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逆向保護 確保青少年安全:社署角色再檢討

2019/8/29 — 15:16

新屋嶺扣留中心(《警訊》影片截圖)

新屋嶺扣留中心(《警訊》影片截圖)

新屋嶺疑有被捕青年被打至骨折,警署內發生性暴力,警員拒絕社工陪同男童往警署,被捕青年遲遲未能聯絡上家人和律,這是近日令大眾和業界關心的事項。事件雖未有得到官方或法庭的具體佐證和核實,但在獨立調查委員會成立無期之下,社會不能押上青年人的安全和福祉而呆等下去了;社會福利署在這事情上,究竟可扮演怎麼樣的角色呢?

相關法例和郭亞女事件

《保護兒童及少年條例》,前身是 1951 頒布的《保護婦孺條例》,當時的重點是保護婦女及女童,以免她們淪為娼妓及受到其他形式的性剝削;及至 1992 年,基於當時社會狀况變化,逼良為娼問題減輕,而社會又較以前重視兒童及少年的福利,政府將《保護婦孺條例》修訂,改稱為《保護兒童及少年條例》,沿用至今。

廣告

當年,陳方安生時任社會福利署署長的時代,就發生過一宗郭亞女事件:社署決定破門入屋,把一名鎖在屋內的年幼女童帶走。當時,時任署長的陳方安生備受輿論批評:一、破門而入,有一定武力;二、帶走女童,是一種干預父母與子女關係的權力,而這種權力應該要在最後關頭才使用。陳方安生的決定和社署的行動,就是根據《保護婦孺條例》而執行的(即現時的《保護兒童及少年條例》)。

社署如何處理被捕青年面臨危險

廣告

今天,青少年面臨的潛在危險,並不是妓院裡的逼良為娼,而是警察的濫捕濫暴;雖然社會環境轉變了,但保護兒童及青少年的原則和目的,不應有變!當年社署破門入屋,帶走郭亞女,事後政府在立法局會議上交代,表示社署是根據《條例》帶走女童,這權力只在有理由相信幼童面臨危險才會加以引用。敢問一句,以現時的社會氣氛和警察視人為「曱甴」的情況下,被捕青年的處境還是安全嗎?他們還能免於受到生命的威脅?從親生父母手上帶走疑被疏忽照顧或虐待的子女,是一種倫理上的干預;但從警方拘留室帶走疑會被虐打侮辱節磨的青少年人,絕對沒有倫理上的負擔。

主觀懷疑與客觀評估

1992 年,政府提出修訂,列出兒童可被視為需要照顧及保護的四個先決條件,即變為現時條例 第34(2)所列:(a)曾經或正在受到襲擊、虐待、忽略或性侵犯;或(b)健康、成長或福利曾經或正在受到忽略或於可避免的情况下受到損害;或(c)健康、成長或福利看來相當可能受到忽略或於可避免的情况下受到損害;或(d)不受控制的程度達至可能令他本人或其他人受到傷害,而須受照顧或保護的兒童或少年。

今天,《保護兒童及少年條例》所指的忽略,不是「明顯忽略」(significantly);反而有「看來」(likely)這個字眼。「likely」是「主觀懷疑」,而非要求客觀的「合理評估」。我們翻查過立法局時代的紀錄,了解立法原意和目的,原來這條例的精神旨在防止門檻太高而導致有人求助無門。

當每天警方例行記者會,定必否認有警員行為不當,除非遇上類似北區醫院 cctv 的佐證;但現在人命攸關,我們等不了客觀的合理評估,只要有合理的主觀懷疑,我們都要有所行動,保護我們的下一代。

逆向保護與審問前介入

現在,社署的角色是一種「順流」介入,例如是:《罪犯感化條例》下的感化服務,被告經過被捕、起訴、審訊、定罪和判處後,才會接受到社署感化主任(社工)的跟進;還有是五個地區的「社區支援服務計劃」,專門為被捕後或經警司警誡後的青少年提供服務,但他們也需要經過被捕、被警員審問,甚至被拘留的過程。

所以,我們要提出「逆向保護」、「審問前介入」這個概念,即見到被捕後「看來」有保護需要的被捕兒童和青少年,馬上進行偵查,主動把相關被捕者帶離有潛在危險的地方(警署),不論去醫院也好,六合一院也好。

這除了是人命安全的問題,還有是關於青少年人在香港的未來。試想想,被捕青年被虐的話,本身除了是被捕者,也同時成為受害人,在這情況下,他們保釋後只會增加對警察和政府的不滿,更會覺得社會一片灰暗,一向相信的價值被嚴重扭曲,反而導致他們未能好好地對被捕一事作出反思,且更會制造一個「被捕、虐打、仇恨」的惡性循環。故此,逆向保護與審問前介入,是保護被捕青年,免受惡意的身理和心理威脅,令他們留有健全的心志,好好為他們和香港的前途作出思考。

總結及建議

當在荃灣的警員說社工教壞青少年的時候,業界對警方的無知只能表示遺憾。大家請留意,當年立法局成立一個草案專案小組去研究《條例》的修訂,成員認為「社會大眾對社工專業操守有信心」,相信執行法例時不會有濫權問題或未能充分保障兒童的利益。這句說話,不單是一個狀態正常的社會對社工的認同,同時這亦代表我們對社署的期望。

社署應立即與警方和保安局展開對話,並開始派員前往各區警署駐守,一發現有看來有身心被虐的情況,便要引用條例賦予的權力,馬上把被捕者帶離警署,再作跟進;此外,社署需立即調整「社區支援服務計劃」的介入流程,由一個自願性參與的服務,變成為一個必需的步驟,且推前啟動服務,由被捕後帶返警署一刻便需社工陪同左右。

請社署不要輕看它本身的使命和權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