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逆權運動的巧合(一):由「孤星淚」說起

2019/11/1 — 18:06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柯莫柔】

港足於九月十日假香港大球場迎戰伊朗隊,爭奪世界盃外圍賽晉級資格。離場時望見遠處違泊的司機拿起擋風玻璃的交通告票罰款,直到走近時才聽到他以汽車音響播放著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而當時播著的是那句 It is the music of the people who will not be slaves again. 世事就是如此巧合,同一個詞語,「不願做奴隸的人們,把我們……」對香港眾人的感染力,遠遠不及法國大文豪雨果大作「孤星淚」的音樂劇版本。細嚼之下,就會發現 people who will not be slaves again 強烈表明了擺脫奴隸的意識,這一點英文版本自有其優勝之處。

很多人對歐洲史認識不深,分不清法國的多次革命、叛亂。最多人認識的法國大革命,其實是 1789 年最成功那次,當時的原則「自由、平等、博愛」一直在推動許多社會「民主、自由」的改革,在二百多年後的今日仍不過時。法國第一共和的成果後來被戰績輝煌的拿玻倫一世收割,直到 1815 年滑鐵盧戰役他戰敗後,法國又回歸專制統治。國民漸漸發現虛耗一場,終於在1830年再次革命,成立了君主立憲政權。可是建制派不滿大權旁落;改革派不滿政權並非共和,於是發生了 1832 年的叛亂,也就是雨果「孤星淚」筆下的起義。

廣告

其實「孤星淚」小說於 1862 年發表後,直到 1980 年才有法語版本的音樂劇,直到 1985 年才有英語版本以及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一詞。題外話,法國 1832 年起義徹底失敗了,所以香港 2014 年的運動主題曲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的確並非太吉利。故此 2019 年的主題曲改為「願榮光歸香港」就更令人欣慰。

提到「孤星淚」,就不得不提它的主線之一 — 怎樣才算法治?立法、守法、司法是法制,問題是法制可能會過時,也可能根本就不人道,所以法制只是末,以民意授權為法律基礎的法治才是本。因此「孤星淚」的主角尚萬強為了飢餓的外甥偷麵包先被判 5 年,最後陸續增加至 19 年的苦役,這些都是當時的法制,可是卻並非許多法國人,包括雨果心目中的法治。

廣告

一直苦苦追捕尚萬強的警官賈維爾,不正正是香港今天的當權及藍營者嗎?口中只有守法和違法的意識,卻從來都不思考法治的意義。沒有民意授權的制度,始終會有被挑戰甚至推翻的風險。在這一點上,雨果是善良的,當賈維爾發現法制的不人道後,他先是放走了尚萬強,並自盡明志。是故,但願香港政府最後都能夠「網開一面」。

其實,連法國這樣「嬴在起跑線」的國家都經歷了好幾次革命,才逐步走到始於 1958 年的第五共和,我們就應該明白,路可能很想像中長。七月一日不是 end game, 十月一日也不是死線,所以抗爭者的首要原則永遠是盡力「不受傷,不被捕」。只有這樣我們才能重現香港的榮光。

作者自我簡介:公務員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題為「逆權運動的巧合(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