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宇軒 (Sampson)

黃宇軒 (Sampson)

英國曼徹斯特大學地理系博士,香港土生土長的城市研究者、藝術家及獨立策展人。

2019/11/5 - 16:35

這是一場民主與極權的鬥爭 — 抗爭第 150 天

11 月 4 日午飯時間,數十人在中環 IFC 商場中庭快閃行動,呼籲香港人不要麻木。民主動力召集人趙家賢 11 月 3 日在太古城中心遭襲被左耳咬甩,亦有集會人士拿着失去左耳的「連豬」文宣控訴。

11 月 4 日午飯時間,數十人在中環 IFC 商場中庭快閃行動,呼籲香港人不要麻木。民主動力召集人趙家賢 11 月 3 日在太古城中心遭襲被左耳咬甩,亦有集會人士拿着失去左耳的「連豬」文宣控訴。

香港當前這場抗爭,來到第 150 天了。

時至今日,仍有好多人混淆視聽,拒絕站在抗爭者的一方,將本來黑白分明的事,故意說成「複雜一點」,好像有許多考慮似的。我時時說,其實他日歷史會怎樣描述這場抗爭,我們已可百份百預知,很清楚簡單的,歷史一定會說:

這是一場搶奪香港的鬥爭。

廣告

pro-自由民主的人 vs pro-專制極權的人,兩股力量爭奪香港,決定它要成為哪一種城市。

自由民主,或是,專制極權。

可以說,「pro-專制極權的人」,無論今天有多少武力、資源、有多大影響力去將歪理說成道理、去扭曲是非也好,他們始終就是 pro-極權,是邪惡的 — 這是歷史最終必然會確認的。

任何拒絕承認事情就是如此黑白分明的人,不過是在為專制極權說項,為極權將事情講得含糊一點。

香港人,讓我們咬緊牙關,奮戰下去,不只歷史已鐵定會說我們是正義之師,我們也要盡最大努力,爭取勝利,讓香港成為自由民主的城市。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