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逃犯條例】鄭若驊兩個主要觀點的爭議

2019/5/8 — 18:33

鄭若驊,圖片來源:rthk片段截圖

鄭若驊,圖片來源:rthk片段截圖

【文:Jonathan Lau】

律政司司長於昨天逃犯條例修訂草案的記者會上,指坊間及立法會議員提出的建議均不可取。但是律政司司長當中提到兩個主要的觀點似乎都有可爭議之處。

第一、律政司司長表示香港作為普通法法域,奉行「屬地原則」(territorial principle,即只有案件全部或部分發生在本港境內,香港才會行使司法管轄權),坊間的建議讓香港有「域外法權」(extra-territorial effect),從根本性改變本港普通法制度。的確,普通法傳統上遵從「屬地原則」,但似乎以歷史原因為主。歷史上,普通法的刑法對於舉證的要求較高,尤其要求證人出席,讓大律師可以交叉詢問,要在(舉例)英國法庭審理英國人在法國發生的謀殺案,讓大部分在法國居住的證人到英國法庭作證頗為困難。此外,從地理因素考慮,英美兩國主要普通法國家都是四面環海,在過往交通不發達的年代,有逃犯逃到普通法國家的機會並不高,因此沒有需要「域外法權」。

廣告

相比之下,大陸法(civil law)國家傾向於接受「域外法權」,在某些罪行讓法庭有不同程度的「域外法權」。是次議員提出的方案讓根據 active personality principle 擴展香港法庭的刑事司法管轄權。Active personality principle 意指讓當事人的國籍國審理其在外地的犯罪行為(即香港法庭有權處理香港人在境外犯罪),是國際法廣泛承認的原則。英美等普通法國家有不少嚴重的刑事罪行均容許當地法院根據此原則享有「域外法權」,此原則也被應用到稅務、家庭、以致民事侵權法當中。所以,根據 active personality principle 就某些類型的罪行接納「域外法權」難言是對於普通法法制的「根本性改變」。而隨著刑事程序的現代化、全球化,要嚴謹奉行「屬地原則」可以說是過時的想法。

第二、律政司司長指刑事罪行刑事法例不設追溯力,坊間建議只能處理法例生效後的罪行,不能處理台灣殺人案。從律政司司長的角度來看,這些建議形同設立了一條新的罪行:「港人不得在外地謀殺」。但從另一角度來看,這些建議只是擴大了香港法庭的司法管轄權,是一個程序上的修改。假設香港立法廢除陪審團的制度,全部案件有法官處理,除非法例另有安排,被告不可以因為在這條法例生效以前犯法,而要求法庭必須設立陪審團審理他的案件。這個情況並不會影響被告根據人權法之下的權利。因此,程序上的修改與追溯力並沒有衝突。

廣告

至於究竟這些建議應被視為實際法例修改,還是程序上的修改,似乎有可爭議的空間。在普通法國家,有關法庭的管轄權通常與實際法例被納入同一法例,而大陸法國家則有將有關法例另外定於程序中。如果政府認為有關建議是實際法例修改(因此不能有追溯力),政府就必須解釋為何政府的建議縱使在實際效果上與有關建議一樣設立了一條新的罪行,但卻應被視為程序上的修改(而因此可以有追溯力,能夠處理台灣殺人案)。

參考資料:Ryngaert, Jurisdiction in International Law (2nd edition), ch. 4.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自我簡介:英國劍橋大學法律學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