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逆水行舟反歧視

2015/5/22 — 10:28

【作者:陳為建,進步教師同盟成員,中學教師】

在許多國際教育平台上,社會共融都是教育的其中一個目標。我們每個人都有特長,譬如你邏輯推理好,他藝術創作了得。同時我們每個人也有特殊需要,例如你不善言辭,他比較固執。社會共融就是從生活層面明白到每個人都有特長和特殊需要,人際交往應該可以懂得欣賞別人的長處,每個人有機會發揮他的長處,也可以互相理解別人的特殊需要,人與人互相體諒和尊重。比較強烈的特殊需要不是性格和能力,而是天生或後天的障礙,例如視障、聽障、肢體殘障、智障、自閉症、注意力不足症、讀寫障礙、語言障礙等。

不過在今天的香港,無論學校和老師怎樣照顧學生的不同學習需要,希望把社會共融的種子栽種到學生的心裡,社會共融依然是一種奢侈。造成這種反人類的趨勢,皆因一些社會知名人士如專欄作家和立法會議員,竟然不斷製造歧視分化,還自以為為民請命、為社會排難解紛,結果歪理層出不窮,還用上偽科學的統計方法和數據,欺騙廣大巿民,最後把歧視分化偽裝成社會共融反歧視!

廣告

最近一位工會領袖竟然認為豬肉佬、屠夫等稱號帶貶意,所以倡議為此行業正名為「肉類分解技術員」。職業根本無分貴賤,在外國很多豬肉佬和屠夫都碩士畢業,教師都每天在分解發展中人類的陋習和惰性。根本不是名稱,而是這位工會領袖其身不正,壓根兒看不起豬肉佬和屠夫!難道廁所清潔工要正名為社會衛生督導師?茶樓點心傳遞員需正名為個別膳食物流經理?所以自我增值真的很重要,有空多閲讀長點知識,給你霸佔到公共空間又如何?只會說句粗口髒話罵年紀小的人,說句像樣的道理也不可以,不折不扣是一位「社會分解技術員」。

又例如那位自命擅長家長教育的專欄作家,發生了警察錯誤拘捕了智障人士,過程還有妨礙司法公正之嫌,這位作家竟然可以說警方公正,事主只坐了72小時冤獄!即使是1分鐘寃獄,都不能接受。何況事主是有特殊需要的人士,偏偏利用他的缺陷來欺侮他,實在不是文明人所為。這位作家無視苦主的身心靈創傷,反而對欺凌者歌功頌德,實在過份。這都是近在咫尺的不公平事情,絕對是歧視。作為知識分子,本應明辨是非,卻以為自己有三寸不爛之舌便可以戾橫折曲,甚至含血噴人,實在恥與為伍,稍稍瞄一下她的專欄,也要馬上洗眼。

廣告

可笑的是有位太平紳士立法會議員,竟然發公開信要求設立智障人士自願登記名冊。好像整件事需要負責的不是警方,而是那位智障事主,若不是他智障就不會釀成警方尷尬?這樣的歪理企圖轉移視線,設立名冊更是對智障人士的侮辱,美其名是避免日後重蹈覆轍,實際上是標籤有特殊需要的人。有這樣的立法會議員,難怪香港社會的民智每況愈下。很多人說她的學位是買回來的,當立法會議員本應有點誠信吧!但聽其言觀其行,不禁開始懷疑。

很多人只着重經濟成就,就以人均生產總值計算,香港在世界名列前茅,大陸最好的城市還不及香港的一半。不過,論文明程度,就是這些社會知名人士,就已經是世界倒數數一數二了。作為教師實在很無奈,教學生反歧視卻好像每向前走三步變被這些社會知名人士逼得退後兩步,只好等一天這些社會知名人士「再啟蒙」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