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這人流仿佛是一種輪迴和循環 我們都困在其中

2016/11/7 — 10:05

2016年11月6日,香港西營盤西邊街、德輔道西十字路口情況。

2016年11月6日,香港西營盤西邊街、德輔道西十字路口情況。

【文:胡清心】

又一次,黑夜中,我站在人群之中。

與兩年前不同,人群雖然聚集,氣氛卻是沉默,沒有大聲公不停的呼籲,湧動的人潮和喧囂,沒有來回奔走通報消息的人群,空氣也沒有了那種箭在弦上的緊繃與蠢蠢欲動,好像隨時有什麼會爆炸,有什麼會被點燃,一切盡是未知,任何一種可能都會在下一秒噴湧而出。

廣告

而這次的人群,卻是出奇的沉默與寂靜,甚至連前線的衝突都像是另一個世界遙遠的傳聞。人們只是站在原地,觀望。恐怕不明真相的人若是路過此地,只會感到詫異,這是什麼行為藝術?一個一個佇立在路中央,或抬頭張望,或低頭看著電話。沒有活力,沒有熱血沸騰,每一個人,就像是一個獨立的原子,佇立在這裡,不知從哪裡來,也不知往哪裡去,仿佛此刻便是永恆。

兩年前與現在,最大的不同,在那時一切都是未知,充滿著急於表達的憤怒與呼聲,對未來充滿期望;而如今,結局會如何,早已在一次又一次的演練中了然於胸,而口中再也沒有輕易可喊出的口號,因那些真理於過去兩年已經不止喊了多少遍,卻毫無用處。

廣告

這種世故與無奈,這些絕望與無力,是這兩年中我們的改變。

但為何此刻,仍會站在這裡?連自己都找不到一個清晰的訴求和方向,或許是不甘心,或許是不知道該做什麼,卻又知道什麼都不做是不對的,總要做些什麼。

可是,眼中那希望的火花,那份世界可在朝夕間顛覆的信心,那份衝動和熱情,已經被現實一次又一次打擊。往前,是對峙的前線,卻不敢往前衝,是否有內鬼故意搞事,害怕被利用讓我們卻步猶疑;往後,便是空蕩蕩的大道,隨時可以退卻,可要捨棄同袍,也需要勇氣。

於是剩下的,只能佇立在原地,不知道在等待什麼,不知道要往哪裡去,不知道未來會如何。我們可做的,只有佇立在這裡,默然地,對得起自己,對得起所愛的我城。

有人不斷離開,也不斷有前來的人擦肩而過,這人流仿佛是一種輪迴和循環,我們都困在其中,卻找不到破局的出路,被此刻、被懷疑、被憤怒、被無力、被無望所折磨。This night never ends。

 

作者簡介:香港中文大學文化與宗教研究系博士生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