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這樣下去,可能唔襟玩!

2019/8/25 — 11:03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香港在人鏈行動才剛剛贏得了一個美譽,發揮了一個和平的獅子山精神,翌日(24-8-2019)出一個大頭佛,半個九龍交通受阻,拉倒智能燈柱,擲汽油彈,攻擊警局。

這好像摘野菊花花瓣遊戲,每摘一瓣說一聲:愛你,不愛你……。搞完和理非搞勇武,周而復始。這樣下去,好像唔襟玩。

首先要搞清楚一些討論邏輯。

廣告

反送中運動,和反反送中運動的都以對方首先讓步才可以談下去;或對方也這般對待我們,因而我們的反應是合理的;你為什麼先指責施暴者。

這是的先後邏輯,不能解決問題,似乎只能用傳說中的亞歷山大揮劍斬難解的結的方法來解決,即以暴力斬纜解決問題。這是否經濟學家弗蘭志‧奈特所的“基本價值觀的差異是誰能戰鬥到最後的差異”呢?

廣告

一些人托人向我傳話,說:「劉山青舊思維落後哂,少出句聲當幫忙。年青人自有智慧處理,如果我們以前果套得,就唔使佢地宜家搏命啦。運動中人好多個意見,不只是社記友。」

我的回話是:「不要中伏,他們只想有佢講冇人講。而且想青年代他們去死。」

思想是否落伍是一句廢話。「如果….,現在….」也是邏輯謬誤,因為兩者沒有推理關係。

現在我們已很清楚虛擬空虛的主流意見是什麼。他們已亳不保留地將勇武行動的政治目標訂為爭取港獨。由於其政治論述薄弱,所以他們只能用謾罵和標籤來對付不同的意見。

我們還看到,網上宣傳在開學後排擠警員子女同學,這是可恥行為,無論他們說得如何堂而皇之。

又例如今天的遊行造成的大混亂,無論地鐵封站是否政治考慮,示威者的部份行為確實令人側目。

筆者的一位朋友受了一肚子氣,說了以下說話:

「現在被困地鐵車廂正從黃大仙往港島再經北角回將軍澳家,滿肚子氣因不知何去何從?

前路通行與否已經不由我作主了。希望這羣並不知自己已沒有人性與靈魂的青少年可以有一天覺醒過來。傍晚我從元朗乘西鐵回家,知道觀塘線已局部暫停,於是在荃灣轉乘巴士,那料到了黃大仙站外被剛剛殺至的黑曱甴封了來回車道,進退維谷,有數名曱甴還將木板雜物搬到巴士前,一時沉不住氣,我落車搬開雜物,與他們舌戰,這時才證實他們已成行屍走肉,惟有轉落黃大仙站打算回頭取港島線回家,驚見一批批曱甴興高彩烈地由地鐵到達,我又氣不過來舉起手機拍照,有二位年青貌美沒帶罩的少女問我為何拍照,我和她們又辯論一翻,她們頻說是是是,迫於無奈,sorry,sorry 喎,我唯有搖頭苦笑,說聲勿悔勿悔,沒有說聲再見就拂袖離去 。」

我勸諭他不要以曱甴稱呼年青示威者,這似乎是納粹用來稱呼猶太人的,刪去此詞無損其文義。他接受了我的意見。將示威者非人化是可怕的。這意味社會不需要尊重人道主義等基本價值。最後受害的還是普羅巿民大眾,無論他們是黃絲還是藍絲。因為「打柒佢」永遠解決不了社會問題。

扳倒智能燈柱是錯的。筆者在數年前閱讀過立法會有關設置智能燈柱的文件。香港的比台灣的在智能上低一級。它不能收集個人資料,即分辨不出路人誰是誰?沒有觸犯個人私穩條例。我們在網上看到一大堆的所謂拆下燈柱後找到的技術資料,還說收集到的個人資料可上傳到上海。這是給不懂科技的人看的。筆者認為以反智能燈柱組織東九龍遊行,出師無名。

我的另一位朋友的意見可能反映一般人的意見。

「我支持和平示威表達訴求,堅決反對暴力,但我並不相信中央的和解,如果香港人在這刻放棄,就會如雨傘運動後的結果一樣,大量搜捕曾參與的示威者。還有很多很多問題......我有好多好多問題,不知如何說起。我沒有試過被中共迫害,但我絕對有恐共的情緒,觀乎中共的魔爪,已經伸延至香港的司法、金融、傳媒、治安、教育...... 如果我們今次不爭取中英聯合聲明內的協議,香港不知會變成什麼樣子? 」

當中有一點需要回應。筆者認為目前若採取策略性暫停,不等於將來沒有希望,也不等於事後大搜捕。雨傘運動後沒有發生大搜捕,剛相反,雨傘運動是以集體自首作結的。

當年天安門學生在六月三日不肯離去,就是因為擔心事後大搜捕。他們的錯誤判斷得到了血的教訓。六四後確是出現大搜捕,但這不是因為他們沒有撤退。

可是,以上討論可能已脫節。香港的問題已不能單從香港的固有社會問題裏了解。

中美面臨的冷戰,可能左右了香港局勢發展。蕭若元在今天的網台談話值得注意,若他言中,香港局勢會急劇惡化。屆時的五項訴求,智能燈柱將無足輕重,沒有人關注。

 

發表意見