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這是「建黨」

2015/2/17 — 12:34

拜讀《立場新聞》專題報導:【青年補腦 3 】【青年補腦 4 】後,非常感動。《立場新聞》編採團隊敏銳的新聞觸角和拼搏精神令我讚歎。文中主角Morgan 勇敢站出來揭露中共的陰謀,亦讓我感激不已。香港人真的覺醒了,不懼強權堅守公義,令我安慰。畢竟時代是進步了。

Morgan 初中時期參與由「新界青年聯會」舉辦的「傑出學生選舉」,之後順理成章成為「傑出學生會」成員並參加地區學生組織且積極幫忙籌辦國內交流團,是活動的積極分子(簡稱積子), 被中共地下黨看中邀請他入黨。他推算一年有50-60個學生被邀請入黨。

廣告

Morgan 的經歷同時也令我十分震驚,中共地下黨(即中聯辦)正在馬不停蹄,無孔不入,飢不擇食地發展地下黨員。地下黨像流水作業工厰一樣,粗製濫造大量生產地下黨員的輕率入黨程序,與我在「學友社」時代的「鷄啄米」手工業式,不可同日而語。我們那時還要講一點革命理想呀,建設祖國呀,為人民服務呀等思想去誘騙學生上當,可他們現在用的卻是赤裸裸的利誘,入黨為升官發財。共產黨已經淪落為一個賤格黨。中聯辦官員直接介入,出面約見學生,引導學生入黨,與那時我們秘秘密密地幹,謹謹慎慎地踼人入黨,領導人只能幕後指點的情況,真是天淵之別。證明中共已經明目張膽,毫無顧忌到把一國兩制拋諸腦後的地步。

他們萬萬想不到,這種態度輕浮狂妄的邀請,可以觸痛反叛者的心靈,像Morgan 一樣。那個醒目仔地下黨員Supervisor 活該有事,他實際上是地下黨揀蟀的眼線,竟揀着一個反叛者,壞了大事,一定把個科長氣得七竅出煙。事關重大,這是暴露地下黨存在的證據,科長和Supervisor必定要向黨交待,接受黨的批評或懲罰,自我批評一番就在所不免了。

廣告

其實,《壹周刊》在2011年已刊有專輯報導,惡意詆毀「八九民運」的09年港大學生會會長陳一諤與當屆學生會幹事會骨幹黃柏榮是同學,兩人都是地下黨外圍組織「香港各區專上學生同盟」(HKTSA)成員,而該會創辦人就是王耀瑩。他先創辦「大埔專上學生同盟」再創 HKTSA。這個組織當時已經建立了十個地區分部,成員遍及十多間專上學院,經常組織內地實習計劃。與中聯辦青年工作部有聯係,其活動受中聯辦資助。

《主場新聞》亦在2013年2月刊登了「光復香港大學學生會關注組」的一篇文章《港大學生會赤化五年》。文中透露王耀瑩是共青團分支「中華全國青年聯合會」的委員,他發展「香港各區專上學生同盟」是希望農村包圍城市,與傾向民主派的「專上學生聯會」(學聯)抗衡。

最近港大學生會舉行換屆選舉,被揭是共青團員的候選人葉璐珊參加的學生組織「香港大學學生素質拓展聯合會」的活動曾邀請王耀瑩為嘉賓。幾年來王耀瑩這個名字不斷出現,相信他已是地下黨精心培養出來青年工作的公開核心幹部。雖然「學聯」領導了「雨傘運動」這一事實證明,他們的赤化並不成功,但赤化和反赤化的鬥爭在各大專院校內正日趨激烈了。

就筆者觀察所得,雖然時移勢易,時代已有急劇的變化,但共產黨發展學生黨員的模式與我當年在「學友社」時期,仍有幾點大原則是一脈相承的:

一. 那時學友社以舞蹈,文藝,戲劇,合唱,中樂,現在學友社以補習,交流,會考熱線等吸引學生,與目前中聯辦直接領導多如牛毛的青年聯會,學生同盟不斷組織回國交流團一樣,都是利用青年人的特點:求知,好奇,好性,興趣,友誼,領袖慾,貪玩貪便宜等特性,投其所好而組織活動,以便廣招會員。那時學生們來到學友社,就像Morgan一樣,覺得好玩,又有朋友,可增長知識,學到一門興趣,甚至有人走上專業之路,積極分子更可實習做領袖。

二. 最重要的是,上述這些學生組織都裝扮成普通社區民間社團,不涉政治,政黨,立場,不掛國旗。這樣容易吸引學生,讓家長放心。來參加活動的學生完全不會防備到社團內有黨組織正密切地注視自己的行為思想,愛國程度,是否可以裁培成為黨員。直至變成積子,參與社團上層組織工作,才會感到黨的力量,但這時已泥足深陷,難以自拔。

三. 那些被派去社團中做工作的地下黨員,發揮大姐姐,大哥哥作用,付出無限溫情關愛,幫助學生解決家庭,生活,學業,人際關係,甚至男女戀愛問題的困擾。這種「純潔」友誼,會讓白紙一張的年輕學生在心靈上留下刻骨銘心的烙印,當被大哥姐揀選了,邀請入黨的時候,感情上很難拒絶。已故地下黨員宋樹材留下遺言說,他在學友社文藝組工作期間,在葉國華領導下,共發展了十五人成為共產黨員。這十五人真名實姓名單仍存在筆者手上。(請參閱拙著《我與地下黨》p.64)

文章寫到這裏,我不禁再次流淚。那時學生們叫我「慕姐」,對我無限信任和愛戴,而我卻隱瞞地下黨員身份欺騙他們,侮辱了他們的信任。我實質上就是一個揀蟀的眼線,被我發展過的地下黨員都改變了人生的軌跡,甚至生活艱難至今。為了這個沉重的包袱,我要負罪終生,並向所有受我影響的人鞠躬道歉。人的一生如果曾經為邪惡的中國共產黨辦過事的,都應懺悔。

究竟共產黨要怎樣才能認為自己已經掌管了,控制了一個單位,一個地區,權已在握?是『黨的建設』。毛澤東總結奪權經驗有三大法寶:黨,軍隊和統一戰線,而黨是根本,以建黨為首,軍隊和統一戰線均需在黨的領導下行動。只有一個個黨委,一個個黨支部建立起來了,共產黨才會安心,認為自己大權在握,領導着這個單位或地區。根據中共建軍經驗:「支部建在連上」,那年香港特首董建華推行「高官問責制」實質就是要在行政會議中建立黨支部。(請參閱拙著《我與香港地下黨》p.167,p.189)

目前,特別是梁振英上台後的這兩年,中共正在快馬加鞭大量發展黨員,就是為了在各個領域上『建黨』。恐怕港府各司局署,各種機構社團,各行各業已有不少黨支部。那些親共派人士快要面臨人人被邀請入黨的局面了。讓我們發動一個抵制入黨,黨員由地下走上地面的運動吧!

自1997年我寫出第一篇地下黨文章至今,歷時十七年之後,終於有一位身居香港的本土青年Morgan挺身而出作出證詞,證明地下黨正在肆虐香港。我的努力沒有白費。

香港人,衷心感謝!

2015年2月16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