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這是一場戰爭

2019/7/16 — 14:58

7 月 14 日晚上,警方於沙田新城市廣場展開清場行動

7 月 14 日晚上,警方於沙田新城市廣場展開清場行動

7 月14 日晚新城市廣場發生的一幕,根本已是一場「戰爭」。

但任誰都見到:這是警方自己一手促成、完全可避免的戰爭。你在外面大街清完場,等示威者入商場自行坐地鐵散去就是了,偏偏這時候「full gear」殺入商場,這不是在挑釁示威者還擊,又是什麼?(而新聞片所見,當時商場大堂內黑壓壓站滿了人。)剛才在臉書重看「有線電視」當日的示威及清場直播(經剪輯),聽到主播在晚上九時左右說:「街頭已沒有示威者,看來清場行動已接近尾聲。」而鏡頭所見,是「沙田廣場」外面空蕩的街。試問如果不是防暴警入商場趕盡殺絕,年輕人早就回家睡大覺了,又怎會有之後的困獸鬥和大混戰?

我是下午五時到達大圍站的,但最後沒行到衝突前線(源禾路)已離開。當時有種山雨欲來的氣氛,商場前的長街(沙田正街),年輕人排了幾條「人鏈」在傳送物資,沿途的黑衣義工不斷說前面已放催淚(在文化博物館那邊,義工已叫人不要前行)……街上的人似乎比往日躁動,我又不熟地形,所以六時左右走進新城市廣場二樓隔窗觀看一會情況後,便坐地鐵離開。

廣告

到晚上十時許,在銅鑼灣某食店看手機,才知爆發了商場大混戰。在一堆薯條前,我看著臉書直播,憤怒莫名。警察全身武裝,衝入仍在營業的華麗商場拉人,這已不是前線行為克不克制的問題,而是警方高層心理變態。先不談進入私人地方是否合法,我只想問:指揮官何解會作出如此荒謬的圍捕行動?殺進一個幾乎沒出路的封閉空間(據新聞報導,9 點 20 分,警方封鎖新城市廣場的港鐵出口及巴士總站出口,無論示威者或一般市民,一律被困連城廣場和新城市廣場內),導致困獸鬥,豈不是推示威者去死?以至推那些前線防暴去死?

有線電視有一段新聞片,可清楚見到幾個被團團圍住(雜物從四面八方擲來,包括樓上)的年輕防暴,他們眼神是一片迷茫呀,大佬。再看看示威者,這樣被趕盡殺絕地圍堵,連日來對「黑警濫權」的憤怒隨即大爆發,見到落單防暴,很多人都怒不可遏出盡力攻擊。大佬,只有在戰場對敵人,才會如此性命相搏!但為何在對陣的是警察和青年?

廣告

一場政治風暴,變成警察和人民在開戰。

明明「始作俑者」是林鄭,不回應人民訴求的是林鄭,不躝下台的是林鄭,但她將警察推出來作「磨心」,猶如其「私人軍隊」,保衛其爛政權。我相信警察自己也不是不知道。看 CCTVB 新聞,警察員佐級協會主席林志偉便說:「有人說我們做了政府的磨心,對於這說法我不能否認,這是政治問題,覺得應該政治解決。」(此人有時說話頗中肯,這次便沒因林鄭說「我不會出賣警隊」而為她護航。)

但現在警察和示威者的仇恨關係已「越鎖越死」,比雨傘運動時的仇警情緒更甚。這樣對運動不是好事。

很多人都愛引用村上春樹的話:「我永遠站在雞蛋一方」。但我卻一直講唔出,因為我擔心:「殺君馬者道旁兒」。太鼓勵雞蛋,會令已經躁動的他們更易躁動,下次可能就不止擲雨傘,而是要和警員撕殺至兩敗俱死。當夜沒搞出人命是香港好彩(現時兩人命危),但這好彩隨時會離我們而去。

到底林鄭還要龜縮到何時?還要害香港到何時?

寫到這裡,見到林鄭開記招。她說,這次完全可以「稱他們做暴徒」。

不錯,參與晚間大混戰的已經不是「手無寸鐵的和平示威者」,他們是準備性命也不要、前途也不要的勇武派青年。但誰若想叫他們做「暴徒」,請先把自己一直拒回應市民以及警方多次濫暴的事實一一陳列,看清歷史全景才好開口。促使這場「困獸鬥」的黑手林鄭,知否你才是暴力源頭?你應稱為「暴力之母」,「暴徒」因你而生。

看著林鄭魔鬼般的嘴臉,真不知下次遊行會出現什麼情況。要知道,沙田這次大混戰,並不是只有三幾十個勇武者這樣「單薄」,當夜在現場的是數以百計以至千計視死如歸的青年。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當林鄭你繼續強硬,視死如歸的人數將不斷升高,到時你要面對的就不再是衝突,而是革命。

 

作者 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