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逃犯條例 遊行 區選

2019/3/27 — 10:57

(1)其實任何事都可以話係「香港之死」,如果香港竟然曾經存在過。

我冇眷戀過殖民地時代,雖然懷念冇咁多遊客的香港,過渡期文化創作力旺盛的香港。

而《逃犯條例》修訂,基本上就係「香港之死」呢個級別的威力。係廿三條的 super multiplier。

廣告

我唔係遊行界,以前在L公司,都係必須去才會去。不過其實冇咩人知道點解 lol,其實係因為 athletic reason。

長期庸人自擾,訓得唔好,身心健康太差;得閒跑下步和鳩屎 sit up 一下,拉下筋已好好。投入的遊行,要拎野、要行、要拎住啲野行、要嗌口號,真係要用元氣的,消秏大過遠足好多。

廣告

但我會去週日的遊行。資料是這樣︰

「反對修訂引渡條例」遊行
日期:2019年3月31日(日)
時間:下午2時半集合,3時起步
路線:灣仔盧押道—->公民廣場

(2)點解《逃犯條例》的修訂要下週三首讀咁趕,急到賴屎?

唯一解釋到的答案,或者是今明兩年都選舉。

所以,國歌法、《逃犯條例》修訂,甚至東大嶼申請撥款,都要火速行事,趕在七月前完成。至於三隧分流,看來政府被逼收回,垃圾徵費亦有一定可能拖過夏天。

區選常有迷思,就是不要太政治化。但事實上,最政治化的年份,最政治化的選區,民主派成績最好。立法會選舉也比區選成績好,其中一個原因,正是政治化的條件才能 call 到更多選民出來。

政治化當然不能吸引所有選民,也得有不錯的社區服務,和有效的地區議題的 campaigning。但政治化起碼可以創造選舉氣氛。

目前整個香港社會的政治難度之一,就是部分選民,不再相信選舉是有意義的政治表達工具。再加上區選的格局,地區各種空間的私有化及門禁,令政治(不論全港或地區)變得越來越困難。

國歌法、《逃犯條例》修訂、東大嶼,我們能夠令建制派在未來兩場選舉中,為此負出真正代價嗎?

我當然極不樂觀。但這不是反過來解釋我們不應努力嘗試的原因。

(3)政府為商界讓步,排除了最後的阻力。

餘下最有力的 legal point,有朋友已提出,其實在香港似乎是頗 academic 的,就係人權——將所謂逃犯(其實好可能係未定罪),送往完全沒有人權可言的國家,絕對是違反兩公約的責任。

但香港的法律框架在兩公約的落實方面,係好弱。DQ 案已睇到幾咁不堪一撃,人權永遠要「subject to」其他野,例如國家安全 etc。當然都有賴區慶祥等人,但離譜的法官,又豈止佢一個。

其實任何事反對政府,或者就只有民意一途。來不及還來不及,週日有得行都行下啦,到時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