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這有用嗎?

2019/7/10 — 19:42

資料圖片:7.7九龍區大遊行

資料圖片:7.7九龍區大遊行

【文:林欣欣(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博士候選人)】

一天又一天,被質疑不會有用的行動不停推動著反送中運動。然而一天又一天,大量人仍然不斷問:這樣做有用嗎?為甚麼要這樣做?我認為這跟香港人以工具理性為思考主軸的文化有關,大眾習慣於在特定的框架下,依常理去判斷事情的因果關係。而我則希望以我研究和從事創意工業的經驗,以「創造力」這個概念去理解運動進行以來的因果關係,突破「有沒有用」的思考框架。

6 月 9 日大家以悼念心態去遊行,沒有多少人覺得遊行會有用。第二天一覺醒來,才發現 6.9 的作用是替運動展開序幕。612 罷工罷課去政總野餐,大家都不知道有甚麼用。怎料人太多擠滿了夏慤道和其他道路,令議員無法到立法會開會,也令法案無法通過二讀。

廣告

6.16 再多一百萬人遊行又有甚麼用?包圍警總、律政司、稅務大樓、入境大樓有甚麼用?衝入立法會有甚麼用?光復屯門公園有甚麼用?在廣東道向遊客派傳單有甚麼用?在各區放連儂牆有甚麼用?杯葛 TVB 廣告商有甚麼用?從中銀提取現金有甚麼用?我也不知怎樣解說這些行動有甚麼用,但總之結果就是運動民氣不但沒有消減,反而在遍地開花,也進入更深層次的議題。

616 金鐘道

616 金鐘道

廣告

到目前為止,反送中運動都是一些大家十分懷疑有沒有作用的行動「疑似」在起作用。我說「疑似」是因為大家都沒有把握道出甚麼是甚麼的因,甚麼是甚麼的果。我們只有一條時間線,知道甚麼事之後發生了甚麼事,但不知道為甚麼。我認為這是因為「創造力」正在推動著運動,事情的發展已經脫離了一個穩定制度下的工具理性能理解的因果關係框架。

今次運動展現的是從下而上的集體創造力,一不按常理,二脫離框架。抗爭者天天不斷地做新事,有新連結,有新的感情產生。結果是每天都有新論述,令因果關係日新月異。

連登是創意、文宣高手雲集的地方,談的不是有沒有用,而是值不值得試,做出來看看怎麼樣。例如長輩圖、針對 G20 峰會眾籌在各國媒體登報、向建制中人的外國護照和資產下手等等都不是有具體理論希望達到甚麼特定目標的行動,未試過沒有人知道有沒有用。你越去教連登甚麼沒有用(例如遊行),連登便會繼續用創意想出新方法、新途徑、新手段。不一定有用,但不嘗試又怎會知道呢?當中也有冒險的成份,這是創意工業的特徵。

2019年5月30日,網上討論區連登於九龍灣擺設街站,呼籲市民反送中

2019年5月30日,網上討論區連登於九龍灣擺設街站,呼籲市民反送中

很多人都嘗試去研究和找出令創意媒體成功的法則,例如怎樣製作一套電視劇才可以令收視高企呢?一套怎樣的廣告文案才可以令產品銷量增加呢?經過多年來的研究後,最大的發現卻是:沒有啊,世上絕對沒有一條令媒體傳播必勝的法則。一直以來的所謂成功因素、成功法則都是在已成功的例子裡找的,而且每次都找到不一樣的東西。進行創作的時候,從來沒有金科玉律。

而政府呢,就繼續沿用他們認知裡有用的方法,例如一系列當年傘運前後成功分化民意、拖延回應的手段。其實了無新意,今日大眾一眼已能看穿他們的技倆。

人的創造力,來自人內心那從外面不能觀察得到的東西,有人叫它做靈魂,有人叫它做心靈,有人叫它做自我,是只有一個人自己才能通達的地方。信仰就是其中一種對心靈的論述。大家不明白為甚麼 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 成為了大熱,我看就是世界令人萬念俱灰了,大家都對做甚麼才有用完全沒有頭緒,要回顧心靈的力量。

而我們的政府則是一個沒有靈魂的權力機器,毫無創造力,一個星期的運轉只能得出「壽終正寢」四個字。政府恐怕是有才能的創意工作者最怕的客戶之一,因為他們自以為自己懂得成功法則,又只跟從工具理性去使用陳腔濫調。創意工作者最喜歡跟放手給他們一試,又能開誠討論的客戶共事。今次連登式文宣讓創作人勇於嘗試,把不同方案抛出來給大家參詳,好的齊齊推,不好的齊齊批評、幫忙改進或讓它自然流失。沒有了自以為是又手握大權的老細們,大家都做得很開心起勁。

近年流行講無力感。我認為無力感來自那看不到任何有用方法的心,好像做甚麼都沒有用。

坊間有一個說法很有意思:不是見到希望才去堅持,而是堅持下去才會見到希望。大家都找一點甚麼是自己能力範圍可以做的事,一些或者有用,可能有用的事。然後找幾個志同道合的朋友商量一下,集合力量創造行動,創造新論述、新方法。能找資料的去找資料,能寫的便寫,能出錢的便出錢,能設計的做設計,能到現場走走的就到現場走走,這樣運動便會有天天推進的創造力,擊敗無力感。

7月1日 示威者佔領立法會

7月1日 示威者佔領立法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