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逃犯條例】素人自發擺街站 中學老師派傳單:愛香港就要爭取 擔心學生將來被送中 

2019/6/6 — 20:06

香港政府強推《逃犯條例》修訂,引起各界激烈迴響。除了網上出現不同形式的聯署聲明反送中,不少地區組織亦落區擺街站,呼籲市民參與 6.9 遊行,而參與其中的許多更是一般市民。自發於樂富「素人街站」派發傳單的中學歷史科老師屈倩儀形容,修例破壞一國兩制,是「大是大非」,因此雖然或會面對學生、家長的壓力,但仍決定「拋頭露面」擺街站,「愛香港,所以要為香港人去爭取」。

傘後地區組織「維修香港」為宣傳反修例,5 月起在各區舉辦「素人街站」,希望街坊能由參與者變成組織者,加入街站派傳單。6 月 5 日下午 5 時,「維修香港」一行四人從手推車拿出寫有「拒絕人治取締法治」的旗幟。隨著樂富地鐵站外人流增加,他們彎下腰派傳單,並不停說著「攞張睇下,記得星期日上街反惡法啊!」途人大多斜眼一看,轉頭繼續走他們的路。只有少數人願意停下腳步,聆聽他們講一句「謝謝支持」。

同時間,在不足十米的距離,有支持修例團體同樣在派傳單。支持修例的團體人丁旺盛,一行七八人,更有一張折疊桌,用以擺放宣傳物品。

廣告

圖:維修香港 fb page

圖:維修香港 fb page

廣告

中學老師派傳單遇學生 「原來議題唔係個個知」

現年 50 多歲、任職中學歷史老師的屈倩儀今次是第二次參與「維修香港」的反修例街站。她表示本身有留意政治,但較少身體力行,只會在有特別議題時才會較為投入。

被問到為何今次肯站出來,屈表示修例實實在在破壞一國兩制,甚至是將香港變為一國一制,形容修例是「大是大非」,一旦成功更是「翻唔到轉頭,唔行出嚟以後就冇機會」。剛好她有朋友是維修香港的義工,鼓勵她身體力行,反對修例,促使她「拋頭露面」,成為街站一員。

屈倩儀記得有一次在九龍灣街站遇到自己任教的高中學生,對方十分驚奇,表示「估唔到你會喺依度派傳單」。她笑指學生應該誤以為她秘密賺外快,便慌忙解釋自己是做義工。詢問之下,她才知道該高中學生如白紙一樣,對修訂逃犯條例毫無認識。因此她向對方仔細解釋修例的問題和後果,並有感「原來依個議題唔係個個知」,更深信教育的重要性。

「學生要知道喺佢地土生土長嘅城市發生緊咩事,要點樣保護我城,唔好俾人破壞。」屈倩儀覺得自己作為中學歷史老師,亦可以課堂為渠道,向學生撒種,讓他們了解自己的權利與義務。她在課堂向學生表示「愛香港,所以要為香港人去爭取」。屈倩儀很想透過課堂教育,讓下一代知道香港現在的局勢,卻面對不少來自學生家長的壓力。

屈老師受訪時提供全名,但稱不想以正面上鏡。

屈老師受訪時提供全名,但稱不想以正面上鏡。

「愛香港,所以要為香港人去爭取」

屈坦言會擔心家長投訴,「依家太多怪獸家長,講野要好小心。」有部分家長會因為老師講政治而向校方投訴。被家長投訴的潛在風險,卻並未使屈倩儀卻步。她轉而以「拋磚引玉」的方式,提供客觀條件讓他們思考。同時,她會留意班內氣氛,如果同學對政治有興趣,就會「播種」討論,但並非所有班別都願意接受。屈倩儀記得曾有初中班別在討論政治議題時,大叫「I love China 」 她自此明白「政治播種」亦非單向,需要同學主動,才能成功。

屈倩儀作為教師,對於修例的擔心尤其多,特別是修例對下一代的影響。屈擔心學生失去發表言論的渠道,不能表達心中所想,也擔心將來有同學會被送中,慨嘆「一個大好青年,可能咁就冇。」同時,面對有出版社刪減六四,屈倩儀不想、亦不敢想像香港的學生被同化成內地學生,失去六四這個重要記憶。

對於教育局局長楊潤雄聲稱老師要持平,不要將個人政治想法放進社會議題,屈倩儀帶點怒氣地說「佢依句係廢話」,「我唔係公務員,學校又唔係政府學校」。屈倩儀認為老師並不需要中立,反而應該有自己的看法,在課堂上提供客觀條件,讓學生有充分條件去思考。

另一方面,她在街站派傳單亦並不順利,不時有途人向他們質疑,更有時破口大罵。屈倩儀記得有位「大媽」裝扮的女士向她和其他素人義工大罵「你係咪中國人啊?你係黃皮膚嫁!你哋去外國啦!」。面對「大媽」不間斷的情緒宣洩,屈倩儀耐心逐點解釋,但對方卻沒有理會。她形容該位「大媽」猶如「開咗錄音機」,又明白對於已有既定立場的人,改變是一件很困難的事。

茫茫人海中,拿著傳單向每個人說一句「攞張睇下」,甚至經常「食檸檬」。這件事既勞神費力,又未必有成效,但對於屈倩儀而言,卻是極有價值,「那怕佢哋去攞墊煲底」,「派一百張,有十個人能夠明白依件事,甚至改變佢哋嘅睇法,已經係成功。」也許做了並不一定有收穫,但不做卻一定沒有。

圖:維修香港 fb page

圖:維修香港 fb page

素人男生自認曾是港豬 「救得一個得一個」

另一個在街站反送中的素人是 Adrian(化名) 。這個年輕男生是自由文字工作者,今次是第四次在街站派傳單。Adrian之前的政治參與度不高,他笑言自己是「港豬」,只專注讀書和工作。傘運後才明白政治的影響力之大,開始留意較為勇武抗爭的本土派。 而最身體力行的就是這次反送中。Adrian 覺得修例影響範圍大,對香港未來前途非常關鍵,認為愈多人參與,香港的希望會愈大。他透過網上討論區得知「維修香港」,繼而聯絡組織,希望為反修例盡力。

Adrian 很記得有次在大埔街站,有位中三學生主動過來了解反修例,令他對「00 後」改觀。他原以為新一代的「00 後」不理世事,又受到「洗腦的魔爪」滲入,會是「港豬」或較為親中。但那位中三學生的主動接觸,讓他對「00 後」的印象變的較為正面,「喺是非議題上 ,其實大家都會想去了解」。Adrian 稱希望能夠透過街站爭取更多新一代的支持,「救得一個得一個」。

相反,面對途人的謾罵,Adrian 表示會冷靜應對,不會潑婦罵街,以維持組織的形象。他又稱試過遇到一個三十多歲,帶同兒子的男士指罵他。他對此表示不理解,亦痛心小朋友在這種不容多元討論的環境下成長。

圖:維修香港 fb page

圖:維修香港 fb page

街站與土地言論自由

除了面對途人的惡言相向,土地使用權益的模糊,也對擺街站造成阻撓。記者在樂富街站採訪時,遇到領展保安多次驅趕素人。領展保安一行四人,攔截素人和記者,極不客氣地出言驅趕,又拿起手機拍照。舉辦素人街站的「維修香港」成員小田向記者透露,之前已經有同類事情發生。

小田提到問題在於「公共空間」(Public Space)變為「私人公共空間」(private public space),前者是指由政府管理,公眾可共同免費享用的空間;後者則是由私人公司提供和管理,讓公眾使用的空間。小田表示領展等私人公司並不會提供渠道,讓組織申請擺街站。小田無奈指著行人路兩種不同顏色的地磚,慨嘆空間管理者的轉變,不止改變土地的使用方法,連土地上的言論自由都不能保存。

維修香港義工小田

維修香港義工小田

實習記者/王靖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