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這個社會病了,要醫

2019/7/30 — 18:38

7.28 西環衝突

7.28 西環衝突

【文:倪明醫生(全民教育局 HKEd4All 特約文章)】

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公共衛生學院就本港過去十年抑鬱症狀及自殺念頭的精神健康追蹤調查。今年 7 月 12 號公布研究報告,指出本港出現疑似抑鬱症比率由 2011 至 2014 年期間的 1.3%,於 2014 年期間升至 5.3%,至最近 6 月至 7 月反對修訂期間更攀升至 9.1%。港大醫學院院長梁卓偉形容,當前社會已彌漫「精神健康疫症」,就像流感,或者其他病一樣,屬於疫症,有傳染性,有相當的死亡率,而且沒有疫苗,亦未能評估是否已達高峰,情況令人擔憂。

這個社會病了,是有很科學的數據證明的。

廣告

而這個社會病了,已經不需要用數據來證明了。

身在香港,連續兩個月,每週都有遊行,聚會,大熱天時。聲嘶力竭的口號,遍地開花的便利貼,我相信沒有人還感覺不到。因為我們看到更多的,是暴力,暴力,還是暴力!

廣告

做為醫生,我尊重生命,反對一切暴力!包括制度的暴力。做為醫生,拯救生命為己任,最起碼,不可能去傷害生命啊!以前香港人看見催淚彈,跟見鬼一樣,逢人便哭訴。現在?家常便飯,像放煙花一樣,只要聞過一次的人,隔著屏幕都聞得到那股刺鼻令人窒息的味道。

被咬斷手指的警察,被打到眼睛失明的老師,掌骨被打斷的記者,被催淚彈打中頭部一度心臟停頓的電台司機……這些所有的所有對他們每一個個人來說,都是永久的傷害。而所有受傷的人,都需要整個政府醫療系統去消化。

如果把香港社會看成是一個人,那她真的病了,每週都有嚴重流血事件。而這些衝突事件就像發燒一樣,是最明顯的表徵,最能吸引到所有人的注意。這是身體在求救的信號。

譴責,譴責,強烈譴責。政府除了譴責,沒有任何做為。五大訴求,無一回應。

一個人發燒,肯定是有地方出現了問題,細菌感染?病毒感染?吃錯了藥?還是有腫瘤?你如果不找出來,一味給退燒藥,一味潑髒水,用布遮蓋,解決不了任何問題。

我們經歷過太多,不解決問題,只把喊有問題的人解決掉,件事就結束了。

這次,我一點不樂觀。

港澳辦 7 月 29 號召開記者招待會:講到要推動經濟發展、民生改善,特別是幫助年輕人解決在住房和學業、就業、創業等方面遇到的實際困難,紓解他們的怨氣。

無論 2014 年的傘運還是現在的反修例運動,中央總是反復強調要搞好民生,要發展,就能疏導社會怨氣。而在大陸全部主流媒體的統一口徑都是,香港青年上不了樓,賺不到錢,所以鬧;香港這麼憎恨大陸,主要是因為眼紅大陸經濟好了,自己差了;再來,就是美國人的幕後操縱。

反復十年的洗腦,大陸民眾深信不疑,不知道是不是當權者自己也被深深折服。

前幾天去到中大百萬大道參加一個醫科生的聚會,他們分享他們在街頭做急救的過程,受傷的經驗,他們對社會的看法、失望、焦慮,但不放棄,他們渴望長大,學成之後可以幫助更多的人。眾所周知狀元多數都會選擇讀醫科,一畢業的起薪點要上樓已經不困難,他們沒有經濟上的擔心,卻有很多怨氣。

兩百萬人的遊行,不是幾個學生或者年輕人可以做得到的。各大主要專業團體各種聯署,不是因為沒有錢。如果錢能解決的問題,那就不是問題了。現在最好賺錢的地方哪裡?就是大陸啊!你們問問黃祖藍一年在大陸賺多少錢?

斷錯症,下錯藥,會有很嚴重的後果的,不是我們社會能夠承擔的。自從六月以來,被報導的,已經有 6 位人士明確為了這件事,自殺了,生命就結束了。整個社會很害怕,各大媒體統一低調處理,因為確實會有模仿效應。

受傷最多的是年輕人,但他們很多不敢去醫院,怕在醫院被捕,只在現場找急救人員沖洗傷口就算。因為這件事,我們醫護界是首先發聲明的一個專業團體。

病從淺中醫,預防遠大於治療。很可惜,預防我們沒有做,而且,我們已經錯過了能簡單治療的時機,現在,香港基本是在各器官衰竭,休克的邊緣。

香港的命脈是什麼?國際金融中心。恆生指數就是她的 vital signs 生命體徵。大家可以看到,從四月開始,指數一直跌,六月頭,要強硬通過條例的時候,指數是最低的。政府宣布暫緩之後開始回升。之後上下波動。這個狀態岌岌可危,很危險,當恆生指數狂瀉的時候,所有人,那些把股票、樓價、錢當做是最最在意的東西的人,無差別地都會受到重創。

這個社會病了,要醫,病情已經很嚴重。我是醫生,只會醫人,不會醫一個社會,我沒有辦法。我也不期盼有「天降偉人」這種虛幻,全社會的共識和努力,有能力,魄力的賢者們,救救香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