避免派員到內地採訪以及報道敏感題材,又指香港將失卻言論自由保障的話,國際傳媒勢必會陸續撤港,「到時將會是棺材釘上最後一口釘」。

*   *   *

Steve Vines,圖片來源:RTHK 《The Pulse》 片段截圖

Steve Vines,圖片來源:RTHK 《The Pulse》 片段截圖

廣告

特區政府建議修訂《逃犯條例》,修訂容許以個案方式,移交逃犯到包括中國大陸在內、未有與香港簽訂司法互助協議的地區,不少傳媒組織擔心一旦修訂通過,中港之間的「防火牆」被拆毀,令在港記者失卻保護,危及人身安全。

廣告

對於居港 30 年、外國記者會前主席 Steve Vines 來說,香港言論自由收窄的警號,一早已響起。

他曾任職英國《衛報》、《BBC》、《每日郵報》和《獨立報》以及《亞洲時報》顧問編輯,現為香港電台電視部主持英文時評節目《The Pulse》,又撰寫時評,並曾獲頒人權新聞獎項。

去年 8 月 14 日,支持港獨組織「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獲邀到 FCC 演說,當日主持是《金融時報》亞洲新聞編輯馬凱(Victor Mallet);想不到個半月後,馬凱疑因此遭特區政府拒續工作簽證、逐出香港。這起「秋後算帳」事件震動國際,被視為香港自由亮紅燈的警號。當日出席那場演說的 Vines 說:「當時(香港民族黨)尚未被取締,而馬凱已要為此付上代價...我們從未見過外國記者被逐出香港。」。

他稱馬凱事件令外界驚覺,政府為求達到目的會不惜「搬龍門」,直到今天,在各方大力反對、缺乏諮詢下,政府也要硬推《逃犯條例》修訂,香港的自由環境,在僅僅一年時間,已迅速惡化。

「香港過去擁有言論自由優勢的環境,現正持續並迅速地倒退。香港現況是否與中國一樣?明顯仍然不是,但事情正朝那方向前進,這令我感到擔憂。」

早前 13 個傳媒工會及組織發表的聲明,已批評修例是「高懸記者頭上的利刃」,令在港記者可能會以各種罪名為由被移交內地,對傳媒造成「寒蟬效應」。過去記者因非政治原因在內地被控或受阻,已不時發生,如有香港記者赴四川採訪維權人士譚作人時,遭內地政府以藏毒罪名上門搜查,更被迫交出部分錄影片段。 修例後,恐怕連身在香港,也會有人身安全風險。

4 月 28 日反對修訂《逃犯條例》遊行(圖片來源:羅冠聰 Facebook)

4 月 28 日反對修訂《逃犯條例》遊行(圖片來源:羅冠聰 Facebook)

憂日後記者因非政治罪名被捕

Vines 對這些憂慮深表認同,即使保安局局長李家超推銷《逃犯條例》時重申,會確保不會作政治犯移交,他質疑此保證毫無意義,因為屆時內地作引渡申請時,必不會以政治有關名義提出,而是透過其他罪名。「保安局的話沒有令我感到安心。若內地作有關言論自由的申請,局方會拒絕。問題是他們根本不會作出這樣的申請!」

在內地,記者因非政治罪名而被控或受阻,已不時發生,較為人熟知的是資深傳媒人程翔被捕一案。他是左派背景出身,曾於《大公報》工作多年,後為新加坡《海峽時報》駐中國首席特派員,不時報道內地政治內幕。 2005 年,他在內地被指犯間諜罪,判囚五年,入獄三年後才獲釋。早前程翔出席座談會時,亦指內地慣例是以非政治罪名起訴,到時特區政府根本無權阻止。

Vines 又提到內地維權藝術家艾未未 2011 年被捕囚禁,以及令港人不寒而慄、感到危機就在身邊的「銅鑼灣書店」事件,均不是以「政治理由」提控。

「艾未未是以什麼原因被捕? 並非因他是異見藝術家,而是由於涉嫌逃稅;銅鑼灣書店(股東及員工)遭帶走,是被指涉及財務糾紛!當然人人也知這是無稽的說法,但如向法庭作移交申請時,是基於稅務理由,又或者有記者在內地工作時被指藏毒,那麼就變成毒品案處理。」

是否只要守法,不觸犯上已知的「紅線」如港獨、藏獨等,就不用憂慮修例?Vines 並不同意。他形容人治的獨裁政權最可怕之處是「無法可依」,當權者的話是「硬道理」,最令人擔心的是「龍門」照搬,令人踏中「紅線」也未必知道。

「最致命(pernicious)是紅線會經常改變!今日紅線可以是關於你表現得不夠愛國,明日的紅線,或許是覺得你說了些蔑視(disparaging)北京領導人或香港官員的說話。目前你仍能做這些事情,但誰知道?」他說。「哪裡是紅線會由領導人決定,他們可以告訴你、亦可以不告訴你,直到你被獨自囚禁,才知那是紅線。真的十分可怕!」

外國記者會(FCC)前主席、港台英文時評節目《The Pulse》主持Steve Vines

外國記者會(FCC)前主席、港台英文時評節目《The Pulse》主持Steve Vines

修例外媒必撤走 棺材釘上最後一口釘

過去,香港有「亞洲最自由城市」的美譽,國際傳媒機構會在此設立亞洲區總部,若通過《逃犯條例》修訂,就如末代港督彭定康早前所說,「一國兩制」承諾遭破壞,中港「防火牆」從此被毀, Vines 預計屆時國際媒體機構將會陸續撤出香港。

「為何(國際傳媒)選擇留港?因為這裡有健全的司法制度和言論自由。若果蕩然無存或嚴重受損的話,他們絕無理由會留在這裡。如你要採訪亞洲地區新聞,為何會想留在這個令人沒信心會提供保障(予記者)的城市?亞洲的情況是很差,但也有其他地方選擇。」他說。「不是會不會的問題,這些機構必定離開香港,這是可以肯定的。」

「無國界記者組織」上周批評,修例讓北京能以法針對香港居民和旅客,當中包括記者和消息來源,也令人憂慮港府無力拒絕北京的移交要求,加上現時有逾 65 名記者在內地被囚和生命受威脅,促請立法會議員反對。

諷刺的是,國際傳媒選擇由香港搬至新加坡,是因為與新加坡政府有不成文約定。Vines 稱,當地政府會打壓本地記者,獨立媒體更是難以生存,但面對留在當地的國際媒體,只要單是採訪地區新聞、不談新加坡的話,當局則會網開一面。

至於國際媒體撤走的日子仍有多遠,Vines 認為要視乎《逃犯條例》修訂的結果,「這是極為重要的事情...如果通過修訂的話,這將會是為棺材釘上最後一口釘。」

進一步寒蟬效應 獨立媒體或成突破

「無國界記者組織」發表 2019 年「世界新聞自由指數」,香港比去年跌三位,排名第 73。組織指本地主流傳媒早已「遵守北京命令」,又表明若《逃犯條例》通過,駐港記者的人身安全將面臨威脅,令香港新聞自由進一步惡化。Vines 預期若通過修訂,這些機構將進一步自我審查,儘量避免觸踫任何敏感議題,或派記者到內地採訪。

不過他感到慶幸的是,手機或網上渠道成了很多人接收新聞資訊的主要渠道,近年不少網媒應運而生,當中部份更是不靠商業性質運作的獨立媒體。Vines 稱,這些獨立媒體主要靠眾籌、捐款或會員制等非主流方式生存,營運不易,不過政權反而不能像過去對主流傳媒般,以打擊收入來源去恐嚇他們噤聲。這些獨立網媒在日漸收窄的言論自由夾縫中,或覓得不受審查、進行獨立報道的空間。

他說,香港基於特殊歷史因素,史無前例地在獨裁政權之下,擁有法制保障的自治,獨媒更要珍惜此空間。「正因如此,本地獨立媒體更不能停止發聲、要繼續努力地報道(keep banging away)!」

曾替《南華早報》長期撰寫評論的 Vines,因不滿該報甘願淪為中共宣傳機器,刊出「銅鑼灣書店」東主桂民海的「被脅迫式自白」,去年 11 月宣佈不再為該報撰文(見另文),現改替獨立英文網媒《Hong Kong Free Press》撰文

「Carry on!」(繼續報道)是他對現職傳媒人的寄語,也是他自己持守的做法,譬如近月他在節目中,接連探討各方對《逃犯條例》的觀點。「我的意思是要守住這底線(hold the line),當你仍有自由、仍有一定程度的自治,要保障這些要素不失,就不能夠避免觸碰困難的事情,反而要(把這些元素)緊握在手中,繼續去做,直至有人來阻止你。」他說。

*   *   *

信港人不會就此投降

香港自由環境的惡化,是日復一日、不知不覺地遭蠶食,Vines 認為今次修例只是香港言論自由倒退的過程之一。「這是一點一滴地(drip-drip process)積聚而成。修訂與引渡逃犯有關,之前有國歌法,又想在學校推國民教育,早前又有首次有政黨遭取締……這些都是累積而成,制度就是這樣遭崩壞的。人人都說這會是最後一擊,其實是有很多的接連重擊,而今次為其中之一。」

他在訪問中多次強調,政府一次又一次低估香港人的智慧。「2003 年政府想硬推《基本法》 23 條立法,已是低估香港人的智慧,現在又再重蹈覆轍,認為港人愚笨、不明白,其實不明白的是他們。」他說。「我真的認為他們是做錯了。」

Vines 堅信香港人在當前形勢下,不會就此放棄,一如早前有 13 萬港人上街反對修訂。「我對香港人比對特區政府更有信心。」他說。「他們不惜坐小艇、越境偷渡來港,到異地重新開始,他們曾作如此重大的決定,為何(政府)還會認為他們不智?香港社會就是有這樣的民間記憶存在:我們不想在這樣的政權下生活。」

為何他會如此相信港人不會就此投降、停止爭取?本不想多談私人事情的 Vines ,經再三被問後,透露原來他也來自移民家庭,祖父母從東歐流徙至英國,他因而深信無論來自何方,移民總帶著某些共同特質:自力更生、面對逆境時更堅毅和不易放棄,「他們都是自己選擇來香港,並非被動地接受命運。」

來自英國倫敦,香港是 Vines 數十載以來的家,他對這小城感情深厚,不禁對目前形勢感到憂心,這亦是不少居港外藉人士的心聲,不過他從未想過離開。他透露,有不少本地好友已選擇離港生活,部份更曾任職記者,大多都是曾受高等教育、條件和才能理想的人材。

「從前會覺得:因為我們是外國人,(政府)是不會對我們怎樣的……現在這想法當然完全是廢話!我們眼見他們將《金融時報》記者驅逐。當嚐過血的滋味後,尤其是對政府來說,相信不幸地他們會喜歡上這味道。」他說。「你無論留港、留英還是在其他地方居留,一是你決定成為現實中的受害者,看看有什麼會發生,或者去做他能夠做的事情,看看能否改變形勢。我正在做能夠做的事情,不是很多,但我也是正在做啊(not much, but I do a bit)!」

這名老記者笑稱,除非撰寫飲食版或是建築刊物記者,又或者刻意避開涉及政治的題材,才不用擔心有「被送中」的風險。被問到有否想過,有一日惡化得他不能再在港從事新聞工作?Vines 稱曾經想過,不過由於他也有「副業」-開設食肆等生意-至少自由度會較大。他以「一隻大象在房間裡」比喻人人避而不談、但顯而易見的事,他稱會繼續報道,可能直到「大象」來到身邊而不能繼續為止。

「當大象站在你旁邊,你是會知道的。那一刻來到時,我就會知道吧。但我不認為你應誠惶誠恐的過活,應相信可能就繼續去做。」他說,希望透過自己主持的節目,盡量守住言論自由底線。

《逃犯條例》修訂將於 6 月 12 日直上立法會大會,老記者看到事態發展,預計條例在不久將來很大機會被通過,不過他認為,社會公眾和外間的反抗力度,將決定政府會「去到幾盡」,「政府如知道反彈有多大時,究竟是否還不惜用盡辦法去通過?若他們知道後果嚴重的話,我認為至少能阻止他們『去到盡』。」

外國記者會(FCC)前主席、港台英文時評節目《The Pulse》主持 Steve Vines

外國記者會(FCC)前主席、港台英文時評節目《The Pulse》主持 Steve Vines

文/Seb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