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這是政治鬥爭,同學

2015/2/18 — 16:04

本土右派策動港大退聯成功,響起了警鐘。港大的學聯代表,對於沒有及時明確反對退聯,表示了歉意。愚見以為,這種敗象,其實早在雨傘運動已經形成。

當陳雲號召「解散學聯,重整大學學生會的自治邦聯」,
當本土右派到處嘗試阻止團體舉旗,
當他們到處攻擊舉辦街頭論壇的團體,特別連學聯在旺角的論壇也去破壞,
當他們隨便用「左膠」一詞來污名化幾乎所有團體,
當他們對一些社運老手含血噴人,
當他們去拆大台和解散糾察隊,
而我們總是退讓,降旗,勸架,自認做得不夠好,道歉。或者即使有人自衛反擊,也只是個人行為,而無集體反攻 – 這個時候,我們已經開始失敗。

嚴格來講,本土右派如此野蠻攻擊之時,他們已經不只是右派,而是走向極右了。但當民主派對於走向極右之人,竟然如此退讓,則禍根已種。因為政治最忌被動,最忌真空。你對於種種明顯無理攻擊與污衊,都沉默,別人的觀感就是:「啊你默認了」;如果你沒有反駁對方的無理攻擊,竟然是道歉,以求緩和矛盾,別人的觀感卻是:「擺明就是你錯了,看,你都say sorry啦」。

廣告

對待右派本土,不能只有軟的一手,還需要硬的一手。擺明就需要路線之爭,要有力地駁倒對方的污衊,並捍衛民運內部的自由多元主義。我不是今天才說這話,而是從雨傘運動開始不久,當右派本土實是破壞運動,明如白晝之時,我已經不斷發出警報。可惜沒有多少迴響。種瓜得瓜,種豆得豆。這次退聯成功,是老中青民主派之前軟弱退縮的結果。

在1月31號的社民連研討會上,羅永生的報告很好,他指出,整個雨傘運動,從泛民到社運團體到左翼,固然缺乏政治準備,更缺乏意志,反之,右派本土則既有準備,又有鬥爭意志,是以在雨傘運動中收穫最多。

廣告

不過現在反攻,為時未晚,估計同學們都已經在籌備。但想要堵截右派本土那種破壞學聯、破壞民運以及仇外主義,自然不能單靠守勢,而是需要反攻,不過反攻也不是只靠論述反駁,而直接對抗雖有需要但是時機未到。目前可做又需要做的,是重新把焦點放在真正敵人身上。例如:今年三月人大開會,我們發起「港區人大不代表我」的宣傳及請願行動,要求港區人大全民提名、普選產生,要求港人命運自主,但也要求全國各級人大代表選舉都實行自由競選。這樣做的目的,一是彰顯港人的中國公民權利根本被中共否定,而根據「非經普選的政府無權統治」的原則,港人有權要求自主;二是把我們同右派本土區分開來:我們既爭取港人自主,但也爭取中國的民主(而這樣做並非出於大中華主義,而是出於民主主義);三是把鬥爭視線從水貨客轉移回到最大的敵人即中共身上。如果這個工作做得好,那麼雖然不是直接對抗本土右派,不是直接與反退聯有關,但對抗本土右派之意,已在其中。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