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這幾天聽到最多的是「我不幫小學雞」

2016/11/5 — 23:29

游蕙禎、梁頌恆

游蕙禎、梁頌恆

【文:袁師母】

這幾天聽到最多的說話不是「反對釋法」,而是「我不幫小學雞!」。社會對游蕙禎、梁頌恒事件的批評層出不窮,讓我也參予一份,跟大家分享我個人的一點點感悟。

他們的所為顯出了他們是自小在香港的法治和教育制度下成長的典型年青人。他們必定參考了長毛和毓民過往的宣誓而作出今次的宣誓。他們確信法治與案例,所以他們應該沒有預期自己的行為帶來今天的後果。他們以為依法按例錯了或未完成宣誓必定能夠再誓。可惜他們超越前輩,走得更近崖邊,另外他們忽視了主席不是曾鈺成,而是零票梁君彥呢!

廣告

republic 還是 re fu king chi na,是講者有心還是聽者耳鳴?被誇大為辱國?大家心中有答案。在雨傘我曾勸喻大家在運動中少講粗口,因為將來可能因為粗口而在大事上功虧一簣。

HongKong is not China。完全沒有問題。有次我到日本,一所旅店在當眼處請遊客簽名,板上分有Hongkong,有China,我把名字填在Hongkong 那欄。在英國向人介紹自己,我說 I'm from Hongkong 或者I'm Hongkonger 。但我絕不會說 I'm from China 或者 I'm Chinese。我絕對不是港獨主義者。Hongkong is not part of China 這才意思上有問題。事情的核心是為甚麼愈來愈多人說 HongKong is not China,壓制民意並不是一個解決。

廣告

青政的宣誓引起立法會混亂,再引動人大釋法 — 我未能同意這句說話。因為今天是一個集體的結局:梁耀忠棄席,秘書處偏頗,梁君彥調序違規,建制派流會要脅,689干預立法會。若只是指責青政,是偏頗。

青政的行為要全港人承擔 — 我倒是承認這句。當看見梁耀忠棄席,我第一次氣憤。聽到梁君彥調序,第二次激憤。釋法,實在又憤又痛。不只青政,所有立法會議員,任何一黨,任何一位議員,過往在立法會做的事都是由香港人全力承擔,沒有例外,高鐵、領匯都有泛民投贊成票,不詳列事例了。

我忽然想起同時間進行的七警案:七警怎麼這樣痛毆曾健超?當中還有總督察呢!他們不識法律嗎?他們不知連工和長俸都完蛋?他們不知刑事?現在誰個不知道他們死頂?警察不知道他們錯?不知道他們影衰警隊?為甚麼沒有警察說七警是被黃絲或某某富人買下的鬼,做出超理性,有證有據的壞事,使警察成為黑警? 事理非常簡單。

兩位青政新丁,承受著自己行為的後果,卻同時把傘運和蛋運的靜止、港人老青的代溝、黨派議員的分裂和惡鬥、中港主權、法治的脆弱、自由的框架……等等,一起重現動態,讓我們更清楚掌握香港未來真實的處境。

我未能贊成青政所有的做法和說法,但發生在他們身上的事協助了我確定香港的現實。我樂於捍衛他們作為民選議員該有的權利。

反對調序,反對釋法,反對針對年青人。

 

(標題由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