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逐寸品評思方劍:論李天命審陳文敏

2015/10/12 — 10:42

圖片:電影《龍咁威》劇照

圖片:電影《龍咁威》劇照

著名哲學家,前中大哲學系講師李天命博士,可稱哲學界一代宗師。武術界有李小龍將中外武術去蕪存菁,昇華成「截拳道」,而哲學界則有李天命,將哲學化繁為簡,建構成思方學和天人學,提煉出「哲道」。

成長於九十年代的一代人,對李天命不會陌生。九十年代的大學生未讀過《李天命的思考藝術》,比起未看過黃霑的《不文集》,可能會更令人驚奇(2003年的電影《龍咁威》也曾拿此書名開玩笑)。李天命通過發表文章與公開辯論,向普羅大眾展示了「語理分析」的入門方法,教導云云眾生破斥思考謬誤與謊言廢話,免受思想操控。在推廣和教授思方學這方面,李天命實在居功至偉。

最近李天命於其網站發文(1),批判陳文敏於明報發表的《政治干預大學自主和言論自由》一文,其後再次發文點名批評及諷刺馮敬恩(2),引起各界極大迴響,無論網上或報刊上,都出現大量對李天命言論的批評,當中不乏城中名人學者。綜合各路批評,大概有以下三種論調:

廣告

「投共論」:有人說李天命投共,我相信這個可能性很低。他既淡薄名利,但亦擁有名利,還有甚麼利益可以令他投共?
「老化論」:很多人說李天命老了,思想不如以往靈銳,對新一輩的學者和學生看不順眼、亂評政治,晚節不保,等等。
「大局論」:亦有人說李天命不顧大局,只挑選反建制中人來批判,對政府高官的荒謬視而不見,是不顧香港自由日漸收窄的選擇性批判。

李天命的支持者質疑,各種以上論調,全部都沒有實質地指出李天命對陳文敏的批判有甚麼破綻,或不合邏輯的地方。如果李天命的論點確當而有效,為甚麼不能對陳文敏的謬誤作批判?如果對李天命的論點有錯謬之處,何不直斥其非?

廣告

和不少朋友一樣,我一向視李天命為偶像,因為他啟發了我的獨立思考。而從獨立思考推斷,號稱思方「無懈可擊」的人,未必就是「無懈可擊」。基於這個推斷,我嘗試將李天命批判陳文敏的全文逐點審視,看看是否沒真的無懈可擊、命中要害,沒有爭議空間。

一篇文章,邏輯上可以全無破綻,亦可能全為謬誤,但更有可能的,是文章部分無誤,部分有錯(如果是李天命的文章,則「全無破綻」的機會極之高,「部分有錯」的機會非常低)。所以我以下只想指出我認為有問題的部分,並非要全面推翻李天命對陳文敏的批判。在評論的時候,我亦認為不能只說「理」(語理分析),不論「情」(實際情況),希望討論能夠「情理兼備」,在此先作申報。

引用李天命原文(《智劍天琴》試稿 i) 如下(按:”//”之內為陳文敏原文):

‧1‧
//近日左派報章藉教資會的研究報告對港大法律學院和我自己作瘋狂式的攻擊//

審:
文章一開頭第一句便溢出了氣急敗壞之情。
個中要害,看來在於「對……我自己作瘋狂式的攻擊」。
其實這個「我自己」只消無懈可擊的話,便該智珠在握而氣定神閑的。

很多批評這段「審批」的人都已經說過,「文章一開頭第一句便溢出了氣急敗壞之情」這句「觀察」,在討論上根本毫無意義,假若以此作為論據,更是犯了「不相干的謬誤」。

當這句純粹為李天命的個人觀感,暫時予以不理,下一句明言「個中要害」,就要好好研究。

李天命指:

個中要害,看來在於「對……我自己作瘋狂式的攻擊」。

評:
等一下,「對港大法律學院和我自己」怎麼被簡化為「我自己」?這個省略是否不影響原文意思?

如果有影響原文意思的話,這個刻意的省略,是否大意,還是故意?以李天命此等心思縝密的思方高手,大意的機會又有幾高?

事實上,左報除了以大篇幅批評陳文敏外,亦有大肆批評港大法律學院。依上文下理,陳文敏的意思是左報為了向港大為其任命施壓,所以抨擊陳文敏外,亦以同時抨擊港大法律學院。左報為官方消息發放渠道,方向與中央大致統一,可對支持陳文敏的港大法律學院教職員施加壓力(例如影響續約、任命、升遷等機會),所以省略了「港大法律學院」,將視線轉移到「我自己」(陳文敏),既可以淡化施壓力度,亦可凝造陳文敏「氣急敗壞」的形像。

這種刻意省略,唯恐有誤導之嫌。

李天命續說:

其實這個「我自己」只消無懈可擊的話,便該智珠在握而氣定神閑的。

評:
這句亦與討論毫不相干,以「陳文敏不是智珠在握而氣定神閑」而推論出陳文敏「並非無懈可擊」的話,可說是犯了「不當預設的謬誤」。

‧2‧
//原因之一是傳聞我可能出任大學副校長一職。//

審:
以//原因之一是傳聞我可能出任大學副校長一職//去回應對方批評的話,那就構成了訴諸動機的謬誤了。(詳見<鑄劍篇>>第III部)

評:
陳文敏不過是表達了個人對事件的理解,並沒有表達過「傳聞我可能出任大學副校長一職,所以你對我的批評並不成立」,如何會「構成訴諸動機的謬誤」?無論陳文敏對左報批評的回應是否合理,最起碼在該文中他並沒有以動機作為反駁理據。

簡言之,不能夠因為「陳文敏認為因自己可能出任大學副校長,引至左派報章對港大法律學院和自己作出攻擊」,而推論出「陳文敏認為因自己可能出任大學副校長,所以左派報章對港大法律學院和自己作出攻擊並無理據」。

這是非常微妙的偷換概念,因為若果陳文敏以對方動機當作理據去駁斥對方言論,才會構成「訴諸動機的謬誤」。李天命將「當作理據去駁斥」換作「去回應對方批評」,實在難以說得過去。

‧3‧
//大學任命副校長本是大學的內政,左派報章以這種批鬥的方法向大學施加壓力,已屬嚴重干預院校自主,影響的不只是港大而是所有大學的自主。//

審:
( a ) 所謂的「批鬥」,與「批判」有何分別?是否你對別人的批評就叫做「批判」,別人對你的批評則叫做「批鬥」?
( b ) 此地多間大學均靠納稅人的稅款支撐的吧?報章不能評論大學任命副校長的事宜嗎?一提出評論就是「嚴重干預院校自主,影響的不只是港大而是所有大學的自主」?
( c ) 你的說法(指報章「嚴重干預院校自主」) 豈非嚴重得多?——那就是嚴重干預言論自由——須知院校自主主要只關乎院校小眾,言論自由則廣泛關乎社會大眾。

評:
(a) 這點不能不同意。「批鬥」這一詞彙令人聯想文革,現在的情況和文革相比應該差天共地,以「批鬥」來取代「批判」,未免誇張作大。

(b) 上文提過,左報為官方消息發放渠道,方向與中央大致統一,左報的批評難免予人「替中央傳話」的聯想(當然亦有人會認為此乃「想象力太豐富」,但事實上並非天方夜譚),因此左報大肆批評院校,實質上對支持陳文敏的院校職員確實會構成壓力。

當然,「嚴重干預院校自主,影響的不只是港大而是所有大學的自主」這種上綱上線之說,不能說沒有誇張成分。

在推理上將現實因素撇除,將「左報」(官方消息發放渠道)「降格」為一般「報章」,無視左報編輯方針實為建制勢力所指導的事實,當然可以得出「左報沒有預院校自主」的結果。

(當然某些人亦可堅稱左報獨立自主,並無受到任何勢力指導,然後舉例說六四時文匯大公都有發聲明支持學運云云,但這種說法比起「王晶二十多年前已在其電影如《精裝追女仔3》(3)、《整蠱專家》(4)等諷刺共產黨了」或李天命稱「當許多許多人都在歌頌『偉大導師』的時候,前期拙作〈論分析哲學〉(1976)已在諷之刺之了」等等強不了多少)

換轉角度來說,一般報章就算想向院校施壓,力度也難以和中央關係密切的左報相比。再退一步說,假設(只是假設)坊間有報章實由邪惡的美帝支持,並以利益收買了某學者,意圖「干預院校自主」,其政治實力又怎能與由中央支持的左報相比?

(c) 根據陳文敏的邏輯(即「受到左報大肆批評」等同「嚴重干預院校自主」),再以「子矛子盾」法去推論,陳文敏批評報章「嚴重干預院校自主」,也可以說是「干預言論自由」了。問題在於,「左報挾中央之威向大學施壓」的影響大,還是「落選大學副校長挾民意壓抑香港言論自由」的影響力大?兩者以賦能判斷,何者較為可信?

‧4‧
//對敢言的學者的打壓,更是企圖壓制言論,侵害香港的核心價值。//

審:
自命為「敢言的學者」不等於是敢言的學者。
批評某個學者不等於「打壓」那個學者。
批評港地某個學者不等於「企圖壓制港地的言論」。

評:
這句「…不等於是敢言的學者」除了暗示陳文敏自命敢學者但並非敢言學者之外,可謂多餘。就如我也可以問:自命「無懈可擊」的哲學家,是否等於是無懈可擊的哲學家?

批評某個學者不等於「打壓」那個學者。

近日無論網上或報章,都出現大量針對李天命批評,我們是否可以說「網民打壓李天命」或「本地知識份子打壓李天命」?

在這問題上,有需要釐清「打壓」的意思,以免大家對「打壓」的定義不同,變成雞同鴨講。李天命沒有說明甚麼程度的施壓才算得上「打壓」,是否講錯說話,廷杖三十,才叫打壓?還是如文革時期的批鬥,要遊街示眾才叫打壓?

陳文敏的處境,是左報在同一天內刊登12篇文章(包括頭條)批評陳文敏,其客觀效果是向港大校務委員會的親建制人仕表達中央立場。對陳文敏和反建制的港大學者來說,這意味著個人立場會影響大學任命,而不是按領導才能、學術成就、國際視野等等非政治因素而決定,亦即是說,反建制學者將難以獲得重要職位的任命。所以陳文敏將「左報攻擊」解讀為「政治打壓」(請留意:陳文敏反駁左報的其理據當中,並不包括「傳聞我可能出任大學副校長一職」這一項在內)。

這個道理相信一般普羅大眾都能理解,並不需要特別的邏輯訓練。這種施壓手法是否「打壓」?則要視乎如何定義「打壓」。

(星加坡少年余澎杉(Amos Yee)在網上批評李光耀後,被判入獄及可能有精神疾病,被關在精神病房55日,我相信大部份人會同意這是政治打壓-當然亦有人選擇堅信精神科醫生的「專業」,認為余澎杉的確患上精神病。)

對於施壓者是否「企圖壓制言論」,我認為這是一個斷言,有可能言過其實,因為這種力度的施壓,只會激發出更多言論,就算有這個企圖,也不過是「愚蠢的企圖」。但若說施壓者以此「勸喻」港大教職員支持建制派,否則會影響士途,相信很多人都會同意這個講法。(至於陳文敏若獲任命,會否「打壓」建制派學者,影響他們的任命和升遷,則只能夠猜測,並不在本文討論範圍)

‧5‧
從港地某個自命敢言的學者被批評一跳就跳到「企圖壓制言論,侵害香港的核心價值」,這樣子的遠距彈跳,恰恰犯了上綱作大的謬誤。(參<<鑄劍篇.III)

最後一點「遠距彈跳」,基本上是李天命對陳文敏文章的謬誤總結。我個人亦認同,這種「彈跳式」說法和「沖涼太久等於浪費食水,會引起全球暖化,嚴重影響地球生態環境」一樣,犯了上綱上線的無病。但以實際情況來說,若果不正視浪費食水的問題,的確會對生態造成壞影響。

李天命最後以「扼腕嘆息」作結:

‧嘆‧
曾任香港大學法律學院院長、如今可能更上層樓出任香港大學副校長一職的這位陳教授,其頭腦級數被揭破如上,讓人捧腹之餘,不無感嘆。
地球上,大學師生之中,有睿智者,有平庸者,正常不過。睿智者罕,平庸者眾,正常不過。只是有關人等竟無一人能看穿這位陳教授的申辯所藏大堆弊漏的話,那就庶幾不會讓人捧腹,而只會讓明眼人扼腕嘆息的了。

若說「有關人等竟無一人能看穿這位陳教授的申辯所藏大堆弊漏」,李天命網站上的支持者又有否嘗試逐點審視李天命的文章呢?還是基於「李生辯才無雙無懈可擊」的信仰,而盲目支持呢?

李天命所講的「網上蜉蝣」、「大堆頭人海戰術衝鋒卒」,除了無力駁斥其論點的政治盲潮外,是否包括在李天命網站上終日貼肉麻恭維說話,但對批評李天命的文章視而不見、不駁不回,只會裝作「站在智慧頂峰」而不屑一顧,或只對反李聲音作人身攻擊的盲撐者?

 

 

(最後拾李生牙慧,特此聲明:本人僅僅精於科技,希望其他方面可以不負文責。(5))

 

相關連結:
(1)《智劍天琴》試稿 i(李天命網上思考)
(2)《智劍天琴》試稿 i(李天命網上思考)
(3)《精裝追女仔之3 狼之一族》電影片段
(4)《整蠱專家》電影片段
(5) 《上集 (不一定有下集)》(李天命網上思考)

原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