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這是荒誕 不是常識

2018/1/24 — 1:00

2014年佔領行動旺角清場期間,因違反法庭禁制令合共20人被控刑事藐視法庭,高等法院2018年1月18日宣判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學聯前副秘書長岑敖暉、社民連副主席黃浩銘等16名被告刑期。

2014年佔領行動旺角清場期間,因違反法庭禁制令合共20人被控刑事藐視法庭,高等法院2018年1月18日宣判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學聯前副秘書長岑敖暉、社民連副主席黃浩銘等16名被告刑期。

自上星期三能步出法庭一刻,一刻也沒有輕鬆過。很多人跟我說「恭喜」,其實我心裡沒多大的空間容納這些祝福。跟銘和之鋒一起走進去,只有自己能走出來,無論怎樣也法輕鬆起來。惟有每刻跟自己說,能走出來,就要用多一分力氣跟這些荒謬鬥著力,不要讓其壓跨。

昨天中午低頭滑手機,心頭又沉了一大截。一個很好的朋友又進去了,且不知多久多久後才看到,不知多久多久後才能一起胡亂地喝個酩酊爛醉。面對這樣子的離別,是要成為我們此後的常態吧。儘管難過,也要勉力告誡自己,不要接受此為「常識」。

這是荒誕,不是常識。這是荒誕,不是常識。這是荒誕,不是常識。

廣告

今天早上聽審了一會,警員證人如常地說著有的沒的,心不在焉想起了這幾天的爭議,看著鐵欄後天琦,才霎時醒起,在天琦之前,沒有人會想過DQ會是「常態」,某部份人或持某部份政見人士會自動失去參選資格會是「常識」。不知怎地,我們慢慢就接受了這是常態是常識。狠狠地拷問了自己一下,自己是否也是這樣呢。然後抬起頭,他原來已經坐了再鐵欄後,滑手機已成了遙不可及的奢侈。官司一接一,政治檢控沒完沒了,下午是之鋒跟銘的保釋申請。之鋒出來了,可不知多久後又要進去,銘要在裡面過新年了,面對的是尚沒有離開期限的赤柱監獄。赤柱監獄。

步進電梯,在擠擁的人群中離開法院,再一次自由地離開這個帶走了我好多朋友的法院大樓。在人群中包圍著我的是荒誕的感覺。

廣告

從荒誕走回荒誕。回到辦公室,不夠三言兩語就跟同事談起如何反DQ,還有甚麼事可以做。幸好還有這群非常認真的團隊,在非常認真非常著緊地對抗著些荒誕。對,還有事情要做的,還有事情可以做的,姚松炎還沒有被DQ的,周庭也絕不應該被DQ的。本來這一切都不應該出現,確認書,釋法,DQ,補選。每次出現,都應該用力頂著,絕不能讓荒誕吞噬、壓跨我們。

有人說姚生抓著「民主派可」這幾字在大捉「字蚤」,大肆質疑其誠信人格,甚至成為了整場補選中當下的焦點。我只想說一點觀察,姚松炎教授本來就是對條文和細節極度執著的人來,沒有這份對條文和細節的執狂,又怎會多次踢得爆政府、港鐵篤數造數、即場逼得官員承認講大話,令政府官員非常頭痕?不是,是他對重要的細節本來就是極度執著。這本來絕對是他值得人欣賞和學習的地方,卻忽然成了「罪大惡極」的罪名。

姚生還沒有被DQ的。311在九龍西補選,最重要的是擊倒這一年半來的荒誕,讓姚松炎能堂堂正正、冠冕堂皇地帶著市民的力量,重新走回議事堂。

每天日復日對著這些事情,腳步其實是相當沉重的。但能在外走著躺著呼吸著空氣,帶著這份奢侈就有多一份重量和擔子去抗衡著荒誕,不要,千著不要該荒誕吞噬壓跨原來的自己。否則沒可能對得起他們。

這是荒誕,不是常識。

挺直腰板,打好每一場仗。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