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這個時候宣布棄選的政治意圖

2016/12/9 — 18:50

資料圖片:梁振英

資料圖片:梁振英

我認為梁振英其實從來沒有諗過要棄選,他近期還在頻頻出面接見年輕人及接見學生。他女兒出問題也非始於今日,近日入住院一事,只是給予了梁振英一個最有體面的下台階。

他的一眾死硬梁粉,直到這一兩天仍然在言論上意圖把主要挑戰者勸退或嚇退;他自己仍然在言論上、姿態上與曾俊華在鬥爭。

廣告

因此,在這個時候棄選,主要的作用我認為還是要影響周日的選委選情。在北京操盤的,可能已經計過數,如果不設法打散現有泛民主派陣營的部署,真的出現泛民反梁陣營取得三百席或更多(這個可能性真的存在),再加上部份工商界及專業界別暗地裏也不滿意梁振英,可能令操盤的難道越來越大。安排及早宣布CY棄選,肯定是想令ABC這一個訴求的意義打個折扣。

我不在香港,一直没有時間詳細看香港方面有關此事的報道。也不知道其他政界、潛在已知的、及潛在未知的,或有可能參選的人如何反應。不過我覺得有幾方便仍然需要警惕,選民及參與選舉的選委候選人不能掉以輕心。

廣告

首先,梁振英會不會在選舉結果出來之後,一個回馬槍反口出來參選?以共產黨的為不按牌理及梁振英的奸姣性格,況且他參選棄選都不需要辭去現有特首的職位,所以在特首選舉提名期截止之前都不能對此掉以輕心。ABC仍然是必須堅持的政治訴求。

香港現時的問題主要是制度問題,梁振英只是把制度的最惡劣的地方發揮得淋漓盡致。只要制度不變,誰人當選都必須是得到北京的祝福,一定最終難乎眾望。我們對這一屆選舉無可奈何,長遠的鬥爭是繼續爭取一個合理的政治制度及體制。但對於這一屆特首選舉,仍然要爭取發揮最大可能的影響,要併輸來打,阿Q一點,要輸少當贏。去到最後,就算參選的個個都是Evil,都要盡量爭取把 the Least Evil 選進去,或盡力阻止 the Most Evil 當選。未到最後,不應放棄;就算輸淨條底褲,都要保住條底褲。這是我們對香港,我們這個社會,能夠盡的起碼責任。

如果有300席,我認為任何一位參選人都不能不重視,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降低北京操盤的精確性,說不定可以影響個別參選人的政綱,甚至可以令重啟政改的機會上升。如果有300席,也可能會提名到兩個人出來參選,這又會干擾建制派內部的部署及協調。就算最後不幸成不了事,都可以搞串個party,增加北京及建制陣營的成本。這也有可能會令重啟政改的機會比不做任何事增加。總之就是作最壞的打算,作最好的準備。

我明白有些朋友想突出制度的荒謬性,但我仍然認為制度已經夠荒謬,已經荒謬到無人不知。

所以泛民陣營的選委,必定要把最多的可能性與選項保留在自己手上,不到最後,都不可以自斷後路,不可以自己綁著自己的手腳。我不反對有人最終決定投白票,但白票只能是眾多選項其中之一項。梁振英「說」棄選,不明確性實在已經在增加,更加不應只強調「只會投白票」。我仍然希望,一直標榜「投白票」的朋友,可以容許自己有更多選擇,也容許支持你的人有更多選擇。

最後也呼籲各位選民,繼續ABC之外,繼續爭取把自己那張作用十分有限的選票的作用盡量發揮。正因為誰也不確定3月選委投票那一天,會有那些人供大家選擇,大家更加要慎選選委。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