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這是我看過的有線新聞部

2017/3/10 — 16:26

要說有線新聞,必須要說的人物,是馮德雄先生。

有線人口中的「阿馮」、「王上」,在很多人眼中是個不折不扣的瘋子:對於新聞質素,對於要做最快最新,有近乎瘋狂的偏執。

高瘋期的阿馮,幾乎一年365日都在newsroom坐陣,時無大小一把抓。他會因為一個live take遲數秒,就在intercom咆哮大叫「Take啦take啦做咩仲唔take出街」,甚至直接衝入linesroom問責;他會親自聆聽整個記者會的raw片,告訴記者那個bite更好;他會因為一個bite一隻故仔「甩cast」暴跳如雷,叫人「返屋企瞓覺」。

廣告

即使休假,阿馮都會無時無刻留意新聞台每一個細節,哪怕只出錯一個字,幾分鐘後某採主檯頭電話就會響起,話筒另一端傳來阿馮的聲音。

由記者、剪片、主播到編輯,上上下下都知道阿馮身邊有張令人聞風喪膽的「電椅」,他會教你何謂電線新聞、質問你故仔「頭shot」用甚麼、教你如何面對鏡頭做live做扒,一電就是小半天。

廣告

誇張點說,沒有坐過電椅、沒有見過阿馮咆哮跑入linesroom,不算做過有線,這種偏執,或許因為他相信他經常掛在口邊的一句話:

「觀眾一個月俾幾百蚊就係睇新聞。」

在阿馮的「高壓」下,有線新聞室其實頗像個緊繃的瘋人院,記者編輯不時左奔右跑大呼小叫,就為了趕一隻故仔趕一個bite。

即使受訪者11時45分才出現開口說話,瘋狂的採主都會要求記者在12點cast,頭條寫好一隻完整的故仔,記者又真的能在幾分鐘內,寫完一隻sot,採主立馬修改,還有剪片會抽定bite揀定shot,on廠的編輯會虛位以待,等到59分50秒,整個團隊開盡馬力,只求最快令故仔play出街。

這些故事,每時每刻每個cast都在上演,我見過,我真係見過。

記得12年10月1日晚,夜更只有一個採主三個記者,突然傳來海難發生的惡耗,正在當值的忙過不停,沒多久檯頭電話響起,休班的、剛下班的,甚至剛剛從澳門出trip回到香港的記者,一個個致電回公司,「要我回來幫手嗎?」

沒有誰叫人銷假上班,沒有誰要求人ot頂多陣,到第二天清晨時份,本應真空的newsroom坐滿了人,採主還要安撫心急的記者,不要急著回來幫忙,戰線還很長。

這是我看過的有線新聞部。

這裡的人每天都帶著緊繃的神經上班,拖著崩潰的肉體下班,他們或許都說不准,為何要這麼瘋狂,他們心底或許都咒罵過阿馮是瘋子,某採主是八婆,但只要曾在有線新聞部呆過,無不以曾做過有線人而自豪。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或許要走的終歸留不住,但有線新聞值得更多肯定。

 

(原題為《說有線新聞》)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